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读书馆  

2012-05-22 16:40:39|  分类: 滴水藏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华

 

早几天看了一篇文章《三无图书馆》,文中说:

这所学校的图书馆堪称“三无”图书馆:无墙、无门、无岗。10万册图书统统躺在完全开放的书架上,在没有任何监控设施的宽松环境里,任由师生自助借阅。

人们追着校长问:“你怎么不设图书管理员呢?”校长乐呵呵地反问大家:“你们说,我这10万册藏书设几个图书管理员合适呢?”有人答:“6个吧。”校长问:“6个人一年的工资是多少?”回答说:“30万元。”校长问:“我每年拿出30万元养人好还是买书好?”大家不吭声。

有人小声问:“那书要是丢了怎么办?”校长说:“偷书,是因为受教育不够,多看书就是多受教育,受教育多了,反省的机会就多了,人的境界就上层次,就算是真的曾偷偷拿过书,也会悄悄放回书架。”

大家笑校长的推理少见,问他:“那你打算一年丢多少书啊?”校长笑答:“我打算一年丢30万元的书,要不,这30万元也得发了工资啊。我把这没有发下去的30万元工资换成学生受教育的机会,多值啊。只要每年丢书不超过30万元,我心里就挺平衡。”

又有人问:“你查过吗?实际丢了多少书?”校长说:“一年过去了,年终盘点的时候,我们发现,原来的10万册书变成106000册。孩子们说,学校越是信任我们,我们就越是要对得起这份信任,我们习惯了把自己买的书看完后也放到学校的书架上,让它去流动。”

这故事,发生在浙江鄞州高级中学。这所学校的王校长有个梦想:把图书馆办成“读书馆”。
 

我就喜欢有思想也有行动的人,也喜欢跟这样的人打交道。

想起三年前去常州采访那些名校长。其间去了常州市实验小学。在它们的教学楼前的画廊里,一架架的图书,就那么在室外敞开放着。我当时觉得很震惊。我的生活经验告诉我,学校的图书往往都像宝贝一样有专人看守,放在楼堂馆舍里。这里,却是完全开放。

开放,其实是基于一种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学校不再把孩子当成自己防备的对象、管理的对象,而是可以开诚布公沟通交流的、可以自省并自行修正的个体。

校长说,不怕书少,其实孩子还会把家里自己喜欢的书拿过来放在上面。

图书,是用来干什么的,是读的。

这不是简单的图书怎么摆放的问题,而可以从中看到一个校长的胸怀。

我参观过不少的学校,我最喜欢去的就是去看看它们的图书馆。图书馆不是用来装门面的,不是用来应付检查的,不是仅仅用来硬件达标的,更不是把那些书束之高阁,用来充抵多少万册的数量用来炫耀的。

课外时间,图书馆里读书学生的多少,差不多能够说明这个学校的素质教育水平如何。

 

我特喜欢南京图书馆,在那里无论你读书、借书都特别方便。借书手续完成都不需要五秒钟的时间。

在里面读书,你想读多久读多久。阳光从高大的玻璃窗投射进来,你尽可以坐在椅子上,沙发上,一本正经,也可以坐在地板上,拿一本书,歪着头啃。绝对没人打扰你。

一楼三楼的报刊阅览室,无论什么时候去,人都满满的。在里面静静地,只能听到沙沙的翻书的声音。置身其中,感觉特别美好。

决定一个城市质量的,不是你有多少高楼大厦,而是你有多少图书馆,有多少书店,有多少人在读书。如果地体里的乘客都拿起了书,这个城市也就有希望了,也就可爱了。

图书馆,什么时候都变成读书馆,它的使命才算真正完成了。

 

读书馆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评论这张
 
阅读(323)| 评论(4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