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珍惜这心灵的息壤   

2013-09-16 10:24:05|  分类: 栏杆拍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华

珍惜这心灵的息壤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从小就有跟着父亲读报的习惯。1992年,我的第一篇文章在上海《文汇报》上发表,后来在上面发了很多篇散文,所以一直关注《文汇报》。过去我们办公室订阅的该报,我肯定是最忠实的读者;甚至我跟同一办公室的同事的文章同时发在了《文汇报》同一版。现在去南京图书馆,每次一定去报纸阅览室,一定把所有的《文汇报》翻阅一遍。

前些日子,经常在《笔会》副刊发表文章的那一同事向我推荐了“文汇笔会”微信名片,是《文汇报》“笔会副刊”做的,“微信版文汇笔会,六十多年历史的副刊,在新媒体上呈现。希望老一辈人所说的“鱼水情,道义交”,在这个空间里延续。珍惜每个生命在这里认真的吐丝结茧,珍惜这心灵的息壤。”

“笔会”发出的文章,我肯定每篇都不会错过,我也会把其中一些推荐给我的朋友。在微信上读,比报纸上看多了一项功能,就是读者可以直接进行评论。我感兴趣的文章,我也会评论一番,也算“吐丝结茧”吧。但是不在一个朋友圈的,别人看不到你说了什么。在一个朋友圈的朋友,只能看清你说了什么。

笔会的编辑可以看到所有笔会圈里朋友的发言,过段时间就把一些针对某些文章的有意思的评论整理贴出来。当然有些东西都是转瞬即逝的。我把它转帖到这里,也算记录下自己读报时的心灵的碎片吧。

 

2013-09-07  文汇笔会


                                                                                            毕飞宇《演唱生涯》

苏北:
写得真好!写作真不是写美丽的句子,而是文字里的灵魂。
刘毅:
人不发痴不可爱,人不疯魔不好玩。
张蛰:
毕飞宇说,不经历“难以自拔”的人永远也不能理解,有些人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发出声音的。这让我想到,许多时候我们基于经验的判断是多么没有道理。鲁迅的文章离开语文教材,网上又吵成一团,这是多大的事啊?
吴越
败家子又请客了!(经查,该典出于潘向黎《看败家子毕飞宇请客》——编注:)
范晶:
少年狂,少年狂,原来在毕老师貌似自嘲的文字底下,有着那样的满足和眷念。
倪佳倩:
毕飞宇终究没能成为毕学敏;青春,终究无悔!
吴玫:
这下就可以理解了,为什么毕飞宇能成为一个总在那里的作家。认死理的人凡事都执着。
微星:
通常,读一个作家的作品,总会受他的作品所限,把作家按照自己的理解去想象,有主观、抽象和遥远感。今天,读了他的《演唱生涯》,感到毕飞宇离我们近了,丰满了,活了。
深呼吸:
每个人都曾有过与毕飞宇相同的梦想。我小时候父亲的学校也有把二胡,父亲拎回来,我自学,拉《万里长城永不倒》,可是最终没能坚持下来。唉——
于怀:
珍惜梦想。
水水水:
取舍之间,总会留下些许遗憾,所以才会有各类选秀节目的市场——它们寄托了大部分人在生命的各个阶段被“锯”掉的各种梦想。

邵颖华:
现在的孩子,天性可以极大地表露出来,多好。
那时,我想唱歌可不敢唱,小声哼哼还得东张西望;现在,我想唱歌我就唱,唱歌还要唱得响亮。现在的孩子好幸福啊。


                                                                        黄永玉《我的文学生涯》


王继军

他誊写着心中已在的一部书。
大秦:
浪荡汉子的快乐!
舒飞廉:
恶婆婆小,小媳妇老!我当当!

邵颖华:
耄耋老人还在奋笔疾书,我们这些人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永不枯竭的、古老的故乡思维”如汩汩泉水,滋润着黄永玉不老的心。我们的故乡呢,也如此多情吗,只是渐行渐远罢了!但我们所有人一定有一个共同的故乡,比如桃花源,可以温暖我们那些了无生趣的时光。

微星:
非常喜欢黄永玉的画和文学作品,他的文字确实让人感到是从心里流淌出来的。和沈从文一样,他的作品饱含着凤凰人的朴实美。《无愁河的浪荡汉子》,是他九十岁动笔的巨著,更是宝中之宝,一定要认真拜读的。
胡群耘:
标题真好:书早在心中,晚年,仅是誊写……点睛文学大家的境界!
张定浩:
王继军这篇写得非常好,不仅是评价准确,还因为其编辑的身份,可以看得很全面。
“波德莱尔说,天才的一个标志是可以随心所欲地回到童年状态。且不论黄先生是不是天才,但是他确实具有这种‘随心所欲回到童年状态的能力’。”——引用波德莱尔的这句话很合适,一下子把黄先生作品的精神给描绘出来了。
“所以同事王彪说,作者写儿童的情态,儿童文学家都没法比。”——现在的儿童文学家大多是装小孩的世故庸俗人,而黄先生是有赤子之心的文学家。这个区别很大。
“有的读者甚至宣布《收获》一天不停止连载就一天不订杂志,好像《收获》做了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似的。”——我觉得《收获》做了一件别的刊物根本没胆量做的事情,体现了名刊的眼光。并且,《无愁河》这本小说在我看来当然是当代文学第一流的杰作,一洗数十年来文坛上的猥琐风气,可以让很多中青年作家脸红。黄先生同期刊发的《我的文学生涯》中说,“平日不欣赏发馊的‘传统成语’更讨厌邪恶的‘现代成语’。它麻木观感、了无生趣。文学上我依靠永不枯竭的古老的故乡思维。”深以为然。
衷心希望黄先生能把三部曲全部写出来。


                                                                                   李敬泽《壶碎》

深呼吸:
壶中岁月。
吴玫:
刚读完一位中学生的来稿,模仿也就算了,模仿谁呢?这一篇才是他们的摹本嘛。好比公案。
吕小布:
执著于什么,什么就是你的枷锁。人生百味本不深奥,能懂得什么与人心灵的纯度有关。好文奇文当是如此:看似什么都没说,但又什么都说了。
康剑:
真是好。
红雨:
读着也心碎啊,想起前段被一来家里做客的孩子,无意砸成几截的一紫砂茨菰,最后虽是粘合上了,但每每看到留下的痕迹还是会惋惜。物本无主,你我都是有缘暂借一观,缘分已尽又何苦纠结呢。喝茶就两个动作:拿起和放下,人生莫过如此。

邵颖华:
放下,自在!
一个活到老还在怨愤不已的人,哪里比得上一把碎了的茶壶。
瞧顾老先生,大师就是大师,依然气定神闲。好得让人心酸!

胡群耘
难过。涌动、荡滌的浊水,正在侵蚀本该“净如秋水”的一张张脸……
倪佳倩:
壶碎——又是一出心为物役的悲剧。
于怀:
千年的物件 百年的人生
得之我辈之幸
失之我辈之命
此时此地 唯有放手
胡晓明:
编的痕迹重。
张翼:
真有这个教授吗?不太可能吧!要这样九十年代没买房的人不都怨死了?


2013-09-14  文汇笔会
                                                                   邵燕君《“小时代”与“金钱奴隶制”》
雍容:
邵燕君老师的这篇文章是我见到的对《小时代》最有深度的解读。既不是居高临下的“看不惯”,也不是急于为之辩白的“求认同”,而是敏锐感知了时代如何把灵魂从华丽的袍服下榨出“小”来。《时尚女魔头》的结尾确实只是苍白的安抚,灰姑娘其实已经接受了坏皇后的生存逻辑,而她的王子看上去那么猥琐自私,不是他拯救了落难公主,而是她以爱的名义迁就了他矮化了自己,无论如何不能让人信服的。
胡晓明:
最后的那个学生好厉害!其实真正的思想,应该从这里开始。
静莲花:
郭敬明的《小时代》小说,我看后与本文作者的感觉一样。郭敬明就是“屌丝的逆袭”,这本书的诞生就是他内心的疯狂补偿。当许多人说小时代里充满品牌的生活不现实时,我却对郭描述上海的精确性叹为观止,只是他把上海这个充斥品牌的“体面生活”移植到了大学生活,显得有些童话色彩。看完《小时代》,我开始和我的女儿讨论这本书(她其实没怎么看,了解一些),我想让她明白,是的,当前社会是这样的,郭敬明没有说错,可是这个社会是错的,人若没了理想和价值,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爱爱的表达让我放心了,她不会跟着郭敬明走,她有自己的理想和价值观。社会错了,时代异化了,作为父母的我们,更应警觉,用自己的智慧去为自己的孩子创造一个美好的精神世界。此时想,若郭敬明能以反讽的手法写小时代,那他就会成为伟大的甚至划时代的作家。可惜他没有,他没有超越金钱,他只能做一个富豪书商。

邵颖华:
郭敬明就是属于屌丝逆袭成功的典型。他一次电视访谈因为穿着普通而受冷遇,而如今有了蔑视金钱的资本。金钱的奴隶是他同情还是批判的对象,都有点儿吧。

畅畅刘:
这是我目前为止看到对《小时代》最好的影评和反思了。小时代只是我们这个大社会的一个缩影,身边的人都在为钱、权而活着,早已失去了儿时的梦想,失去了对精神世界的追求。问中国的学生为什么要学习,答案都是“考上大学、有个工作、挣钱”,而外国人的答案都是“喜欢这个学科、探求知识的真理”,也是中国人嗤之以鼻的答案。有的时候很担心中国将来的社会会变成什么样子。
王艺:
小时代无法复兴大中华!所有需要爱和精神支撑的都被金钱绑架。
人文环境咋就成了这样?现在扪心可有答案?凡物质的东西都有寿命,当物质的身老去,灵魂何处安家?
明珠jj:
结尾学生的话太震动我了。不要一味指责80、90后,反省自己吧,我们做了什么?!我对85后的女儿很崇拜,他们比我们头脑清醒多了,他们视野开阔,理性智慧。相信他们就对了。
建议今后编辑不用烦劳用黄颜色色标提示俺们,俺们自己慢慢看。
舒飞廉:
有点过了,不如说,钱权,友情,青春的博弈,我觉得结果还是正面的,小时代不错,很真诚,这个难得。
刘毅:
中国人曾经那样有理想,重精神,视金钱如粪土,可结果呢?集体的理想竟如一场噩梦。只好走极端,先过好自己再说。中国人多数无信仰,现在这个时代,中国人就信钱!也许走过了这条路,物质极大丰富以后,反过来有会追求精神的富足。所以,也不必过于担心。时代总是对的,个人总是卑微的,个人强于时代不见得是好事。
萧尘:
好文章!学子问得好!是啊。疯狂的拜物热情冲决了人性的尊严……是什么造就了一个犬儒盛行的今天?今天是昨天的继续,明天又是今天的承接,一场经济危机的影响可能达数年之久,而精神危机影响的是几代人的灵魂。
水水水:
什么样的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环境造就了那么多“贫而谄”,“富就骄”的“不全”之人呢?当“理想”幻灭之时,缺少了“信仰”作支撑,便只有找来所谓的“梦想”了。这与诸子百家时期的价值上的虚无主义盛行,何其相似。希望这是“不破不立”的节奏,文化,或者说,价值观的真正多元化能够触底反弹。
蒋小MIU:
有一点大家可能忽略了 ,郭敬明的气候并不是自己形成的,这么多人都参与其中,他们来自各个年代,这个其实是最悲哀的。另外,真没那么多孩子迷恋追逐片子里的所谓的奢侈品,稍微做点功课就会发现小郭的品味和局限,估计城乡结合部的会盲从吧。
哈哈:
还有清醒人!
吴玫:
感谢邵老师。遇见《小时代》,我以为背转身去就足够了,邵老师的文章告诉我,我们都要对文化荒凉负责。


                                                                                   谈瀛洲《不开花的木香》
blwfzn:
作协的木香年年盛开,花期长气势又大,在阳台上侧头看看她总是在。春夏秋冬又一春,有时让人忘记岁月的流逝。

邵颖华:
人对某种植物的热爱,往往也是对某段时光某种环境的眷恋。似乎那些美好都凝聚在植株之上,而且能随之生长,且历久弥新。

王忠萍:
陶醉花香,亦是福分。
江北:
谈花,谈人,淡淡的文字,浓浓的幽香。
水水水:
少时的记忆永远是心灵的避风港。


                                                                                          杨扬《聚书的忧喜》
胡晓明:
读之令人欷嘘。钱先生是师大人文传统的很重要的一部分,系方为何不拿出一间房来收藏先生的书?早先施蛰存先生的书也没有收住。杨扬先生这篇文章应有有关人重视。这也是对我们自己的人文传统的温情与敬意。据我知,元化先生的书生前全赠与江陵图书馆。
舒飞廉:
钱老爽快!

邵颖华:
书,对爱书人来说犹如自己的生命,当不得不割舍的时候,会有撕心裂肺的痛;当被当作废纸卖掉时,肯定是失魂落魄的。
吴枚:
我只是普通读者,拿不到签名本也无人赠书,家中的书多为自购,早年更是节衣缩食所购。孩子们已不怎么读纸质书,等我离世之后我的书也就灰飞烟灭了。我不心疼,这些事都曾让我一时甚至一世快乐过,你还求什么?

微星:
聚书时的喜悦是强烈的,占有的,生气勃勃的;散书时的痛楚是无奈的,失落的,死气沉沉的。其实,世事皆难逃遁从旺到衰的规律。名人如钱谷融、王元化……,聚的书多,散也不易,造成的影响也大。一般爱书的人,聚的书虽没有他们多,但同样有这样的问题,只是自生自灭,自我消受罢了。
水水水:
聚时的兴奋,散时的纠结,唯有通过最决绝的方式——赠书或卖废品——方能不受那“剪不断,理还乱”之苦。故而赠书人往往要比受赠人更“急”。


                                                                            陈辰《不被眼睛和嘴巴牵着走》
明珠jj:
食品不安全感也是我近期非常难受的心结。因为我们眼嘴鼻识别食物原材料有局限性,我们对普通劳动者的道德产生怀疑……在此情况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是必然的。怎么破解?需要多久才能扭转局面?本人非常悲观。目前只能少吃,不买廉价的。

邵颖华:
过去能填饱肚子就行,现在首先得哄好眼睛和嘴巴。业者便投其所好,无所不用其极,有时确实是我们自己的错。返朴归真是根本。
微星:
商家最成功的营销手段就是“煽动欲望”。但人毕竟不是狗,应该学会辨别欲望和需要,“不被眼睛和嘴巴牽着走”,在无奈中保护自己,否则就只能当一个无辜的牺牲者。

水水水:
我没见过多少人会因他人的不幸而意识到自己也在犯类似错误,并由此醒悟的。太多人是不见“亲棺”不掉泪的机会主义者。食品安全问题是如此,各种产品的质量问题亦如此。所谓“良币驱逐劣币”常常敌不过花更低的价格即可得到有风险的同类产品的诱惑。不懂得“舍”的人生注定是缺少自由的,无奈也就成了一种常态。


                                                                         王蒙《中餐和西餐》
吴玫:
王大师大概只会动口不会动手,当然特指饮食,所以,描述出来的中餐,不剀切。

邵颖华:

中国人向来不惧外来文化,最后外来文化大都被融合同化。关键是吸取精华剔除糟粕,把它变成自己的有用的东西。
早上豆浆油条,中午披萨热牛奶,然后来点下午茶,其实中餐西餐通吃,中西合璧,甚好!我们的胃坚强着呢!

水水水:
合以后有分,分然后再合。
吕小布:
莫非王蒙真的老了?还是“笔会”选人能力不稳定?这文章浅薄之至,看了决不看第二遍,而且后悔看第一遍。 看看人家福克纳80岁写的啥,这么不求上进好回家抱孙子哩。 决没歧视抱孙子的意思,但若以抱孙子的心态、抱孙子的水平写的文章,在家自娱自乐就很好,上笔会就不应该了。


 

  评论这张
 
阅读(629)|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