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也说出家  

2012-08-27 12:54:27|  分类: 屐痕处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图/邵颖华

 

 

 

 

也说出家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摄于云冈石窟 

 

 大概每个人在孩提时代都有过离家出走的念头,只是有的孩子付诸实施了,有的只是想想而已。

一次儿子跟我说:“要不是怕你担心,我早跑苏州去了……”

儿子到他现在的学校报到时,认识的第一个同学是苏州的,而且分在一个班,两人关系挺好。也许这是他不高兴时心向苏州的原因吧。

其实想一想自己,年少时也跟母亲发生过言辞冲突,觉得她根本不了解自己。那时何尝不想离家远一点呢,甚至越远越好,只是不知道逃往哪里。因此,高考报志愿时,终于逮到机会,东北大学、西北大学、西南政法统统塞在我的表格里……

要说离家出走,呵呵,那还真是有贼心没贼胆。高中住校一个星期,如果周末不能回家,见不到父母,自己就无法忍受了,时常想家想到哭。那时离家只有20里。

年长,有了一些阅历之后,很多东西倦了,淡了,想的不再是离家出走,而是出家。这个念头不时会冒出来。

家在杭州时,假日里,常常在梅灵路上散步。从梅家坞一直往上天竺、中天竺、灵隐寺走,每每看着溪边走过的僧尼出神。那里真的是出家修行的好地方,青山绿水,更准确的说是好山好水。虎跑泉、龙井茶,再寻一清净古寺,细细品来,再美不过。

一次先生说,弘一法师39岁出家,等他39岁也出家。当时心里一震。前几天又说,等他60多岁出家。我笑了:你出家?你根本就没有佛性,入世太深。

昨天,博友分贝先生 对我的日志《只为途中与你相见》评论道:“随处走走,能走进寺院,看来你有佛缘。后来你又走出了,指示什么呢?机缘啊!”

 说真的,看到这个评论之前,我正在想栖霞寺,那里是李香君出家的地方,想去找一找她的遗迹。想这个秋天不要再错过那里的红叶。想登上山顶,看看长江……

我时常会产生人生无意义的想法,会很消沉。昨天就是。看三岛由纪夫的《春之雪》,看到聪子放下深爱的清显遁入佛门的决绝时,心里的悲怆无法形容。晚上十点,一个人走在小街上,在婆娑的树影里,抬头看到那半个月亮,明晃晃的,暗沉的心才明媚起来。

有哲人说,当你明白了人生无意义之后,你就会好好地活着。刚一开始不懂,可是现在懂了。

每个人都需要一轮明月,特别是走在黑暗中的时候。

宗教,就是那一轮明月吧。如果我要出家,毕竟是什么都放下了。我暗暗地一个个的排除,看有没有我今天无法放下的东西。其实已经结束,已经有了结局,或者可以看到结局的都可以放下。而那些没有开始,或者刚刚开头儿,还没有真正体验的东西,才是自己放不下的。

仔细想一想,这样的,并不多。也许正因为少,才不舍。

其实,我并不信佛,只是冷眼观察。观察那些和佛教有关的人和物,把它们当做自己的一面镜子。

我一直不理解李叔同,为什么正值最好的年华,会遁入山林一去不回头呢。可是看了他的“慈悲喜舍”四个字之后,一下就全明白了。看了他的绝笔“悲欣交集”之后,就更理解他了。

弘一法师后来的书法,完全没有烟火气,没有任何繁华的迹象,没有任何技巧的执着,有的只是顺其自然,如慈悲之心下的枯水,如槁木。(吹一口仙气,就能汩汩滔滔,就能枝繁叶茂)有点像也出了家的八大山人的画,不过八大山人还是有锋芒在,看看他画的那些鱼那些鸟,你就知道了。

在云冈石窟的山堂水殿,在一建筑的左右两边各有“喜舍”两个匾额。我当时纳闷,怎么叫“喜舍”呢?因为我的思维局限在建筑这个概念上了,脑子里尽是精舍之类。可是在翻阅《汉字书法之美》这本书时,看到了李叔同“慈悲喜舍”这一条幅,恍然大悟。

《华严经》云:“常行柔和忍辱法,安住慈悲喜舍中。”大慈,大悲,大喜,大舍,清净无染。要想做到哪一样都不容易,但是唯有“舍”最难。舍,是一种心境,是没有执着、没有厌恶而平等地对待他人及任何事情。平等的态度,可以帮助我们去除偏爱和执着的功德心。很显然,这对依然嫉恶如仇、爱恨分明、喜怒易形于色的我,是无法达到的。

但是人生的悲欣交集,是有深切体会的。没有那些悲伤,那些失去,怎会有今天对一人一事、一花一木的无比珍惜呢?

出家,其实很多人并非像他们标榜的潜心向佛,而是更加走近自心罢了。自己才是这个世界最大的未知数。

很多人出家,是在自己遭遇了婚姻、事业、疾病、丧亲等的打击之后,经历了生活中无法承受之痛之后。这样的出家,完全不是对佛主动地心向往之的那种,不是真正的“舍”,而是被动地改变,其实功利心还在。康熙的老爹福临大概就是如此,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

有个很有趣的问题,在五台山,我看到了很多去朝台的居士,而又以女人居多。我当时就想,这个世界上最苦的就是这些居士了吧,还跟大哥讨论了一番。这些人既不能放下世俗的牵绊,又渴望佛家脱俗的境界。脚踏两只船,岂不是自找苦吃?瞧瞧最著名的那两个居士,青莲和东坡,就知道了。不过,倒好,不入佛门,他们可以儒释道兼修。

看起来,出家说说容易,做起来难。那就,好好地,活在当下。

 


 

 

 

 

  评论这张
 
阅读(505)| 评论(9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