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倔强的乡愁  

2013-03-17 18:50:54|  分类: 光影深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华


倔强的乡愁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乡愁》剧照

今天下午,看了苏联导演安德烈·塔尔可夫斯基的电影《乡愁》。看这部电影完全是被“乡愁”两个字吸引,之前并不知道是讲什么的。
在中国人的眼里乡愁往往忧伤而美好,看看余光中和席慕容的诗歌就知道。而在苏联导演的眼里,乡愁却阴郁而令人窒息。
有时候我们不得不离开故乡,离开之后又忍不住一再地回头,找不到前路,找不到希望,也回不到原点。即使有了很好的归宿,乡愁依然会萦绕心间。我相信,这不是哪一个人的感觉,这几乎是人类共有的一种悖谬的感觉。
在这部电影中,诗人安德烈在美丽的女翻译尤金尼亚的陪同下,在意大利寻访一位十八世纪俄国作曲家索诺可夫斯基的生平素材,准备为他作传。他们一起走访了一座乡村教堂,在一座有天然温泉的古老小镇停留。此时他遇见了疯人多米尼克,村民因为他早些年曾囚禁家人而认为他神经失常。安德烈在与其接触的过程中,却看到了多米尼克疯狂之下的深意,并被他所吸引。此时的安德烈,游走在支离破碎的现实与梦境中不能自拔。他对俄罗斯的思念、与家人的分离……种种情愫纠缠在一起,化为终生的乡愁。
乡愁之于安德列,于尤金尼亚,抑或多米尼克各不相同。 安德列眼中的乡愁是对过往的缅怀,他的家乡,他的女儿,他童年呼吸的空气…… 但他无法主宰自己。 他对自己的乡愁无可奈何,只能用诗歌照亮自己。尤金妮亚的乡愁,是找到真正的爱情。而 多米尼克眼中的乡愁是对伊甸园的向往,就像我们千百年来对于桃花源的向往一样。

《乡愁》是前苏联导演安德烈·塔尔可夫斯基的作品,当时塔尔可夫斯基因为其作品在苏联国内广受非议而被迫离开祖国,来到意大利。片中诗人安德烈的追寻,其实很大程度上应该是导演自我的追寻。在这部影片中,导演对祖国表达了一种复杂而深刻的感情。一方面,俄罗斯是他无比深爱的祖国,另一方面,强大而专制的意识形态将导演的艺术创作压缩在一个窒息的空间里。电影中有很多这样的象征水池,古剧场的废墟,林立的廊柱,干涸的温泉澡堂,绵绵的阴雨等等,人生存期间,是那样的孤独、无助、晦暗、压抑。
在自己的祖国,安德烈·塔尔可夫斯基得不到认同,看不到希望。为了保留自己的艺术个性,为了自由的表达,他只能选择离开,而离开之后,又不得不面对由于那种根深蒂固的对故乡的眷恋之情而引发的痛苦。在这种无法摆脱的痛苦的消磨下,在别人的屋檐下,生活逐渐失去意义。希望究竟是什么?它在哪里?这是贯穿《乡愁》的疑问。
这样的电影有些沉闷,意象有些晦涩,很显然不会吸引人,特别是现在的人,大家没有耐心,也不愿意去想,更愿意被娱乐。

影片末尾,疯子多米尼克爬上了高高的雕塑,站在马背上,对着市民演讲,这一段非常震撼人心。他声色俱厉地说:
“当我不在现实中,或不在想象中,我在何处?
这是我的新契约,夜是需要光明的,八月需要下雪,伟大的东西消亡,渺小的有活路。
社会需要再次的团结起来,不是如现在般分裂。
看看大自然就会明白,生命很简单,我们应回到我们的来处,回到我们走错方向的那一点,我们要回到生命的基点。不要弄脏水源。
这是个什么世界啊,如要一个疯子告诉你,你们一定会为自己羞愧!”
看到这里,让我想起了鲁迅先生的小说《狂人日记》。狂人,疯子,有的时候,才是真正清醒的那一个,只是不为人所理解,不为世俗所容而已。电影中的多米尼克,最后点上汽油自焚了。而小说中的狂人“救救孩子”的呐喊,一定还回荡在我们的心中。多米尼克的质问,难道没有触及我们的灵魂。联系当今我们所处的被污染的分崩离析的世界,我们面目全非的故乡,我们难道不为自己感到羞愧吗?我们还能回到我们精神的故乡吗?

《乡愁》这部电影拍摄于1983年,看到这个年份,一下子让我想起过去读过的一本书乔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乡愁》表现的是个人看不到希望的迷茫和痛苦,而《一九八四》写的是当人们虚幻地以为看到了世界的希望时,却走向了一条极其危险的路。小说中的温斯顿之所以是温斯顿,之所以不同于其他人,是因为他有思想,在那样的集权氛围下,他为自己偷偷地保留了一点思想的权利。最终他却投降了,放弃了这种权利,同流合污了。“他战胜了自己。他热爱老大哥。”成了跟其他人在思想上保持一致的人。其实思想一致,和没有思想又有多少的区别。
没有思想,也就没有“乡愁”,就不会去考虑个人,更不会去考虑家国的命运。没有现实中的故乡,也没有虚幻的乌托邦。
“我们已将世界带入了堕落的边缘”,这是电影中的一句话,难道还不够振聋发聩吗?面对诗人手中小心呵护的蜡烛,我们怎能不深受触动呢!人生是一场盛宴,而你我可能不过是这场盛宴中被点燃的那支蜡烛。
前苏联早就解体了,而在它解体之前,出走的塔尔可夫斯基们已经在思考,出路在哪里,希望在哪里,已经乡愁无边了。
时间早就证明,这个世界真正的王者,不是那些拥有杀伤性武器或者至高无上权力的人,而是那些有思想的人。有这样的人在,“乡愁”就永远在,如野草一般,野火烧不尽。只有他们,才能引领人类回到或者找到属于自己的那片净土。




  评论这张
 
阅读(433)| 评论(3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