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拈花一笑为谁来  

2016-11-26 13:53:43|  分类: 屐痕处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华



不是所有人都能发现你心中的美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早上读到台湾作家蒋勋的一篇文章《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美》,颇有感触。

  由此想到几年前在松兰山海边度假时的情景。

  为看海上日出,我四点多钟从酒店爬起来,和小妹沿着陡峭的海岸,驱车去找最佳观赏点。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在清寒的沙滩上,瑟瑟发抖等了一个多小时。当太阳从云层中透出霞光,最后从海面一跃而起时,我们屏住呼吸,进而欢呼雀跃,那种从山海之间、从海天之间获得的喜悦真是无以言说。太阳升起很高之后,老姐来到,看到我们兴奋的样子,笑说“不就是看个太阳吗”!她当然不会发现我内心因此泛起的涟漪。说这话的人恰恰是我最亲的人啊。

前几天,随一公司的老总YW大哥去无锡考察。在浩渺无垠的太湖边看到一只海鸥从空中掠过,我们同时拍下那一瞬间,同时想到海燕,想到海鸭,想到高尔基,然后哼起关于太湖的那首老歌:太湖美呀太湖美……而身边这个人,却是与我相距千里之遥的一个人。

 人生就是如此,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美,或者准确点儿说看到你心中的美。哪怕你最亲最爱的人。

    当然,这绝对不可强求!“别干那种在机场等船,在码头等飞机的事,不是别人让你失望,而是你抱错了期望。”

 有人说,大雨过后有两种人: 一种人抬头看天,看到的是雨后彩虹,蓝天白云;一种人低头看地,看到的是淤泥积水,艰难绝望。  

    是啊,同样的景象,在不同人的眼里,因精神境界或者说精神需求不同,看到的也不会相同。


拈花一笑为谁来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蒋勋说:“找回美的感觉其实很简单。去触摸一片叶子,去闻一下在很热的夏天午后暴雨的气味……那些我们有记忆的感觉,都会引发我们的感触和感动。”他说的应该很容易办到,可是对我们却成了奢侈的事情。
那天在无锡拈花湾(真喜欢这个名字),我们由内而外,由外而内几乎看了个遍。那里到处是花,各家各户门前都有花。景区外围,一路的荻花,参差披拂,在阳光下闪着银光。在这样的江南,这样的季节,一看到它,我们自然背诵起起白居易的“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大哥甚至连《琵琶行》前面的序都背了出来,令我这个中文系出身的人惊讶不已。

进去景区大门,便是著名的梵天花海。大哥突然说:“看,你最爱的格桑花!”这样飘雪的季节,那里居然有大片大片的格桑花在寒风中盛开。而这一切却是我们在无意间撞见的,因为前一天坐车冒雨进来根本就没发现。格桑花开得那么纵情,那么忘我,那么明媚,好像此地前一晚的雨雪交加并没有发生过。我走到花丛中,跟久违的格桑花来了个亲密接触。冬阳下,每一朵花瓣,在我面前,都透露出无尽的欢喜,料此花看我也如是。

这灵山小镇里遍布的苔藓,竹子,石楠,榉树,乌桕树,三角梅,鸡爪槭,小丑火棘,大叶女贞,大路边满眼的香樟树,还有那些叫不上名字的草木,都令我们青眼有加。甚至一顶斗笠,一只蒲团,一排竹篱,一栋茅屋,一串竹编的吊灯,都能吸引我们琢磨好久。

它们就在那里,各美其美。然而“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只能等有缘人,自然地去领会。


拈花一笑为谁来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拈花湾处处突出一个“禅”字。建筑布局体现出“静,净,境”的特点。拈花一笑,本是一佛教用语,是禅宗以心传心的第一宗典故。宋·释普济《五灯会元·七佛·释迦牟尼佛》:“世尊(释迦摩尼)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这迦叶尊者着实可爱:吾知之吾不言,一笑了之。其实“拈花一笑包含两层意思:一是指对禅理有了透彻的理解;二是指彼此默契、心领会、心意相通、心心相印。

我等凡人在拈花湾,能拈花一笑,何尝不是一种福气!

    可是在拈花客栈,我们的贴身管家,每天置身其中,却回答不出庭院里那一株开着玲珑、素白小花的灌木叫什么名字,甚至胡乱告诉我说那是茉莉,这肯定骗不了我这个喜爱茉莉花的南京人。幸亏我们在山上的茶园里,看到了开满同样花朵的茶树。往日在杭州见过无数茶树,却没见过它们开花。在山边注目那一刻,心灵的密码顿时得解。

拈花一笑为谁来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现在,美常常成为新的知识、新的压力。”蒋勋在他的文章中说,“一个博士可能毫无美感,但一个不识字的农夫却可以过得很美,他看得到月光的美,看得到稻浪翻飞的美。美是最大的财富,它不会因为你的学历而不同,但是会因为你‘人的部分’的不完整而不同。”

“人的部分不完整,很显然不是指自然意义上的肢体残缺,而是指美学甚至人的神性意义上的精神的不健全。

    罗丹有句名言,说这个世界上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我要说缺少的是发现美的心灵。我以为,美跟也只跟心灵有关。比如无锡民间音乐家瞎子阿炳的二胡名曲《二泉映月》,之所以成为经典,跟他的经历、精神世界息息相关。高山流水遇知音的典故更说明,没有用心,没有保持足够的敏感,再美的事物、景致,也会熟视无睹,索然无味。拈花一笑,又从何说起。

过去我常说,找一个旅伴要比找一个伴侣都难。身心要高度匹配。如果体力不行,对心中的远方无法共赴;如果心智不足,对眼前的景象或者经历不能产生共鸣,精神不能有效互补、提升,那么,一路旅行岂不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尽管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美,看到你心中的美,但还是要找志趣相投、能发现美的人同行。不然,不如做一个独行客。

 这两日,在拈花湾,我们经历了寒风,经历了雨夹雪,也经历了阴云密布后的阳光灿烂。夜与昼,阴与晴,聚与散,禅与喧,人工与天然,都在这一方天地里不经意间转换。可喜之处在于良辰美景,并不虚设。

其实这不就是道吗!人生不就是一场经历!


不是所有人都能发现你心中的美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文中图片11.24日手机摄于无锡拈花湾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