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我在何处?  

2013-04-05 13:42:21|  分类: 心灵舞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华


我在何处?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前天,女儿在电脑前,我随口问了一句:在干什么呢?她说,刷微博呢。我对微博向来不感兴趣,问:刷那有意思吗?她说,刷的是存在感。
“存在感”,很新奇的一个词。

想起前段时间看的一个电影,前苏联导演安德烈·塔尔可夫斯基的《乡愁》,影片末尾,疯子多米尼克爬上了高高的骑士雕塑,站在马背上,对着市民演讲,他说:
“当我不在现实中,或不在想象中,我在何处?
这是我的新契约,夜是需要光明的,八月需要下雪,伟大的东西消亡,渺小的有活路。
社会需要再次的团结起来,不是如现在般分裂。看看大自然就会明白,生命很简单,我们应回到我们的来处,回到我们走错方向的那一点,我们要回到生命的基点。不要弄脏水源。
这是个什么世界啊,如要一个疯子告诉你,你们一定会为自己羞愧!”
当我听到第一句话时,愣住了,我暗暗地问自己,当我不在现实中,或不在想象中,那么我在何处呢?真的感到羞愧,我无法准确定位,那时,我在哪里。

为什么在这个世界中,我们会产生这样的感觉,觉得自己不存在一样。那这又是怎样的一个世界?为什么我们会有这么强的疏离感?世界怎么了?“我”作为人的个体又怎么了?
按照思想家笛卡尔所意识的存在,即“我思,故我在。”那么我想知道,女儿刷微博时,思考吗?我看电影时,思考吗?我还真有点怀疑了。
因为,微博在一秒钟之内就有成千上万条出现,哪些才是你关注的,哪些才是你思考的呢?自己会不会像一颗泡沫一样瞬间就消失?
在看电影的时候,电影演绎的都是别人的生活,看着别人的喜怒哀乐,那时,自己在哪里?
还有听音乐,常常是自觉或者不自觉地被音乐控制了自己的情绪、思想,自己的心随着音乐的节拍起舞,不是吗?
看书呢?书越来越多,书城里,整个儿让你眼花缭乱,在被淹没之前,常常随便抓一本书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然后逃之夭夭。因为要想找到自己想要的书,真是不知要累死多少的脑细胞。即使沉在那些自己喜欢的书里,那个孤独的“我”又在哪里,能从中看到自己吗,能把那些东西变成自己心灵的滋养吗?能得到非理性的情绪体验吗?

我在哪里?在一个个社交的群里?在某个圈子里?
这些问题,简直有点“天问”的意思。是不是我在琢磨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就是存在的呢?
我想,应该是。
说到存在,就会想到上个世纪欧洲最流行的存在主义。想到海德格尔,想到萨特,这些好玩深沉的老夫子。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欧洲原有的资产阶级文明在战争的灰烬中开始走向终结,宗教这一包容一切的框架也在丧失。二战后,欧洲的知识分子颓废、苦闷、彷徨找不到出路。而社会却在走向现代化,人们拥有了前所未有的各种权利、科技、文明,但也同时发现自己没有了归宿感,好像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是这个人类社会中的“外人”。人不但变得一无所有,而且变成一个支离破碎的存在物。在这种背景下,存在主义就应运而生了。
而如今当地球成了一个村的时候,我们是不是更加怀疑自己的存在感了呢?我想答案是肯定的。尽管很多人拥有了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一切,可骨子里还是觉得一无所有,无枝可依,因此而焦虑,烦躁,没有安全感。无论是草根,还是那些富翁。草根在不断地跳槽,富豪在想办法从这个国家迁到那个国家。
为什么这些年,这么多人走向宗教,有目不识丁的农妇、走卒,还有掌握着权力或技术的各路精英。宗教一下子成了很多人裹在身上的外衣,好像只有在宗教的护佑中才能找到自己。有的人渐渐地会明白,“卖糕的”,不在天上,而在自己心中;有的人,一辈子也没搞懂,为什么看不见自己膜拜的神。

刚读到一句话,印度哲学家克里希那穆提认为,人们读书、娱乐、交友、恋爱、结婚、宗教、信仰、工作、活动、兴趣、爱好、权力与金钱欲望都是为了分心。分什么心?分孤独的心,怕自己无事可干而感觉到孤独,怕由孤独感引发莫名的焦虑、恐慌与不安。
是啊,我们总要制造一定的关系,编织一定的网络我们不是在考场,就是在工场;不是在官场,就是在人场;不是在商场,就是在战场;不是在赌场,就是在酒场,不是在情场,就是在气场……最后,不是在火葬场,就是在去往火葬场的路上。无论怎样,好像“不在现场”,我们就被这个世界遗弃了,不存在了。
这么说来,我们还是无法跟自己相处。当一个人的时候,无法悦纳自己;当一群人的时候,无法保持自己的独立,无法跟自己交流,非得把自己像纸片般撕得支零破碎,撒得到处都是才行。比如在网上,啥事都义愤填膺地插一杠子,好像不如此,这一天就没过似的;比如旅游,到一个景点,非得刻上“到此一游”,非得要以此为背景留一张影,非得要制造点什么动静,好像不如此,自己就没来过这个地方。这都是因为自己没有能力,没有足够的知识储备,没有与之相拥的激情,也没有耐心跟这些自然、风物、历史、事件进行心灵的对话,因而产生极度的惶恐造成的。

人人说孤独,可是又有几人是真的孤独呢?又有几人能得心应手地驾驭不期而至的孤独呢?又有几人能跟自己的孤独讲和呢?特别在这个愈来愈碎片化的世界。孤独无罪,罪过的是不懂得孤独是驱使人上升的最好的手段。有没有人思考过:
当我不在现实中,或不在想象中,我在何处?







  评论这张
 
阅读(465)| 评论(4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