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每个领域的人做好自己的事都是在推动社会   

2013-11-16 11:42:52|  分类: 栏杆拍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个领域的人做好自己的事都是在推动社会”——留言(第十五期)
2013-11-16 文汇笔会

每个领域的人做好自己的事都是在推动社会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陈平原《作为一种“农活儿”的文学教育》

刘毅
农活也可以机械化,规模化。我觉得文学教育如传授武功,可以通过口诀,图文,影视等方式传授给许多人,但真正得其真传成为高手的总不出身边亲近的几个徒儿。

水水水
农业也已不是当时那番模样了,教育呢?不过,沙龙式的教学结合瀑布式的沙龙间结构,也许能找到“质”与“量”间的平衡点。

深呼吸
读了平原君的文章,谈点自己的感受。现在的教师的课堂教学,过于依赖多媒体,而忽视了师生间的双边活动,交流。我在乡村任教10年,在教学基本功上下了很大功夫,板书,普通话,教案,甚至教学环节的设计等等,都要花气力。要了解你学生的个性,优点,缺点,要懂得并擅长赞美。网络课程肯定无法替代传统教学。没有情感的教育注定是失败的。

宋炯明
网络让我们如此亲密!网络让我们如此疏离!赞同陈先生的看法,更能理解他的担忧。但网络挟裹着人类社会朝前走的力量,并没看到有丝毫减弱。陈先生把文学教育比作“农活儿”,确有道理,可君不见,农业正浩浩荡荡“机械化”,甚至“智能化”。将来,咱可以拿啥来作比喻呢?

邵燕祥《你还仰望院士吗》

深呼吸
以前仰望,现在不仰望啦。

刘毅
现在需要仰望检察官:2300万流向哪里去了?

blwfzn
从来不仰望这仰望那,每个领域的人做好自己的事都是在推动社会,并不是只有菁英在推动。

吴玫
邵老的长文,让读者我的心一点一点凉下来。

邵颖华
现在看来,别说院士,有多少人的职称评定没有作过弊,没有托关系走后门?制度、规则制订有漏洞,怪不得人钻。得正本清源才是。知识分子在一次次被评定的过程中心灵逐渐扭曲,这才是该警醒的。


向邵先生致敬!

H.Zheng
看了文章,又想起了老一辈的院士张香桐,有一次我去拜访他,当时我是一名普通大学生,在他的办公室交谈。这时秘书进来说有市委的领导来拜访他,张先生回答说:我这里有客人,让他们多等一会。当时很感动,看到老科学家不仅踏实地做学问,更有着知识分子的不谄媚的傲骨。现在中国科学界不仅缺少严谨的科学态度,更缺乏堂堂正直的人文精神。

舒飞廉《水杉记》

米丝
自然物种的命运和中华民族的命运融汇在一起。嘉树如此,希望我们这些正在书写历史的人在她们面前扪心自问,不觉得惭愧。


1946年胡与助手傅书遐查阅文献才鉴定明确水杉。之前1941年日本古植物学家三木茂根据化石植物建立了古植物属Metasequoia。胡傅依此鉴定明确,后胡郑才联名于1948年正式发表。也就是说,日本人根据化石即建立此属,而中国人见到水杉,再鉴定,所以称发现了活化石。水杉的植物分类非中国人。可是为什么几乎所有文章都热衷于“惊世发现”而不写发现鉴定过程呢。科学无国界,在学习他国,或多国合作上,中国也不例外。——我不反对写中国悲情的南渡,写知识分子救亡的不死信心,我也不能说自己很明白那些历史。但因恰好接触过一点点中国植物学研究的发展,接触过一些档案,因此发感:我们不知道的太多。

刘毅
杭州常见的水杉原来有这么神奇的来历,这么好听的故事。西南有嘉木,飞廉善记述。

?蒋小miu?
去年自驾经过沪渝高速,湖北境内路边山坡上曾见一片片水杉林,今日才知寻常之物不寻常,长知识了。

马申
更加珍爱用心保护那些能够发现这个世界的眼睛。

张蛰
舒飞廉的文章,说不出的舒服,他让我们有一种记忆的回归。这篇文章,语文老师会有别样的会心一笑。

自称老宓的小宓
正如电影《失落的世界》,或更早诸如儒勒?凡尔纳《地心游记》那类号称“科幻”、实际寄托“理想”的作品所示:只要地球、人类,此“纪”未了,那么不少失踪、“灭绝”的东西应当尚存,剩下的问题只是Ta、Ta们在何时、何地被人“找到”。水杉可以,一切曾生息在这星球上的物种无不可能;因此由“人”、“人类”而生的“人性”当亦可。否则禀君、干铎、舒飞廉、我们,有什么可“激动”的呢?

邵颖华
舒先生有茂盛的草木情怀,才会有如此蕴涵丰富的美文吧。草木无论在物质还是精神上都给我们提供了深厚的滋养,更何况这比我们人类历史要久远得多的水杉呢。水杉高大秀颀,超拔脱俗,更容易令我们心生爱恋,甚至敬仰。陶渊明独爱菊,舒先生独爱水杉,见水杉可知先生心性啊。


《水杉记》很值得一看。我想起我母亲的一段往事。新河镇老家后院有她手植的三十余棵水杉,我们常年在外,隔壁邻居也是二姨表的親戚,为拓展自己的住房私自砍伐了这批已种植十多年的水杉,一年母亲回老家探望,见此情景,怒而恸,流了一个晚上的泪。每每想起我家伏夏清翠、深秋暮紫的水杉,此情挥之难去。

叶扬:《诗画合璧的威廉·布莱克》《伯姆与〈猎人笔记〉》

微星
屠格涅夫对自然风光和农村各阶层人物的描写真实、准确,还带着浓郁的诗意。尤其《猎人笔记》,是她那富有音乐性的语言,把我带进俄罗斯文学的天地,并从此结下了不解之缘。感谢叶扬提供了霍尔和卡里瑞奇一章的黑色剪影图,让几十年前即将淡忘的阅读的记忆重新复活了。很喜欢这种短小精悍的笔会专栏文章,如“经典与画”。

邵颖华
题目是《伯姆与<猎人笔记>》,但到最后才出现伯姆其人,且只是泛泛介绍。实在看不出二者有什么紧密联系。叶先生的随笔作为一般欧洲文艺常识普及,还好。

自称老宓的小宓
《猎人笔记》是近代俄罗斯文学宫殿大门中传出的最美妙的、不绝于耳的交响诗篇章??屠格涅夫温文尔雅、自然而然、不着痕迹地引领朝拜者登堂入室,去一一领略托尔斯泰、契诃夫 、莱蒙托夫乃至高尔基等艺术殿堂瑰丽各异的陈设的讲解;令人不能忘情的是,所有读者都有欲罢不能地反复翻开《猎人笔记》嗅闻俄罗斯草原淸香的记忆……

绮梦
艺术家果真都有一半疯子的基因,顾城是否也算?

吴玫
伯姆为《猎人笔记》作的插图太美了,就是我记忆中的《猎人笔记》。叶扬先生图文并茂的文章,喜欢呵,在读过人文版插图版的《小城畸人》后更有这样的感叹:给书籍相得益彰的插图吧。

贺友直长卷《前事莫忘》

微星
上海人怕是没有不知道贺友直的,贺先生真正堪称上海一宝。他的可贵在于勤奋、正直,他用眼和心来感受世态炎凉,他用手和笔来反应真实历史;他的画不故弄玄虚人人都懂,但却反应了画家举重若轻的深刻含意。难怪冯其庸先生见此长卷会如此动容了。

米丝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说不上什么“乐观通达”,苟且偷生而已。画家不过忠实地记录了铁蹄下的人生百态。看到这样的记录,让人更觉悲凉。

吴方胜
不知贺老先生是否在长卷上给自已留下一袭身影。

深呼吸
不仅是前事莫忘,不该忘的都不应该忘。总是遗忘,这个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关于笔会
小洋芋
阅读文汇的文章是唯一能让我在纷繁世事中清醒思考的良方。而更为重要的是,这些文字会象莫扎特的音乐一样,足以温暖每个孤岛心灵。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