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中国最可爱的两个男人  

2013-01-11 10:47:51|  分类: 栏杆拍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华 


 
       今读林语堂《人生的盛宴》,觉文字间趣味横生。其中妙处实在得之于有趣味之人生。黄山谷说过,三日不读书,便觉语言无味,面目可憎。更何况不读书!
       其实我倒觉得很多读书人读了很多书,面目依然可憎。皆因死读书,顽固不化,生而无趣。
       现实生活中,很多人每天两点一线,或者三点一线。眼睛大睁,却对周遭熟视无睹;有心不大,眼下的事体都难以拎清。时光如水,徒然老去。走在街上,打眼一看,有多少男人眉目之间是舒展的?你会发现,大都面无表情。
       有的人会说,完全是迫于生活的压力。你的压力有多大,到面临杀头的绝境了吗?很显然没有吧。
       中国有最可敬的男人,而且很多;但是也有可敬又可爱的男人,可能很少。
       我以为最可爱的,古人要数金圣叹,今人要数瞿秋白。   
     
  中国最可爱的两个男人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明末清初的金圣叹(1608年-1661年),“为人倜傥高奇,俯视一切。好饮酒,善衡文,评书议论皆发前人所未发”。他恃才狂放,绝意仕进,以读书著述为乐。时年苏州府吴县县令任维初刚一到任,便严刑苛法,追逼钱粮,激起民怨,爆发了反贪游行。金圣叹与一百多秀才前往孔庙,嚎哭不已,向至圣先师哭诉,发泄胸中愤懑,并向巡抚朱国治呈揭帖告发县令。场面悲壮。谁知朱、任二人沆瀣一气,逮捕了金圣叹等18人,反告秀才们抗纳兵饷,鸣钟击鼓,聚众倡乱,震惊先帝之灵。被朝廷处“斩立决”,妻子家产籍没。
       刑场就在今天南京城南的三山街闹市区。金圣叹的两个儿子梨儿、莲子望着即将永诀的慈父,泪如泉涌。金圣叹为了安慰儿子,说:“哭有何用,来,我出个对联你来对。”于是吟出了上联“莲子心中苦”,儿子跪在地上更是哭得肝胆欲裂。他稍思索说:“起来吧,别哭了,我替你对下联,‘梨儿腹内酸’。”旁听者无不为之动容,黯然神伤。“莲”,怜也;“梨”,离也。生死诀别,一语双关,撼人心魄。
       临刑前一天,金圣叹叫来狱卒说“有要事相告”。狱卒以为大师会透露出传世宝物的秘密或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拿来笔墨伺候大师。但没想到死到临头的金圣叹指着狱卒给的饭菜说:“花生米与豆干同嚼,大有核桃之滋味。得此一技传矣,死而无憾也!”
       次日,刀起头落,从金圣叹耳朵里滚出两个纸团,刽子手疑惑地打开一看:一个是“好”字,另一个字是“疼”。
       
中国最可爱的两个男人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现代中国革命史上,许多仁人志士为了信仰抛下了头颅,他们确实可敬,但是在烟雨心中最可敬又可爱的革命者是瞿秋白。
        第一次国共合作以后,白色恐怖笼罩着上海,英法租界巡捕房下令通缉瞿秋白(1899-1935),并且搜查了他的住所和他任教的上海大学。
       而就在这一时期,杨之华走进了瞿秋白的生命,她早年投身上海的工人运动和妇女运动,经瞿秋白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两人在共同的革命生涯中,相互理解,逐渐燃起了爱的火花。
      但是杨之华已经结过婚,而且生过一个女儿独伊,她和丈夫沈剑龙婚姻已濒临破裂。
       一次,杨之华回浙江萧山老家,准备与沈剑龙离婚。瞿秋白要求与她同去,一起面对。舟船劳顿,到了萧山,没想到,两个也是情敌的男人,都能心平气和,不仅没有为离婚、结婚闹得不可开交,他们居然还一见如故,谈得很投入。
       回到上海不久,瞿秋白和杨之华正式结婚,他们的婚事在朋友间被传为美谈。
       更令人没想到的是,上海《民国日报》连续三天刊登了三则启事。第一则,杨之华、沈剑龙启事,自1924年11月18日起,我们正式脱离恋爱的关系;第二则,瞿秋白、杨之华启事,自1924年11月18日起,我们正式结合恋爱的关系;第三则,沈剑龙、瞿秋白启事,自1924年11月18日起,我们正式结合朋友的关系。
       1935年,红军长征之后,瞿秋白被中央要求留在瑞金。后来瞿秋白在向香港转移途中,在福建省长汀县被俘,关入上杭监狱。由于叛徒指认,身份被识破。在被押期间,瞿秋白写下了《多余的话》,表达其由文人从政曲折的心路历程。在狱中,经轮番劝降无效,蒋介石亲自下令就地枪决。6月18日晨,瞿秋白写完绝笔诗,神态自若缓步走出囚室,到中山公园凉亭前拍照,留下最后的风采。用毕酒菜,走向刑场,沿途唱着俄文歌曲。到达罗汉岭,他选好一草坡坐下,对刽子手微笑点头说:“此地甚好!”饮弹洒血,从容就义。

        这两个人,在我看来都是男人中的极品。可敬吗?绝对可敬。都是有大学问的人,都是心怀苍生并为了苍生而抛头颅的人。但是这两个人,以及这两个人对于人生的态度,却是可爱至极。即使濒临绝境,也能保有一颗从容的心,一颗赤子之心。
        在我的眼里,可爱的女人背后一定有包容她们一切的男人。而可爱的男人却很难被他所处的社会所容,最后非得置他们于死地而后快。真是岂有此理!   


     

  评论这张
 
阅读(743)| 评论(4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