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日子  

2013-03-30 22:06:33|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华




日子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忽然想起过去看的一个纪录片《母亲在路上》,其中有一个细节我记忆特别深刻:刘少奇的女儿刘潇潇问母亲王光美,妈妈你天天都那么乐观热情,难道没有更年期的烦恼吗?王光美回答:“我在监狱的第一天正好来例假,因为太害怕了,它只来了一天就再也没有来过,因此我的更年期在一夜之间就结束了。”
王光美,那么高贵的女人,在监狱里待了整整12年,那该是怎样刻骨的日子啊!
也许,有些痛不足为外人道也,只在自己身上,心里。

午后,伏在落地窗的护栏上,望着起伏的山峦,不知怎么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还是几个月前,看着它层林尽染,看着它满山苍黑,看着它白雪皑皑,现在,看着它一点点又苏醒过来,翠微初露,不久之后,就是满眼绿色,进入到又一个轮回。多好啊!
可是人呢?人老了之后,就再也不能转身,无论你有多大能耐,你怎么挣扎。
又到清明,看到那些远远近近返青的树木,想起早已化作尘烟的父母,这世界一下子变得雾蒙蒙的。

一个冬天,身体虚了,修养了一段时间。身体不自在的时候,就特别想家,想父母,想给母亲说点什么。
想起母亲,不知道像我这么大的时候,她是怎么熬过来的。那么多孩子,那么多家务,那么多地里的活计,都要一个人做,身体走下坡路了,可是山还得自己扛着。北方,那么冷的冬天,那时母亲几乎没穿过棉袄,她总说穿不住,我就没看见她闲着过。
我们一个个离开老家,母亲从来没阻止过谁,也没有抱怨过什么。我不知道我们走后的那些日子她是怎么过的。
只是在她临终前的一个上午,在院子里,在很好的太阳下,她跟我说:你看你四婶家的两个闺女多好,都嫁到临近庄上,想娘了,抬腿就来了。你看你们几个,一个比一个远。
是啊,那么远,就像现在,想娘了,怎么办。面向远方,大山挡住了视线,可是挡不住心里的痛,挡不住一双泪眼。

俗话说,不养儿不知父母恩。女儿今天交了毕业论文,眼看就要毕业了。明年就要离开我跟前了,而且要比我离开我母亲远得多得多。有点高兴,也有点失落。
我常常想,母亲过的那些个日子,换了我,该怎么挨过去,仅仅挂心孩子这一项,就够我受了。有道是瓜儿离不开秧,可我们却早早地都离开了。
有孩子后,觉得自己就像个挑夫,前面是父母,后面是儿女。只是“娘疼儿,长江水;儿疼娘,扁担长。”
忽然某一天,前头一下子空了;而后面,却重重地落在了地上:孩子好像一下子长大成人了。没觉得自己跟过去有多少的变化,依然没心没肺,但是看着孩子,才知道,自己真的不年轻了。这时也才体会到,为人父母的苦与乐。
母亲说,过日子,图的就是一辈辈的人烟儿;有时候得葛宁眼过,有时候得挣命过。
母亲的话,我信!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