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悠悠草木情  

2013-11-08 16:31:23|  分类: 草木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图/邵颖华


悠悠草木情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烟雨.青檀)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伤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空中飞扬;一半散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喜欢三毛,也喜欢三毛这句话。
三毛要做一棵树,不依靠不寻找;而我也要做一棵树,却一直在寻找,寻找那些有茂盛的草木情怀的人。
为什么树对万物之灵长的人类会有这么大的吸引力,甚至使人来生愿意放弃自身高贵的属性?
退一步说,我们真的懂得那些树吗?真的理解自己为什么要成为一棵树吗?这很值得人深思。
中国有着几千年的农耕文明史,我们的祖先对草木有着与生俱来的亲近感,对它们极尽热爱与珍惜。孟子曾劝诫梁惠王说:“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古时候,到处都是森林,但是树木依然是不可以乱砍滥伐的。
读读《诗经》你就会知道,在中国诗歌源头氤氲着浓郁的草木气息。草木既有自然之美,又具有人文之美。看看诗文中常见的这些词语:杨柳依依,桃之夭夭;松柏森森,蒹葭苍苍梨花带雨,梧桐引凤;雨打芭蕉,风过海棠。春兰吐芬,秋桂逸香;寒梅傲雪,金菊凌霜梅树奇崛,修竹劲节。阔叶盖,细叶针;大树参天,芳草茵茵。多美呢!
草木荣枯,花开花落,最容易使人动心见性,触景生情。人的心灵世界,常常通过这些草木清晰地折射出来。
记得散文家王开岭在一篇文章中说,“草木深深,福佑其中;花果累累,生之有养。”草木为我们无论在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提供了深厚的滋养。人们自然地生在其中,乐在其中。据台湾学者潘富俊统计,《诗经》中葳蕤的草木就有160种之多。《诗经》的编者孔子告诫弟子们要“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不可以生于其间却熟视无睹、莫名其妙。《诗经》如源头活水,后代诗文大家屈原、陶潜、李白、杜甫、苏轼、张岱、李渔、袁枚等等,不惜笔墨讴歌草木,托物抒情,大概滥觞于此吧。
人们在认识自然和改造自然的过程中,对所接触到的千姿百态的植物,逐渐产生了好感和美感,并有意识地去亲近、感知和欣赏。因此,山水、田园、草木审美的观念也随之萌生,甚至产生了树木崇拜。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诗经》中这些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句子,却美得让人无法用语言去形容。有人评价《诗经》是“美人如诗,草木如织”。我以为草木不仅仅如织,更如诗,如美人呢。
这在《离骚》中表现最为明显。“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汩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 ……” 屈原把秋兰、薜荔、汀芷、芰荷、蕙荃、木兰、申椒、菌桂等木,作为美好事物的象征,使全诗都充溢着绚烂芬芳的审美意趣,散发着迷人的艺术魅力。
“林间松韵,石上泉声,静里听来,识天地自然鸣佩;草际烟光,水心云影,闲中观去,见乾坤最上文章。”这是明代还初道人洪应明在他编著的《菜根谭》里的一段话,真是温润清澈,得天地之精华。其幽美意境,让人无限向往。
现代诗人徐志摩最脍炙人口的诗篇《再别康桥》写道:“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  来;我轻轻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里荡漾。”诗人把那河畔的“金柳”当作人来看待,甚至比拟成夕阳下那美丽的婀娜多姿的新娘,浪漫至极。
“我要扶住你,大地。我醉了,我是醉了。我称山为兄弟,水为姐妹,树林是情人。”这是海子在《醉卧故乡》中的心灵独白。他把山水当做自己的兄弟姊妹,而把树林当成了自己的情人。谁都知道,一个天才诗人的情人不是那么好当的,就像谢烨、英儿之于顾城。但是诗人却独独钟情于那些看似平常却健康、朴素、生机勃勃的树木。这很容易让我们想到宋代那个居西湖孤山,梅妻鹤子,归隐于林泉,一生孤芳自赏的诗人林和靖
想到这些诗人,就想起那些穿越千百年依然鲜活在我们心中且透着草木气息的诗句:

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春秋)《诗经.大雅.卷阿》

余既滋兰之九畹,又树蕙之百亩。(战国)屈原《离骚》 

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晋)陶渊明《归去来兮辞》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唐)孟浩然:《过故人庄》)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唐)崔颢 《黄鹤楼 

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唐·李白《秋登宣城谢朓北楼》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唐)杜甫《春望》

衰草凄凄一径通,丹枫索索满林红。(金)董解元《西厢记》卷六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清)高鼎《村居》

……

我们在这些古典诗词中感受万物的鲜活,感受四季的轮回,在葱茏的草木中,在默默地感动中,寄放自己在水泥丛林中日渐坚硬的心灵,似乎也就找到了灵魂的栖园。


明代隐士陈继儒说过:“古之君子,行无友,则友松竹;居无友,则友云山。余无友,则友古之友松竹、友云山者。”想想这名士陈继儒,以古人中之高洁者为友,实在是交友捷径。

现实生活中,有草木情怀者鲜见,整天沉溺于酒场、赌场、官场的倒是常见。幸运的是我找到了热爱草木、乐于植树种草,并且愿意分享其草木情怀的友人。此生的欢喜,时刻切记,时时珍惜。

试想,如果一个当权者没有草木情怀,不懂得保护自然,不懂得天人合一,那么我们只能等着遭天谴!君不见神农架五处耸立的山峰被削平,变成了机场;云南的原始森林被砍伐,变成了荒山秃岭白洋淀的千亩芦苇湿地被铲除,要盖楼堂馆所;三北防护林无人管护,大片的死去;呼伦贝尔大草原过度挖煤,坑洼和地陷密布,污水、垃圾遍野……

东北告急,华北告急,沙尘、雾霾严相逼;江南也紧随其后……污染物甚至漂洋过海到了日韩。

我们常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其实,很多时候,我们远远不如草木有情。如果我们爱草木,它们会加倍地爱我们。它们生命的每一刻,都会给我们布施恩泽,给我们启迪。走进自然,其实是走进我们自己;热爱草木,何尝不是热爱的我们自己。

近几日,我在微信上看到有关草木的短章,很是感慨:
董奉与杏林
  三国时东吴名医董奉医术高明,乐善好施。董奉隐居庐山期间,为贫苦百姓看病,从来不取分文,只要求病人病愈后按病情轻重,在他住所前后种杏树,重病者栽五株,轻病者栽一株。几年光阴,他的房前屋后竟有十万余株杏树。每当杏熟,董奉用来换谷米救济贫民,人们称这片杏林为“董仙杏林”,后人遂以“誉满杏林”称颂医家。
诸葛亮与桑树
  为建立蜀国立下汗马功劳的诸葛亮,在病危时给后主刘禅的遗书上写道:“臣家有桑八百株,子孙衣食,自可足用。”他把自己栽种的八百株桑树作为子女生活费的来源,为子女生活作长久安排。一代名相,两袖清风,死后留给子孙的唯有自己栽种的桑树,令人不胜感慨。
文成公主思乡植柳
  唐代文成公主远嫁西藏松赞干布,特地从长安带去柳树苗种,植于拉萨大朝寺周围,以表达对柳树成阴的故乡的思念。因此,这些树被称为“唐柳”或“公主柳”,现在已成为藏汉友好交往的历史见证。

瞧瞧,这些可爱的古人都在做什么,我们在做什么!
培养一点草木情怀吧,我们每个人会活得更像一个人。



悠悠草木情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烟雨.棣棠)


  评论这张
 
阅读(854)| 评论(5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