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对生命的目送  

2013-11-17 10:21:43|  分类: 栏杆拍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华

 
 
 
对生命的目送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晨起读《目送》,书中的有些单篇过去读过,再读,感动依然瞬间就到达心底,折射回来的不再是龙应台对父母对儿子对友人对家对故土对故国的揪心的疼,而是我的生命中的种种细节,如见了露水就活转过来的野草,又开始绿绿的,润润的。
         其实我原来不喜欢龙应台,在读了她的坦率得近乎“痛楚”的《亲爱的安德烈》之前。过去接触过她的文字,不觉得她是一个女人,总觉得她横眉冷对,寒气逼人,一派凛然,如拿着刀剑正对着仇人般怒目而视。
        去年买了她写的《亲爱的安德烈》,作为母亲的龙应台在我这里,慢慢地变得温柔起来,我甚至可以找到与自己精神的共振点。读她的这些文字,心里如风吹麦浪一般,温柔和煦婉转。因为当时我的儿子也就要18岁了,我有着跟龙应台一样的喜悦,一样的骄傲,一样的烦恼。她是跟儿子以通信的方式来完成这本书的。我读了半截就觉得有必要让儿子读一下,龙应台与儿子截然不同的经历、老少思想的碰撞等等,都可以作为我们母子 的一面镜子。我们都可以借此换位思考一下,如何安全地、健康地度过儿子的青春期。我在办公室读,把自己的感想写在书的边白上;读完送给儿子,儿子在学校读,也把自己的心得记在书上。娘儿俩就这样笔谈,虽然很多观点并不一致,但是我看到还是很开心。特别儿子在书口上写的"谢谢妈妈",我还清晰地记得。
         《目送》这本书却无法跟儿子这样一起读,这是一本生死笔记,书中的六十八篇散文,写父亲的逝、母亲的老、儿子的离、朋友的牵挂、兄弟的携手共行,写自己对童年对老家对传统对故国的疏离,写失败和脆弱、失落和放手,写缠绵不舍和绝然的虚无。人到中年的我看了,念念在心,文字幽微、深邃,如烛光冷照,忧伤而美丽。想到儿子还太年轻,一些人事要等他亲历之后,再来读,也许就不一样了。
        我曾经目送一个个背影在自己眼前消失,那一个个我爱的人,我爱的事物,我爱的地方……在目送他(它)们远去的过程中,我也在泪水和疼痛中长大,从青葱少年,到霜雪渐染,也"目送"着自己,成为自己的一个背影。
        因为有着刻骨的经历,所以特别珍惜现在拥有的。就像龙应台在《你来看此花时》时所写: “每一个被我‘看见’的瞬间刹那,都被我采下,而采下的每一个当时,我都感受到一种‘美’的逼迫,因为每一个当时,都稍纵即逝;稍纵,即逝。”
        不知从何时起,我会深情地凝望每一次日出,我会留恋每一次日落;我会静静地等着一朵花开,我会默默地收藏落花的残英;我会向往每一次远行,我也会欢喜每一次归来;我会珍惜每一次相聚的温暖,我也会牵挂分别后对方心底的凄恻;我会像素昔一样热爱每一个春天,也慢慢学会欣赏清秋的静美;学会了沉淀,学会了宽容,学会了分享,也学会了独处……
        人到了一定年龄就会看得开了。龙应台的写作境界也逐渐转往人生的深沉,不再像年轻时那样刻薄如刀。之所以认为她过于犀利甚至有点冷酷,其实是我们没有站在她的角度,没有她那样切身的漂泊者的感受。在台湾她是外省人,在香港她是台湾人,在德国她是中国人,在中国大陆他父母出生的地方,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人。这不是她一个人身上才有的惶惑与悲情,是几百万逃去台湾的人的后代普遍有的归属难题。目送,送别的是什么呢,很多是超出我们大陆人的情怀的,她的视野很显然比我们宽阔得多。看到她,我脑子里总会蹦出来一个词来:地球人。
        现在读她的文字几乎篇篇入心,有时让你会心一笑,有时让你瞬间泪崩,比如《魂归》中的这段文字,写龙应台在议会开会时接到父亲电话时的情景:这时候,电话响起,一把抢过听筒,以为十万火急的数据已经送到,你急促不耐几近凶悍地说“喂”──那一头,却是他悠悠的湖南乡音说:“女儿啊,我是爸爸──”慢条斯理的,是那种要细细跟你聊一整个下午倾诉的语调,你像恶狗一样对着话筒吠出一声短促的“怎么样,有事吗?”他被吓了回去,语无伦次地说:“这个──这个礼拜天──可不可以──我是说……”  
        很多美好,逝去了,就再也不回来。每每想起,便只剩下切肤的痛,甚至悔。但是毕竟曾经美好过,不是吗?作者说:“很难说,每个人,来到‘花’前,都看见不一样的东西,都得到不一样的‘明白’。”是的,有的人混混一生,也只是活过而已;有的人活着活着,就知道为什么而活了,且活得越来越纯粹。
        在路上, 曾经相信的,怀疑过;曾经拥有的的,失去过;曾经爱的,至今还爱着。“但是面对时间,你会发现,相信或不相信都不算什么了。”
       如果秋是春的背影,此刻我正目送它的远去,那么,写过的这些文字,也将成为我生命的背影吧,也是对自我生命的目送。 



  评论这张
 
阅读(406)| 评论(6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