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冷暖有谁知?  

2012-11-26 09:08:27|  分类: 梦里老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图/邵颖华

 

 

冷暖有谁知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去年清明节,在我老家楼顶上看到的月亮)

 

想起夏天时,每天晚上都要被空调冻醒几次,还要热醒几次。折腾得本来就睡眠不好的我别想睡个囫囵觉。

没有谁知道,你该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温度。顾了这个,顾不了那个。

现在,这样阴冷的冬天,就我一个人,他们都各忙各的去了,躺在冰凉的被窝里,就又想起了母亲。

想起了我小时候,一到夏天,母亲喜欢做冷面。

自己手擀的面条,下好后,母亲会捞出来放进刚从压水井里压出的凉水桶里。冰上一阵。然后换水。捞出装碗。

再把凉拌好的豆角匀出在每一碗里,淋上麻酱或香油,美味的凉面便大功告成。但是案板上一定有两碗是热的,预先留下的,一碗是给父亲的,一碗是给我的。

在母亲眼里,我们父女俩常常需要与其他人差别化对待的。

父亲一辈子都是母亲为他单做饭,他的肺病上高中时就落下了,身体一直很差。在那样的年月,母亲只是力所能及地让他尽量吃得好一点。而我那时因为身子骨弱,肠胃不好,不让吃生冷的食物,也常常被母亲偏待些。因为我们爷俩碗底偶尔会藏着一个荷包蛋。等我惊讶地发现后抬眼看母亲,母亲就会使眼色让我端一边吃去。

因为每人一个是不可能的,除非清明节。或者在割麦子那几天,才能一人吃上一个咸鸡蛋。

而我上高中时,母亲过一段时间煮上十个八个鸡蛋,让柱哥或其他去20里外的镇上的人给我捎过去,还嘱咐我用开水烫热了吃。那是那时母亲为住校的我增加营养的唯一途径。

有一年,也是我工作后的第十个年头,我家先生去了县委工作,家和孩子都搬去了城里,我一个人还在那个镇上的中学里。那年的冬天,母亲便来跟我作伴。晚上自习后回到家,差不多都要10点左右了。母亲早已睡了。我想跟母亲睡在一头儿,跟她拉呱儿,母亲却让我睡另一头。等我睡下,母亲就把我的双脚抱在她的胸前,就那样暖啊暖啊。我不让,母亲就抱得更紧了。不知道为什么,一到冬天,我的手脚都是冰凉的。用母亲的话说,是砸凉砸凉的。

后来,我来了南方,母亲在老家就一直担着心,怕我冻着饿着,总以为我饥寒交迫似的。

那时候,母亲做这些,我自己好像也不觉得什么。

可是母亲走后才发现,知冷知热的,这个世界上永远不会有人超过自己的母亲。

沧桑至此,人生便已到了冷暖自知的中年。

如今,无论是在自然的严冬,还是人生的严冬,总要想办法来温暖自己。自己暖了,才能温暖别人。

 

 


 

 

 

  评论这张
 
阅读(484)| 评论(9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