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2014年9月7日   

2014-09-07 19:18:18|  分类: 栏杆拍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周好热闹!乌金花,家乡,小矮人,何立伟……
2014-09-06 文汇笔会


徐风《规矩与方圆》(补)
小侠女:
确实写得很生动,很流畅,我这门外汉也读得渐渐有味。
老沈:
读今天徐风的美文,记住了顾景舟大师一句话:“跟我的人,无文化者得我技,有文化者得我艺。”真有气派!还会心于他对诸弟子的教诲,诚实,敬业,神完气足。读了很开心。记住工具的工具,记住开泥门!

张辉《不读一部书,此病能使天下乱》
一叶白帆:
致张辉先生:真知灼见;切中时弊

秦凌《文青并非第三种人》
书琴:
秦凌这篇水准显然不如路明
红雨:
“养活自己,爱好文艺。” 说得好!其实文艺不等于不食烟火,文艺也不止是青年的专利,把握得好,文艺完全可以带点二逼及深井冰的气质进化到中老年,再往后大部分烟火就都差不多了,你懂的。
Zm:
笔会不是口水仗的地方,再说本来这些就是脱口秀说着玩玩的。把你认为"文青"的理解说出来就可以了,何必再费劲去找人家身上的虱子吃。在这儿还要考证曹雪芹,海明威的身世,有意义吗?那个弼马温的含义就是喂马官那么简单吗?文人相轻,大部分烟蒂都差不多,对“文字高手”仅有的一点敬意都没有了。还是学学杨绛老人笔下有大爱的心界吧。
米丝:
其实,既然是“文艺青年”,就应该和物质没有必然的联系。不管金融巨子、投行精英,还是在北上广“漂”着的“蚁族”,他们对精神世界的追求难道有高下之分吗?达到“一箪食,一瓢饮”而“不改其乐”的境界更难。其实大家不屑的应该是那些打着“文艺”旗号装小资、坐夜店之类的“伪文青”。

汪涌豪《小心,你踩到诗人了!》

邵颖华:
《小心,你踩到诗人了!》是我近来读到的笔会上最好的文章了。只需跟在汪教授身后,在荒原,在湖区,或行或立,慢慢看,静静听,细细想,顿觉这世界真的很美好,很美好!因为诗人,因为诗歌,还因为懂诗的汪教授。
马申:
敬畏之心,幼时养起。风雨湖,好去处,撒得开,收得住。汪先生什么都没耽误!

宋金宝 《上海“乌金花”,你还好吗?》
吴玫:
应该谴责而不是称颂那个年代对妇女的戕害。
牧狗狗:
上海女子绝对是上得厅堂入得厨房,该柔弱时就是嗲嗲的小女人,该扛起大任时就是铁打的女汉子,吃苦耐劳,不抱怨,不矫情。记得当年当兵时,我们上海女兵就是训练有素,从来都不叫苦,不挑食,倒是那些农村来的女兵训练偷懒,打饭时多打,吃不了就乱倒。真看不惯。所以不要误读上海女人,也不要误读上海男人。那么多年上海人都在全国人民的莫名误读中委屈并快乐的生活着。
DS:
通篇文字直白无华,有的只是思念,崇敬...。那个时代也有太多的“乌金花”了,实乃时势造英雄。思念与崇敬,更多的是怀旧使然,而这一切,当然的是只有到了那特定的这一刻而会油然而生。这份感情是珍贵的,文中提及的那若干名姓,本人未必会读到作者的此篇章,那么请有心者广而告之,并记得此文之撰写者:宋金宝。
老陈:
感人至深!多少历史的细节,如同燃烧后的煤一样灰飞烟灭了。用文字固定他们吧!
航哥:
这种违反基本人性的故事从这种近似欣赏、赞美的方式表现实在……。其实当年她们选择到煤矿是因为“二害相择取其轻”,可悲的年代!可悲的选择!
潘澄海:
上海“乌金花"这名词引起了我的好奇,一口气把文章读完后,真的好感动,好感动!虽然,她们人数不多,然而,她们把花一样的青春献给了乌黑,艰苦,危险的矿井,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坚守在本不该由年轻姑娘承坦的高強度高风险的岗位上默默奉献。这艰辛,这劳累,这危险想起耒就会让人好心痛!

黄咏梅:《我的根据地》
杨梦~Miranda:
只要那根没有带来刺痛的回忆,总是温暖的。
牧心:
漂泊,大概是當代人共同的生命狀態吧?只不過,有的是肉體,有的是心靈。午夜夢回,或者昏昏欲睡的下午,一剎那間,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已經是尋常事了。在越來越相似的城市風景裏,我們越來越迷惘。然而,其實我們也不是真的忘記了原鄉,只是輕易不敢觸碰吧。
虹2012:
自由的迁徙同时当然会承担“无根”的感觉,像一颗树挪动了地方,似乎根须也裸露在外,失去了熟悉泥土的呵护。作者的经历和感受也是我过去的二十年生活的缩影,想必也是这二十多年来许多中国人生活的缩影!
颜英:
看黄咏梅:我的根据地,故作轻松回应一下:也是能够做到的有意识的潇洒: 呵呵, “都市怀乡症”,谁说不是呢!城市变迁,本地人都会有感觉,何况外乡人?人们在不是故乡的“根据地”安居乐业,充分展现生命的柔韧,就像小学课本大榕树的主人公那样,一边怀恋故乡的大榕树,一边在米国别墅里养老抚幼,教书育人。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邵颖华:
还是喜欢舒飞廉的那根据地的感觉,接地气,踏实,厚重,有草木气息,又有几分伤感。黄作家的根据地轻飘飘的,几乎无根,浮萍一般,写来却满纸烟火味,也许这也是当代人最虚无又最真实的感受吧。
camile:
初到一个城市,丢掉的是过去,剩下自己一个人享受孤单,会更美。
WANG艺:
回我的根据地:要是在北京,上公交时刷这许久不曾被刷的卡,那刷卡机会滴滴滴地鸣叫,售票员会干脆地说:“卡过期了!”如果斯时如是,黄作家的心当如同遭遇同性相斥的磁极没有吸引只剩再也无法靠近的推离,文章的结尾也会截然不同,世界造就了我们,社会养成了我们,在我们一次次被迫从已相熟相知相近相亲的自然剥离时,我们不得不锻炼养育我们的精神,以消解物质的无常和无奈,此时唯望我们的故乡和故土还可以让我们听到那清脆响亮的“滴”声,自耳际润达心田……
刘毅:
随着改革开放,民营企业迅猛发展,雇佣制逐步普及,就业机会增多,随着交通越来越便捷,人口自由迁徙越来越成为一件稀松平常的事。不同地方的人们的衣食住行越来越趋同,人的地域差别在不断缩小,方言一步步减弱,消失,故乡的观念越来越淡薄了。直把他乡作故乡,不亦可乎?
在水一方:
好文!自然平和,又有厚度,有滋味。
好吃不等座:
这种文章不是靠写的,而是生命里生长出来的。这位黄咏梅应该是写小说的那位吧,很谦虚,文章里对作家身份很低调。

戴冰《第八个小矮人》《表弟小涛
胡树勇:
我"欣赏"领导那句"石阡是所有石阡人的石阡"! 想来,所有个性的文化在这样的人面前一文不值。这是文人自己要警觉的。
刘毅:
如果幺哥和表弟小涛都是真人真事,那戴冰真算一个奇人。稀奇古怪的人是怎么都让他给遇上了啊!
航哥:
一个“鲜活”的人。
北方人:
好看!
LULU:
什么血什么人。
WANG艺:
回表弟小涛:意犹未尽,等续集或第二季。
米丝:
真文青在现实生活中往往反而敦厚、稚拙,就像这第八个小矮人。
做学问的小眯:
这文有意思,陌生化效果的延展。
小侠女:
好文笔!能通灵的感觉!
只是飘过:
真会写!才子!

赵武平《庆祝无意义》:变奏,致敬,和相遇

WANG艺:
一定读读昆德拉,看看“唯有小说才能说出的东西”。
沈嘉禄《红烛有泪》
向太阳:
红烛泪,看得泪水涟涟
吕小理:
红烛有泪,生命有痛,何以弥补,唯爱疗伤。
路人甲:
常在《新民周刊》上看沈嘉禄文章,老早晓得他的,但是他登在“笔会”这里的显然更深沉,更有味道。
女王都是一个人住:
这不是一篇小说了吗?写成散文好奢侈的!
潘澄海:
《红烛有泪》这题目真是耐人深思!这是一场别开生面的农村婚礼,豪华,气派,甚至有些奢糜!读完之后,我一直在想;当今农村真的富得流油了吗?答案一再是否定的!老李家是暴富了!但这一掷千金的新财主毕竟少之又少!看看公路边许多只有硬架子的烂尾楼,我总在想那些农民工要造一幢新家要流多少血和汗!十几年前老李家穷得养不起女儿,忍痛将小女儿送了人,今天农村有多少留守儿童孤独地想着父母!…我的心好沉重!是啊!我们的目标是共同富裕!路,还长着呢!


何立伟:《当年素笺有余温》《儿时玩乐》
苏北:
立伟是独特,在这个趋同的时代,立伟亦新亦旧。他的手段也许是新的(他有时给人的感觉很新潮),但他骨子里是旧文人的气息。立伟从八十年代初「白色鸟」获奖出名后,从来没有大红大紫过,他总是那样漫不经心。他我行我素,也不特立独行,他保持自己的样子。日子这么过着,立伟也将老去。但何立伟价值并没有被充分认识。我认识何立伟是有一个过程的。他的守拙,使他必定成为何立伟。不是別人,是一个有特色的,文人气十足的何立伟。我这似也有立伟兄两封信,找一找,似乎也能找到。何时也晒出来看看。优秀何立伟,向他致敬!!苏北
做学问的小眯:
文汇笔会9 月5 日的何立伟栏目极好,极有品味。何立伟是我喜欢了几十年的作家,觉得他作品像废名。
小侠女:
何立伟的文章真不错,细腻温情,不失明快!喜欢读,读起来心里很静。
前几天,看见一个修钢笔的老伯,穿得干净整洁,脸上有岁月痕迹,但一点也不哀戚,倒有知识人的淡泊和风骨,我还想着回家把久不用的钢笔翻出来修修呢。何文又勾起我写信的念想,不过,写给谁呢?Ta收到会不会吓一跳?
在水一方:
童心、童趣,在中年人的笔下才格外活泼!
杨梦~Miranda:
小时候一个人也能玩的很嗨,长大了,再多的人聚到一块还是觉得孤单寂寞冷。
邵颖华:
何立伟的"当年素笺",一定能激起大批读者感情的涟漪,特别是把青春年华丢在了八十年代的我们这一代人。书信带给我们的美好,是现在的孩子无法想象的。没有了书信,也就没有了《曾国藩家书》、《两地书》、《傅雷家书》等等这些温暖过一代代中国人心灵的精神财富,也就没有了何立伟们余温尚存的温馨记忆,没有了,真的。现在的短信、微信,消逝得可能比风都快。
黄叶子:
作为长沙人和何老师的粉丝,读起来更觉亲切和温暖。前不久整理抽屉翻出很厚一沓书信,感慨万千赶忙晒在朋友圈并爱特好友看,那是读书期间我俩友谊的“铁证”。日新月异的网络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在与时俱进的同时,慢一点再慢一点,也许心不会那么容易浮躁……
深呼吸:
多年前,我也爱写信,是一种享受。
Wensheng:
记得大学时有次我们宿舍楼失火,我们都往外跑,跑出去站定才见一同学胸前抱着一大捆她男友给她的情书。
北京的云:
真的非常怀念那个用纸写信的年代!
我在南京:
何立伟的小说不错,散文也很好!有真性情,有童趣,值得品味。
小米粒:
怀念手写信的时代,纸上都是有表情和带着温度的。
依洛:
喜欢文汇笔会,希望越来越好。
水龙吟:
好久不见何立伟。
  评论这张
 
阅读(539)|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