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图书馆与野生鱼   

2014-01-04 11:42:27|  分类: 栏杆拍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书馆与野生鱼--后台留言(第22期)
2014-01-04 文汇笔会
 

图书馆与野生鱼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胡晓明《我的图书馆漂流小史》

刘伯瘟:
博尔赫斯有言:我的心中常暗自猜想,天堂,或许就是图书馆的模样。

吴玫:
竭尽全力也只能望叶嘉莹教授之相背了。也做不了沈津先生那样的烂柯山观棋人。谢谢胡先生,让我与他们有了白纸黑字的缘分。最近,也一直进出图书馆,选择的是以老房子为"家"的静安区图书馆,喜欢之极。公共图书馆越来越亲民,是近来能看得到的社会进步。

范晶:
读胡老师此文,真有种过大年的欢喜。请留20分钟,随他去飘流,见一见如博尔赫斯般的沈津先生,听一听冬日柏林寺中滋滋的烧水声,闻一闻经久弥散的气息,让天地轻轻摇摆。

老舒&格格妈:
失散十余年的好友重逢,念念不忘的是当年我带她去图书馆的事儿;老公回忆起我们的恋爱时光,也总先提起我邀他同去图书馆的情景。。。只是我竟然都淡忘了,当用一个手指在手机上码下这些字的时候,内心的复杂不言而喻。

牧心:
读晓明老师的这篇文字,令我想起了在读研究生的岁月,从早至晚泡在师大图书馆,用幸福到微微颤栗的手指翻动线装书,贪婪的目光唯恐漏掉一行文字。中午时,央求相熟的老师把我独自锁在阅览室里,在温暖的午后阳光下一行行地抄写,偶尔凝神冥想;也想起了做博士论文时为了一个宋人诗集版本,深冬时节,独客京华,在紫竹院国图一寸一寸地读胶片,朝披晨露出,暮带晚霞归;想起了在上图的古籍部,柔软泛黄书页里那种奇妙的温柔,仿佛一根细细的丝线牵连着人的思绪,让我不必上课的日子几乎天天准时报到,直到除夕。那是一种怎样的幸福,让我们如此接近天堂,贴近幸福的本义!

米丝:
胡先生有福!记得上大学时,一天在图书馆看书,偶然将目光投向窗外,眼前幻化出一幅画面:阴沉的秋天,湿润的草地中一棵老树,褐黄色的落叶零星地飘落……我坐在图书馆的落地窗前,读累了,看着窗外的景致发呆。那时便觉得,如果真的找到了这样的一个读书之所,终老此乡可也。

ATHENA:
哇真棒,希望有机会都去先把北京这个去了再说哈哈。

邵颖华:
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走进教堂》,我把书店看做了读书人朝圣的地方。特别像南京的先锋书店,给人就是这样的感觉。而那些体量巨大藏书如海的图书馆岂不就是读书人的天堂吗!胡先生写的是他的图书馆漂流史,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学人严谨治学的心灵史。读此文,真是大开眼界。

步摇:
图书馆总有非常微妙不可言的时光的味道呀!

自称老宓的小宓:
图书馆是伟大灵魂的聚会所在。先哲先贤在思想的森林、山川、小丘、危峰、幽谷中深思熟虑,娓娓细语,或歌或哭,浅吟低唱,我们甚至可以看到他们由眉目传递的对今世的告诫;这些各自表达的独特信息使我们因此自惭形秽,自知卑微,自觉激奋……因而缄默、因而努力……它其实不是学而时习以求博闻强智,获取功名利禄的“学问超市”,却犹如净化心境、升华灵魂使凡胎肉身得以摆脱躯壳、举霞飞升直上云霄的“天葬台”。

赵竟萱:
如果偶尔一两次去图书馆我想是感受不到图书馆所带来的一种特别的幸福感的,即使三天两头地去也不够,一定要天天去。文中引用了一句:“如果世界上有天堂,那一定是图书馆的模样。”确实,在天堂只有灵魂在游走,在图书馆,肉体是静止的,也只有灵魂在臆想、在穿梭、在释放。我不知道他人在图书馆是怎样的感受,至少我是这样的。前几日,看到新闻报道说某所大学的图书馆前大排长龙,询问起因竟是为了图书馆里免费供应的暖气。如果是我,即使图书馆内寒风凛冽,只要手中捧着书,我的心里也是温暖的。

张蛰:
感谢胡晓明教授的图书馆文字,谢谢谢谢谢谢!
读胡晓明教授的这篇图书馆文字,突然意识到“笔会”有别于他处的意义,“笔会”给人的呼吸只有“笔会”有。感谢编者的努力。


红雨:
好久没静下来读笔会的美文了。有关图书馆的记忆很遥远,家乡的图书馆是极美的,在水一方,简洁肃静,后面有一片茂密的橘林和葡萄藤,那个年代是少男少女恋爱的温床。很长一段时间路过上海图书馆都在想而今坐在图书馆里的人是在那读书吗,哪不能读书啊?现在知道了,图书馆的真正、充分意义,有时就是无意义,就是一个享受沉思默想的地方。哪天也挑个胡晓明推介的好地方去沉思默想片刻想想该是极美的。

舒飞廉:
好舒心的文章

微星:
比起胡晓明的图书馆飘流史来,我的图书馆情结,真是小巫见大巫了。且不说哈佛燕京、香港中文大学、北京柏林寺……就连华东师大的图书馆都无缘瞻仰。但是,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期的上海图书馆,就是我心目中的天堂。我在那里度过了我的少年时光。天堂是沐恩的地方,是指明人生道路的地方,因此,使我终身难忘。此后,不论是求学时的大学图书馆、工作时的中学图书馆,还是生活中的社区图书馆,都是我最爱去的地方。因为,唯有她,才是具有人生少有的单纯的快乐与纯粹的美感的所在。

                                                                 刘庆邦《野生鱼》

深呼吸:
吃野生鱼,是奢侈的事了,也许在非常偏远的地区还能抓到。想起小时候,冬天做一大盆鱼冻,爽死了,全部是野生鱼。

Louis:
读刘庆邦的文字,总会有一种错觉。他不会在字里行间精心打磨,而是像水流般喋喋不休。我喜欢的原因,他的文字是从生活中“拔”出来的,摒弃了文人的高贵。有时想一下,这会不会是另一种境界?
野生鱼这篇就像朋友之间偶尔吐槽怀旧的交谈。

邵颖华:
这文章很容易让我们想起过去“蓝莹莹的天来,绿个莹莹的水”。我小时候吃鱼吃到“够够的”,当然都是老家皖北的野生鱼。即使后来鱼塘养殖的,那水也是活的,两头有河沟相连。现在在南京,我做的鱼依然是家人最喜欢的。我多选长江里的鱼,以为可以自然一些,怕了河沟的污水。每当看到长江污染的报道,心里就堵得难受。每次坐在江边我就想起“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这句诗来。有生之年,我们还能看到这样的景象吗?

康剑:
看了刘庆邦先生的这篇文章,颇有同感。工业化使我们在短短的几十年时间失去了多少美丽的乡村,美丽的河流。对乡村河流的美好记忆,也许只有我们这一代人还有一些了。那么下一代人呢?我想起了印第安人的民谣:当最后一棵树被刨,最后一只动物被杀,最后一条鱼被捕,最后一道河中毒,人们啊,你们吃钱吗?

吴玫:
最后一段,说的是妄自尊大的人类必然的结局。

陈伟军:
《野生鱼》让我想起小时候跟着哥哥去钓鱼的情景。的确,那时候有水的地方都有鱼。可现在还有生机勃勃、鱼虾靡集的河吗?只是一条条的水沟而已!从这个意义上说,“河”其实也是一个隐喻,隐喻着一个生态的自然!现在的“河”则抽掉了其隐含的生命元素,只剩下毫无生命意蕴的水沟而已!

赵竟萱:
如果地球上连蟑螂、老鼠、苍蝇都没有了,只剩下了人类,那真真是可怖至极。但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即使人类即将面临灭顶之灾,仍然有人觉得事不关己。地球末日会让人联想到有关寻找其他宜居星球的科学猜想与理论实践,但是无论能不能找到或者有没有其他宜居星球,这都不是人类的希望,这只是人类为自己的贪得无厌寻求一个借口。

 


 

  评论这张
 
阅读(404)|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