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旖旎苏州行  

2012-02-18 20:43:56|  分类: 屐痕处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图、邵颖华

 

苏州行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拙政园 

苏州行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平江老街

 

 

98年,先生一个人去苏州,到了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幽幽地说,这样的地方才是我们的家。

两年前上海的一个朋友,也是我刚工作时那个学校的学生,却对苏州很不屑。 “苏州?呵呵,走了这么多地方,离的最近的苏州我却从没兴趣去逛。苏州太小气了,风景都用围墙围起来,人为的园林虽然精致,却逃脱不了失真。人是自然的,应该和自然有肌肤之亲……”

今晚,一个广州的朋友留言说:“北京是家国的感觉,广州是生活的地方,苏州是梦里的故乡……”
苏州对我来说,到底是怎样的呢?

这几年,我去了很多趟苏州。每一次走近她,没有激动,只有平静。我很奇怪。人言“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怎么我到了人间天堂,就好像去见知根知底的朋友,就好像去他家串门一样。

想起十几年前我第一次去杭州,车行梅岭路,看着两边的青山,我抑制不住激动,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一定要把家安在这里。

二十年前第一次来南京,出中山门,去中山陵,车在高大茂密的树林间穿行,我情绪高涨,能像树一样生长,自那时起就成了我的愿望。

这么多年生活在江浙地区,居然没有去过苏州,居然无数次经过而没有一次停留,这简直是不可原谅的。就这样第一次与苏州狭路相逢了。

其实在我上学时,系里组织学生到苏锡常旅游,一个人交五十块钱。可是这些钱相当于我两个月的生活费,怎好意思跟家人开口,因此就没有成行,就这样一去二十年。08年4月,我在常州完成一个采访任务后,没有回南京,而是径直去了苏州。

朋友就近安排住在苏大旁边的东吴饭店。因为我想到苏大里逛逛。这是我的习惯,到一个城市,喜欢去看那些老牌高校的校园。

饭店门前就是十全街。那一次我和朋友两个人,一路步行。

从饭店出门右转,没有走大街。苏州的很多路,都是随河流修建。往往是大街、河道、石板路并行,我们沿着石板路,毫无目的,就那样走下去。从偶然发现的苏州织造府一直到平江老街尽头,然后转白塔路,去了玄妙观,到时已是华灯初上。

第二天朋友走了,我就一大早去了七里山塘、虎丘,下午去了拙政园,一个人在偌大的园子里转了两圈。回来时沿着平江老街、十全街走回饭店。这一天,不知走了多少路,反正就是一个人,背着包走啊走啊。那样的清晨,那样的小巷,那样的小桥,那样的小船,那样的塔影,那样的园林,那样的传说,那样的夜色,那样一个春天,都好像梦中的景象,一件件,一桩桩,在现实里次第展开。在我的面前,就像花儿一样渐次开放。

我没有激动。真的。这个城市对我完全陌生,好像又非常熟悉。

面对美好,我理解自己二十多岁时的激动,也理解自己不惑之年的平静。就像见到从未谋面却相知已久的朋友,在人群里看一眼就能认出一样。

第二次是去独墅湖高教园区参加一个新闻发布会,会后住在金鸡湖畔的皇冠假日酒店。

高教园区和工业园区都很干净,很漂亮,很气派,什么都是新的,都很精致。那开放的态度,是我喜欢的。

晚上在觅渡桥乘船,在运河的流波里听评弹,在闪烁的霓虹里和那些沧桑相遇,似乎还能听到浣纱女的笑声,还能看到东门上伍子胥的愤怒,还能看到唐寅们的放旷与落魄,还能听到陈圆圆们的幽怨与哀吟。自己的思绪,就像那古老的城墙,高高低低,断断续续;就像那晚的月光,在桨声灯影里的河面上,一忽儿明了,一忽儿暗了……

第三次是去一所高校采访,两个校长,两种风格。一个是香港的,一个是内地的。包容和适应,都需要一个过程。之后另一所高校的一个朋友知道我在苏州,极力要带我们去感受常人眼里不一样的苏州,一起去了山里人家。那里很清幽,很惬意。过去被冷落的荒山野岭,现在成了城里人逃避或者寻找自我的桃花源。好在,离俗世的繁华不远处,还能找到这样的地方。

一个月后再去是受苏州一所大学的朋友邀请,我请他给我主编的杂志写过专题。他开车带我们到太湖里的东山游玩。太湖的辽阔,湖边的芦苇,满山的茶园、桔树、银杏,还有碧螺春的清韵,让我更深地体会了苏州的味道。苏州离不开一碧万顷的太湖,离不开逶迤千里的运河,也离不开东山、西山,离不开那些讲究到极致的园林,离开了,就不再是苏州了。

去年春节,我们一家在上海过年,回程去了苏州,就这样一次次走进苏州,去体味苏州,去感受苏州。

很多人喜欢观前街的繁华夜景,我却喜欢苏州的清晨。一个人走在大街小巷,路边香樟的清芬弥漫在空气里。朋友说,“在寒冷、寂静的雪天里,远在千里之外,还是感到你内心一如越冷越精神的梅花情怀……”呵呵,喜欢,怎么办呢。

这次去,在拙政园和狮子林,还看到了各种凋零的、盛开的或者含苞欲放的梅花,为了看一枝盛开在清寒里的腊梅,我跑到一个院子的外面,害得同伴到处找我。其实我更喜欢一个人闲逛,在没有知己的情况下,即使跟随一大群人,我也常感觉似乎是一个人在。

这次去苏州,我听得最多的一个人物是范仲淹。因为这次活动的地点之一苏州立达中学(苏州中学的初中部)与这位“老市长”有很深的渊源。苏州中学原址上本来是让范仲淹建私宅的,后来被他拿出来建了府学,他认为这么好的风水不能一个人独享。那里就从府学、书院,一直到贫民子弟皆可入读的现代中学。一个崇文重教的人做领导,可能影响一个地方几十年,几百年,甚至可能千年文脉,源远流长。

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推己及人方为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孩子如果从小就接受这样的熏陶,就有这样的胸怀,这是怎样的一种福分啊!

苏州号称人间天堂,却是很有烟火味的地方。能够提供你想要的任何一种富有情趣的东西,自然的,人文的,纯粹的,繁复的,最重要的是能给人一份清宁,一份平和,这才是我喜欢的。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4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