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它让我们看到文明应该进步的方向   

2013-09-28 14:27:32|  分类: 栏杆拍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它让我们看到文明应该进步的方向”——留言(第九期)
2013-09-28  文汇笔会(微信)

                                                                                               姚芳藻《小温的座右铭》

吴玫:
比起小温他们那一代人,我们因为新媒体浪潮所受到的冲击,算得了什么?尽管如此,我们以犬儒的方式过着所谓体面的生活,是汗颜一词不能掩饰的。

吕芳:
超给力的文章!真正的共产党人,是白色恐怖时期坦然上刑场的那批人,也是和平时期实事求是坚持真理的那批人。两批人共有同样的精神!爱笔会,在这里有向上的力量——正能量。

微星:
老报人姚芳藻的纪实?文,我很愛读。因为她朴实无华,爱憎分明,既讲述了朋友的故事,也摆明了自己的立场。我读过她写的王元化、郁文、柯灵??????今天又是一个小温。她笔下的知识分子,不仅学识渊博,更兼品德高尚,正派耿直,在逆境中恪守信念,坚持真理。使读者通过这些人物看到希望,看到光明。

Emma:
对照近日河北党内生活自我批评的情形,更让人感慨。

                                                                                        林达《活着,还是死去?》

静莲花:
其实这个社会不美好,因为没有可循的超越人治的法规契约,没有安全感。可是我们依然要快乐,如九旬老太的家训:助人为乐,苦中作乐,以苦为乐,知足常乐。给身边的人以温暖,只能这样了。一一夏俊峰事件有感!请买一本夏健强小朋友的书,只能这样了。

邵颖华:
似乎多数人都站在了被执行死刑的夏俊峰一方,而忽略了那两个被他杀死的还有重伤的那个人。他们都是人,都是人子人夫人父。从人的角度讲,生命是同等宝贵的,不因为职业的不同而不同。在没有废除死刑的前提下,杀人者偿命,自古如此。有人抱怨中国不是法制社会,而一旦按法律行事,又有那么多人想凌驾于法律之上。很多人在关注夏的老婆孩子,却鲜有人去关注那三个破碎的家庭。城管都是十恶不赦的吗?即使十恶不赦,惩处他们的也不该是某一个人。同情弱者,应该成为对抗法律的借口吗?

吴玫:
“笔会”选择今天推送这篇稿子,别有意味。在诸多法令法条不健全的当下,每个人为健全法律推动的每一小步,都是令人感怀的。

红雨:
夏健强的画里有爱,他让我们每一双看到那些爱的眼睛都潮湿了,但愿那份简单的爱能融化世间的仇恨,将我们带往安宁。
林达的这篇文章在这个时间发出显得尤为可贵,虽然它已经无法抚慰一位小画家失去父亲的伤痛,也无法抹去他画笔下惶恐的色彩,但至少让我们看到文明应该进步的方向。

张蛰:
这是一篇有建设意义的文字。

邵颍华:
以结束别人生命为目的的行为,都应该是人类所不能容忍的。我们能做的是如何避免悲剧的再发生,更重要的是如何重建悲剧发生后失去亲人的人的精神支柱。让他们不活在仇恨里、阴影里,特别是孩子。

                                                                                阮仪三 《最留恋苏州平江路》

张蛰:
非常喜欢苏州的平江路,却不知道这里原有阮仪三先生的心血,谢谢阮先生!这样的历史文化街区才是真正的文化街区。

深呼吸:
阮先生的文章让我想起了蚌埠的中山街,非常舒适的街。大拆迁后,变得四不像了。在岭南,一些偏远的县城,比如肇庆的封开、高要,清远的佛冈,汕头的南澳县还有些阮先生说的文化蕴味。有一年我去李泽厚的老家长沙宁乡道林,难忘那石桥、竹林、高大的枇杷树,靳江缓然流过,一切都是诗。

陶殷:
说得很对,桂林的西街、丽江的古城都非常商业化,一点没有去了就不想走的感觉。只有一天清晨,我们起得很早,商铺都没有开门,也没有游人,静谧狭窄的街道在清澈的阳光下才显出几分古意。这些街道都是生意,不是真正的生活。

刘毅:
在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和发展上,日本有很多地方值得我们学习。比如京都、大阪、神户和东京都,都保留了一些古迹,连卖的东西都很少雷同,往往你错过了,下一处地方就买不到了。

水水水:
权力、能力、心力,三力要形成相互配合的合力,才能把好事真正办好。

邵颖华:
真该好好谢谢阮先生。去苏州,我最喜欢去的就是平江老街。自己逛过,带着朋友逛过,甚至带着孩子去过。那里有其他号称老街的地方少有的安闲。没有摩肩接踵的人群,没有喧嚣的市声,到了那里就觉得苏州人的生活本来就是这个样子,这里是根儿。走到这里就能摸到姑苏的心了。那些家家都长着同样的脸的所谓历史街区,实在乏味。

徐钰:
第二次去没有第一次去感觉好,有些千店一面了,第一次去真的很惊艳。

红雨:
最留恋的是平江路的清晨,晨雾未散之时,老人们从评弹声中苏醒,开始了一天的晨扫、唠嗑,门口撒上了水,老旧的屋檐有鸟儿停留……仿佛这条老街一直就是这个样子,从未改变过……

                                                                雍容《书生、商人与青楼》

萧尘:
雍容的行文也雍容,读来是种享受。说书生、商人和青楼,话世态人心和东西方文化之异同,例证信手拈来,足见积累。

大秦:
都是江湖中人啊!

                                                                  董桥《春尽》

王澍—大树:
其实文学家写的不都是自己看见过的光阴的故事,而是闭上眼时光流转不甘的自我啊……

涛哥:
我知道郭良蕙是散文家,大陆有其作品,在文选一类的集子中。也难怪,一输入郭字,出现三个选项,德纲,敬明,富城,良蕙去了哪里?

吕芳:
极好的文章让人读后沉默无语。春尽何处觅芳踪……

邵颖华:
不喜欢董桥的文字,几年前买他的书甚至看不下去,即使他的《董桥散文》。今年重新再读,读下去了,依然享受不到阅读的快感。也许还要再等几年吧。像董桥这种盛名之下的作家,我总要先远离,等到不小心自己也觉出好了,再转回头来也不迟。

张大燕:
应该是“流言蜚语”,而不是“流言飞语”。

吴玫:
从《这一代人的爱和怕》开始读董桥,最喜欢他的语文小品文。现在,不那么喜欢了,就像这篇文章,是前一篇甚至再前一篇的翻版,我指的是文章的格句。每一篇文章都是作者当心心绪的写照,怎么可以装进同一个套子呢?

舒飞廉:
文章写得如潇潇春雨。

深呼吸:
不知为啥,一读董桥就想吃香砂养胃丸。

陶殷:
总以为能成为好的作品好的作家的标准之一就是他能展现丰富的人性。丰富的人性是什么样的,也许就象郭女士笔下的深秋伦敦“林梢色彩缤纷,深紫、绛红、橙黄、暗金、浓棕、淡褐、灰青层层交叠”。并不是简单的白与黑,用单一的道德标准去衡量世间一切事,其实是伪道德。《心锁》短短一段,细腻动人,看得到女人的沉溺与挣扎。至于道德与否,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是非题。存天理,灭人欲。人欲都不存在了,天理何在。何况这种道德标准是只针对女性,而更可悲的是女性不但是这种标准的受害者,有时更是这种标准的坚定维护者,对稍有叛经离道者,口诛笔伐毫不迟缓。所以郭女士清冷离世也并不奇怪,但或许这也是郭女士想要的。因为她已经从美丽的大自然和艺术品中获得了足够的自由和勇气。被动的道德总容易被打破。主动的道德来源于人们发自内心的自律。通往自律的途径呢?是一条名叫自由的大道。在这条道上,有包容、宽宥、救赎、慰藉、悲悯、同情、勇气和爱……

张克中《教师是谁?教师是干什么的?》
(续第8期留言)

高子阳:
这真是一个值得重新思考的问题,也是一个需要不断思考的问题。做教师不知道老师是谁,老师是干什么的,应该是相当悲催的事。但恰恰这个问题,我们思考的太少。

深呼吸:
刚过教师节,讨论教师话题,特有意思。教师队伍鱼龙混杂,良莠不齐,说来可能不信,有一大批教师是买户口,进去的,读了初中,就去当老师,成绩差到极点。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现在有的地方教师从业门槛太低。

关于第8期留言

水水水:
看看评论,回味原文,很有意思。

深呼吸:
我也觉得“笔会”周末专栏文字有的油了点。也有好文章,比如陈尚君的文字,毛尖的讥诮有些小智慧,不过似乎与笔会风格相忤。董桥的太腻歪了,油放多了,显得油滑。
“我分个手就来”,毛尖调皮文字,好玩。不过,我能记得她的文章就是写他父亲的那篇。很感人。读了有些难过。


 



 

  评论这张
 
阅读(732)|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