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原来你就在这里!  

2012-11-20 17:24:01|  分类: 家在金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图/邵颖华

 

周日,我一个人去了栖霞山。

本是去赏红叶的,可我发现,除了那些小乔木槭树的叶子红得可爱,那些枫杨、麻栎、枫香、榉树、黄栌的或褐色、或金黄的叶子简直美不胜收呢。如果是画家见到肯定是欣喜若狂的,因为色彩实在太丰富了。

不过人多的地方,肯定不是我愿意呆的。我就到那人少或无人的山顶或山涧里,因此要穿过茂密的山林。在树林里,我搞不清方向,就顺着一条蚰蜒小路,毫无目的地前行。风一吹,有些叶子打着旋儿落下,在阳光里一闪一闪的,看着真是满心的欢喜呢。有的落在小路上,有的就到了草丛里,有的就落在我的发梢上。边走边弯腰捡了一些,美美地收起来。猛然抬头,看到前面密林里三个年轻人,挡住了我的去路。走过去,到正背对着我的一男生一侧,一女孩摆手示意他让开路,这时,我发现了一通墓碑,默默地矗立在那儿,上书“李香君之墓”。

天呢,李香君,原来你就在这里!过去,知道李香君在栖霞山出家,却从来不知道李香君葬身于此。

看到李香君墓,看到青青墓上草,一下子想起了塞外的被称为青冢的昭君墓。传说北地草皆白,惟独昭君墓上草青。而在栖霞山,时至初冬,其他的草木都是处在谢幕的当口,唯有李香君墓上却一片青葱。已离开了人间几百年,是什么力量让美丽的生命在这样的冬天,依然充满生气与灵性?

看我到来,其他几人就悄然离开了。那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只剩下了一派肃穆与寂静。

南京人粗通文墨的,大概没有不知道李香君的,没有不知道桃花扇的。秦淮河边,至今尚有李香君故居。而那把桃花扇比任何一把扇子扇出的风都多了些凛冽,那秦淮河畔的桃花也比别处的花多了些骨气,那秦淮河的水也比别处的水更坚硬些。这一切都因了一个风尘女子,因了一个名字,李香君!

当然,如果没有孔尚任,也就没有现在人们眼里的李香君。上世纪的1988年,我去曲阜,还专门去孔林拜谒了孔尚任的墓。孔尚任(1648~1718年),孔子的六十四代孙,清初诗人、戏曲作家。时人将他与《长生殿》的作者洪升并论,称“南洪北孔”。

三十九岁时,被康熙破格授为国子监博士的孔尚任,奉命赴江南治水,历时四载。他的足迹几乎踏遍南明故地,结交了一大批有民族气节的明代遗民,加深了对南明兴亡历史的认识。他积极收集素材,丰富创作《桃花扇》的构思。为写成《桃花扇》,孔尚任曾三易其稿。五十二岁那年,孔尚任终于写成了《桃花扇》,一时洛阳纸贵。此剧不仅在北京频繁演出,“岁无虚日”,而且流传到很偏远的地方。第二年,孔尚任因此获罪,被免职。

看过《桃花扇》的都知道,清军攻下南京后,李香君出城避难,躲到了东北郊的栖霞山中。而曾与她海誓山盟的江南名士——金陵四公子之一的侯朝宗却投降了清庭。李香君悲愤欲绝,随即在栖霞山葆贞观出家为尼。之后,侯曾着长袍马褂、拖一条长长的辫子前来栖霞山寻找李香君。山中白云庵隐居的明朝遗老道士张瑶星,见到侯、李相会的情景,大声斥骂两人:“啊呸,两个痴虫,你看国在哪里,家在哪里,君在哪里,父在哪里?偏是这点花月情根割它不断吗?”一声断喝,李香君如梦初醒,与侯朝宗从此决裂。李香君口占一诗:“眼空蓄泪泪空流,苦苦相思却为谁?自诩豪情今变节,转恨无目更添悲。”

孔尚任为创作《桃花扇》曾多次到故事发生地南京、扬州等城实地探访,甚至到栖霞山采访过与李香君有过接触的道士张瑶星。孔尚任说此剧中所写到的“朝政得失、文人聚散、皆确考其地,全无假借。至于儿女钟情,宾客解嘲,虽稍有点染,亦非乌有子虚之比”,他还说,《桃花扇》就是“明朝末年南京近事,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实事实人,有凭有据!” 由此可见,《桃花扇》一定程度上不是戏剧,更像纪实文学。

清代文人的笔记中,也佐证了这一点,如余怀《板桥杂记》、叶衍兰《秦淮八艳图咏》中,也有李香君和侯朝宗重逢于栖霞山,李香君在栖霞山出家的记载。

李香君之名之所以被时人以及后人记忆深刻,至今为人称道,绝不是她让男人垂涎的才艺美貌,而是在大义面前表现出来的让钱谦益、侯朝宗之流汗颜的贞烈性情,是六朝烟雨、秦淮香风中熏出的铮铮硬骨!而李香君手中的那把桃花扇,正面与背面,分明是“昼与夜、生与死、爱与恨,是此岸与彼岸”。

据查,李香君出家的葆贞观,就是现在桃花扇亭所在的位置,亭子就建在其遗址之上。而我宁愿看到的是葆贞观的废墟,是断壁残垣。李香君墓就在葆贞观遗址的东侧,桃花涧附近的一片树林中。但据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土文物能印证此墓中葬的就是李香君。

在那个王朝更迭、风雨飘摇的乱世,对于李香君这个重情重义的女子来说,何处是香丘?又能终老哪里?这些,《桃花扇》没有给出一个答案。以致李香君最后的结局众说纷纭。

从以李香君为代表的秦淮八艳的命运来看,女人的悲剧,常常也是一个时代的悲剧;而女人对腥风血雨的历史暴虐的抗拒,往往比那些所谓名流士子来得更决绝,更彻底!

 

 

 

哦,你就在这里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哦,你就在这里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哦,你就在这里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李香君墓

哦,你就在这里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哦,你就在这里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桃花扇亭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3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