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跑吧您哪……  

2013-07-14 15:23:11|  分类: 栏杆拍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华


        “我的小说想要诉说的,可以在某种程度上简单概括一下。那就是:任何人一生当中都在寻找一个宝贵的东西,但能够找到的人并不多。即使幸运地找到了,实际上找到的东西在很多时候也已受到致命的损毁。尽管如此,我们仍然继续寻找不止。因为若不这样做,生之意义本身便不复存在。”
                                                                                                                ———村上春树



跑吧您哪……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 1996年参加日本超级马拉松比赛时的村上春树)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这是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时的最大竞争对手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一本书的名字。这书名的灵感其实来自美国作家雷蒙德.卡佛的短篇小说集的标题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love。
        出生于1949年的村上春树,他的名字总给我年轻的感觉,当然年轻的不是他这个人的容貌,而是他总是处于跑者的状态,是他生命中那种勃发的青春气息。
        一个生活状态或者精神状态“在路上”的人对于我似乎有天然的吸引力。
        最早看他的书是《挪威的森林》,可能喜欢他的读者,没有不读这本书的。令我感兴趣的不仅仅是他入心入骨的文字,还有村上春树是一个喜欢长跑的职业小说家。这打破了我对一些大作家枯寂的总与苦难相连的印象。
        “写小说本是不健康的行为,身为作家就应该远离功德世俗,过着不健全的生活,方能与俗世诀别,更为趋近某种艺术价值的、纯粹的东西。”村上春树认为这种认识似乎根深蒂固的存在于世间。当然也存在于我的认识中。过去的阅读经验告诉我似乎小说家、艺术家大都是不健康者、颓废者。
        在2007年之前的四分之一个世纪里,村上春树几乎每天都坚持跑步,每次都不少于十公里,每年都要参加一次全程马拉松比赛(42公里),比如著名的波士顿、纽约、东京拉松赛等。甚至专程到希腊,重跑了一遍从马拉松到雅典的原始路线。他还参加过日本佐吕间湖超级马拉松赛(100公里),用时11小时42分;甚至还参加过火奴鲁鲁国际铁人三项赛。这样我们就会发现他绝对不同于一般作家的地方:他是一个运动着的、健康的,而不是一个我们司空见惯的静态的、病恹恹的作家。这也是他让我好奇和敬佩的地方。

        村上春树说写长篇小说其实是一个体力活,写文章才是个脑力活。是啊,如果没有健康的体质,无以支撑那么长久的伏案创作和那么高强度的思维活动。比如《红楼梦》就耗时十年才著成。
        这也让我想起了那些英年早逝的作家们,比如作家路遥,为完成作品《平凡的世界》第三部,积劳成疾,死时才43岁。如果他生前能有健康的生活方式,一定不会是现在这个结局。在外国文学史上,也有一批天妒的英才。 比如英国积极浪漫主义诗人雪莱,在世上只度过了30个春秋。拜伦,去世时年仅36岁。他们的创作对欧洲浪漫主义文学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长篇小说《简·爱》的作者英国著名女作家夏洛蒂·勃朗特,39 岁便离开了人世,她的妹妹《呼啸山庄》的作者艾米丽·勃朗特逝世时年仅31岁。而与她们齐名的最小的妹妹作家安妮.勃朗特享年仅二十九岁 。另外匈牙利诗人、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家裴多菲 ,26岁便离开人世。被奉为象征派代表的法国诗人兰波,死时也只有37岁。这样的例子真是太多了。
        当然也有一些作家,年轻时写出过优美而有力的杰作,到了某个年龄,就呈现出急遽的疲惫状态,也即所谓的”文学憔悴”。比如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海明威、川端康成等,想象力与支撑它的体力之间的平衡,某段时间就达到了土崩瓦解的地步,再难以达到之前创作的高度,在这个关头他们悲剧性的选择了自绝性命。
         “写小说就是向险峻的高山挑战,是攀登悬崖峭壁,经过漫长而激烈的搏斗之后,终于踏上顶峰的营生——或是战胜自己,或是败给自己,二者必居其一。”对于一个作家来说,最为重要的资质,当然是才华,而具有了强健的体魄,才能不辜负自己的天纵之才,也才能保持旺盛的创造力,进而佳作迭出。这就需要足够的定力与耐力。
        我相信,人的精神为肉体的特质所左右,而精神的特质也会对肉体起作用。两者密切的相互影响,相互作用。想一想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海伦.凯勒和史铁生们,就不难理解了。肉体的局限反而促进了作家的思想往纵深发展,而精神的高度也让作家从肉体的痛苦中解脱出来。当然,一个人的精神和肉体如果能够像村上春树这样平衡发展,都达到一定的境界,一定的高度,这是人生的大幸啊!

        在长跑的过程中,村上春树都在干些什么呢?从他的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中知道,他有时在听音乐,摇滚、蓝调都是他喜欢的,他甚至在背诵自己的英文演讲词,在构思自己正在创作的小说,并且见识了或者结识了行行色色的人:一个每天散步时衣服都不重样的印度妇人,一个每天沿着河边跑步的支持民主党的医生,一个放声高唱《美丽的美国》的穿着肮脏衣服的流浪汉,一群扎着马尾辫的哈佛大学的大一新生,一个遇到时与其相互致意的年轻的美丽女子,甚至在跟美国作家约翰.欧文一起在中央公园里长跑,和巴塞罗那奥运会银牌得主有森裕子在海拔三千多米的落基山地爽快地奔跑……
         如果没有他们,想必村上春树的长跑该失去多少的乐趣啊!如果没有途中相遇的这些人带给他的喜悦,如果没有对运动与生命、运动与创作关系的深入思考,没有一定的担当,要每天坚持下来,可真的不容易啊。
          “我的小说想要诉说的,可以在某种程度上简单概括一下。那就是:任何人一生当中都在寻找一个宝贵的东西,但能够找到的人并不多。即使幸运地找到了,实际上找到的东西在很多时候也已受到致命的损毁。尽管如此,我们仍然继续寻找不止。因为若不这样做,生之意义本身便不复存在。”  村上春树在他的一封信中如是说。我相信,他写作是为了寻找,长跑也是为了寻找。那么他这么不懈地努力在寻找什么呢?其实,所有写作者都有共通的东西:寻找灵魂的出口,寻找生命的尊严。尽管像《且听风吟》中所说,“一切都将一去杳然,任何人都无法将其捕获”,就像风一样。但是,没有谁原意停下自己的脚步。这也许就是村上春树不停地在跑啊跑的深意所在吧。
        村上春树说,假如他有墓志铭,而且上面的文字可以自由选择,他愿意这么写:
村上春树
作家(兼跑者)
1949-20xx
他至少跑到了最后
        我们见识过太多的作家,但是却没有见识过喜欢并坚持长跑的作家。村上春树,如果您愿意,如果您是在享受跑步,Have a good time!那么,跑吧您哪!我在路边为您鼓掌!


注:村上春树(1949年1月12日-),日本小说家、美国文学翻译家。29岁开始写作,第一部作品《且听风吟》,即获得日本群像新人奖,1987年第五部长篇小说《挪威的森林》在日本畅销四百万册,广泛引起“村上现象”。村上春树的作品风格展现出深受欧美作家影响的轻盈基调,少有日本战后阴郁沈重的文字气息。被称作第一个纯正的“二战后时期作家”,并誉为日本1980年代的文学旗手。代表作: 长篇小说《且听风吟》《1973年的弹子球》《寻羊冒险记》》《舞!舞!舞!》《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挪威的森林》《海边的卡夫卡》《1Q84》

     
      





  评论这张
 
阅读(368)| 评论(4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