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长在心坎儿上的树  

2012-09-03 08:12:58|  分类: 屐痕处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图/邵颖华

 

那些树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梓树(大同华严寺)

 

知道这是什么树吗?不知道。这是梓树。梓树?没见过。哦,想起来了,在清凉山上见过,只是比这高大,也没有这些小辫子啊。对,那是在春天。

这是我和大哥在大同华严寺里的一段对话。

看到梓树,自然会想起梓里,想起桑梓。

“江南出楠梓”,楠木难觅踪影,梓树也很少见。桑树也不多见。比较常见的是那些桑条,养蚕用的。

而在我老家,西南地里有一片桑叉行(林子)。那些比我的胳膊还要细一点的桑树,多被人工修成了叉子的形状,也就一人来高。一根树干,上面齐齐地留三股向上的枝杈,左右两股折弯。一旦长成,就被砍做桑叉子,挑庄稼用。有的,不够材料,就让它们自然生长着。

那里可是孩子们的乐园。桑葚子,我们能吃上好久的。青的,红的,紫的,黑的,每天都有熟了的。年纪小的,爬上去,就在树上吃个够。个子高的,伸手就够得到。每个人一手一脸,红一块,紫一块,像从染坊里出来似的。回家的时候,怕挨骂,就在树行东头的河沟里胡乱洗把脸,那颜色却不容易洗掉,每个人都呲着蓄紫烂青的小牙,嘻笑着。

不知道那片桑林还有没有。离那片桑林不远,便是父母的埋骨地了。

 

那些树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山楂(榆次老树庄园)

这是山楂,这是皂角树,这是苹果树。在华严寺,大哥为我介绍着那些树。想起,在他工作的地方,有那么多树,在他的目光里,茂盛着。

皂角树,也叫皂荚树,只停留在我少时读鲁迅《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的印象,从没有亲见。“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云雀)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多令人向往的地方。很多年前,去绍兴,去了百草园,菜畦还在,残垣还在,只是没有了那高大的皂荚树;也许遇见了,并不相知呢。

苹果树是家乡常见的,而这山楂,却是没有见过的。

小时候,父亲去砀山那边赶集,回来肯定给我们捎来好吃的。一包焦花生,几只煎包,或者几串儿糖葫芦。

现在知道了糖葫芦是由山楂、冰糖做成的,可是那时并没有山楂的概念。因为山楂,在我们那里被叫做“酸了红子”。

那糖葫芦,特别漂亮,特别能激起孩子的食欲。裹着的冰糖也成了红色,会被一点点的吃掉,嘎吱嘎吱,几声脆响,便甜到了心底里。

那一串也就七八个山楂吧,而孩子们根本不够一人一串的,只能是你吃一口,他吃一口,一口一个,眼巴巴地望着。最后还会算计谁多吃了一个。母亲会说:别吃那么多,倒牙。呵呵,现在想,想多吃,咱可得有?

现在,只要听到山楂这名字,酸酸甜甜的感觉,好像还留在齿颊之间。

 

只是,有些树,长在地上;有些树,长在心坎儿上。此刻,我已经在想,来年,槐花开的时候……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4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