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从容生活,如草生堤堰;从容相爱,如叶生树梢   

2014-02-08 08:44:49|  分类: 栏杆拍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道路自信,老马识途”——留言(第26期)
2014-02-08 文汇笔会

从容生活,如草生堤堰;从容相爱,如叶生树梢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李娟《洗衣服是件快乐的事》

蒋小Miu:
我每次读李娟的文字总是不自觉地想像她的生活,又想着自己的生活,然后发现我跟她之间竟然没什么相同的。这让人丧气。我每天都那么忙,我真的无法抬头看天、俯身闻花,所有的耐性都消失了。什么时候,我才有可能去一个荒野河边洗洗衣服胡思乱想呢?

邵颖华:
都市人向往的正是李娟日常生活着的,都市人远离的,正是李娟切近的。读李娟的散文,有一种距离感,陌生感,还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那草,那花,那鱼,那鸟,那河流,那山林,那羊群,那打马而过的牧人,还有那我们最向往的——自由,就在眼前。我们的眼前。看着这些,会想到梭罗的《瓦尔登湖》,只是梭罗的湖,山林,除草种豆,只是体验生活而已,是玩票,而不是生活本身,这就是跟李娟笔下的生活的根本区别。

我们洗衣服是把衣服丢进洗衣机里,是在卫生间,我们多半没什么可想的;而李娟是把衣服丢进河里,是“在外面”,可以在花草的清香中漫无边际的思想。这就是我们的活着跟李娟生活的区别。李娟被上海的《文汇报》看重真是再自然不过。在“笔会”,与书斋的气息相比,李娟就是山间清泉,汩汩地流进读者的心里……

萧尘:
马年新春,祝笔会新年好。重读李娟的文字,这文字透着精灵,读之有种跨界的感覺 ,用文字调动起人的各种感覺,进入一个鲜活灵动的天地。

米丝:
大年初一,展读三篇奇文,好过瘾!每天都是大年初一,那么我们就真的到了“人间天堂”。都一团和气了,是不是也有些没劲了?天天过年,不就也没年可过了?李娟,你不仅是诗人,而且还是个哲学家。我真想去看看你,看看你的小河,你的树林。我想帮你洗衣服、扫雪,你可以安心去睡觉,不过,肯定的,我在你眼里,一定比你在麻居眼里还要无用、可笑。烫脚看书?烫到戴冰惬意的程度,需要“红袖”不停地添水吧?寒冷的冬夜,第二天得空,可以没有任何负担、愧疚地晚起,此时在床上里打开一本书,看到深夜,最是享受。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都知道这是个只有退休之后才可能实现的美梦--当然,一切都有“红袖”操持的,除外。
                                                                           陈太顺《愿每天都是大年初一》
深呼吸:
今天就是大年初一,过年儿童最欢乐,成人嘛无非在寻求些许的稚趣与童真。 
                                                                                 裘山山《第九次在天堂》
叁叁:
从容生活,如草生堤堰;从容相爱,如叶生树梢。

象妈:
大年29看到这篇第九次在天堂,很心酸。

飞鸿踏雪:
《第九次在天堂》,故事有点沉重,但深深感染了我。不仅因为是当兵的兄弟,也依稀能看到来时路上的自己。在这物欲横流,浮躁喧嚣的当下,这样的爱弥足珍贵!
                                                                         俞可《重温“华沙之跪”》
ava:
写的太好了!读了很多遍!
张蛰:
俞可说:“他们的民族自尊恰恰源自对暴力的反思、对罪孽的忏悔、对人性的修正。“真好!
向黎:
这是日本应该补上的一课!

邵颖华: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只有实现真正的自我救赎,才能使自己重新站立起来,才能赢得属于自己的那片天空。无论个人,还是国家,概莫能外。

吴玫:
勃兰特的这一跪,比载入史册更叫人难忘的,是叩击到每一个有良知的人的心门。不忘政治的我们,领悟到更多的是,拿起和放下之间,也许就是这一跪。
                                                       
                                                                罗志田:《守先待后——史学在中国》
刘毅:
忘记历史意味着背叛。史学在当今中国的式微源于财富追求对于道德约束的背叛。过去百年的战乱和思想混乱使得今人认识到对于虚妄道德理想的追求愚不可及,从国到民开始不择手段地追求财富,笑贫不笑娼,谁还会在乎身后名呢?!
米丝:
“守先待后”,可是,我们守好先了吗?今天,真正深得中国古文化浸染的,有几人?我们能交给后人什么?这是我们几代人的悲哀和愧怍。也许,我们这些人,把我们自己一生的所学,所历,所想,所感老老实实地记录下了,留给后人,是我们对中国历史的传承唯一可以作的事情。 作者提出“史”在中国古代社会特殊的重要作用,对我这样的“门外汉”来讲,真是振聋发聩。因此,不揣冒昧地请教:中国人因此,是不是更偏向了实用主义,而没有形成追求“形而上”的传统? 人类社会正在以加速度向前发展,没有信仰的民族,在日新月异的变化面前,更加进退失据。历史似乎已无法给我们提供借鉴。而此时,看到周围不管国家公务员还是海外投行精英,又纷纷要求自己的小孩背“三字经”,“弟子规”,商学院又掀起国学热,是不是在迷茫中又返回自身求解的尝试?不知作为史学家的作者对此有何高见?
犀牛按钮:
时间浩如烟海,我们仍然是浮在浅海的鱼类在波浪的不断变化与移动中滚滚向前。
李东进:
盐化於水,财神笑纳!道路自信,老马识途!立春在即,勇往直前!
犀牛按钮:
历史是越来越成为文化的拐棍。

                                                                               唐小为《觉笋香》

微星:
唐小为的笋馋可能是在重庆养成的。其实,我要说浙江笋味甲天下。冬笋肥腴,竹笋清爽,行边笋嫩滑,毛笋可口,实在没笋的时节,总有笋干。作为浙江人,常为一年到头有笋吃而自我淘醉。正是“想怎么吃就怎么吃”,还清贫个啥?
蒋小Miu:
老家产笋,各品种都常吃。最爱烟熏笋,大概重口味吧,对冬笋没有特别的偏爱。
牧心:
东坡先生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原以为文人雅趣高致,胜于口腹之欲。此文读过,蓦然想到,大苏是否喜笋过于喜肉,故有此句呢?虽属妄测,却有趣。
米丝:
小时候,家中年夜饭必是笋干烧肉挑大梁。因此从小嗜笋。只是北方只有玉兰片。在南方过一个冬春,把各种笋尝遍是一直以来的梦想,可惜并没有实现过。一次在长沙吃了道马蹄笋,滋味铭记到今天。作者定居重庆,得其所哉,羡煞人也!
深呼吸:
除夕吃笋去腻,笔会的编辑善解人意。祝你们,编辑老师马年大吉。

  评论这张
 
阅读(570)|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