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走过我自己  

2012-11-14 10:16:07|  分类: 心灵舞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图/邵颖华

 

 

走过我走过你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秋天,是四季当中蕴藉最丰富的一个季节。之前,一直不懂它的好。

走进秋天,起初,还带着夏的热烈,渐渐地你会感受到春的明媚,直至近似冬的微寒与纯粹。当然,更有这三个季节都没有的从容与高贵。

我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热爱过秋天。过去对秋天一直敬而远之,就像对一个人,一个有了些岁数的先生。他很安静,有时在他跟前,听他说话,你会跟着安静下来;有时正相反,会很烦躁,他的沉静让你心里发毛。因为宁静的深处,总有一份薄凉,一份忧伤,一份寂寞,甚至有一种刚从夏天走来的自己无法承受的锐痛。

那一刻便想逃走。便想跑起来。折身返回,这时才发现,腿脚发沉,不再似昨日的轻捷。不得不慢下来,调整自己的呼吸,才愿意平心静气地去走,去看,并且想好好地看看眼前的秋天。

在这里,我看到了岁月沉淀之后,那些绚烂之极后的纯净,就像洗了多次的纯棉衣物,柔软,干净;像我收集的干了的姜花,素淡,清芬;或者,像现在窗外的天空,纯蓝,高远;像雨后的秋山,寂静,恬然。

再走近些,那些大浪淘沙后的遗迹,不经意地就会显露。静静地,宛如一些元青花,渐次呈现在你面前。缠枝莲的图案里,看似清晰,却又隐藏了多少的秘密啊。有时,会有一两件黑陶,闪着幽幽的古远的光,吸引着你,那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线条,却包含着丰富的让你吃惊的信息。有时,会有一方方的云锦铺展开来,气韵生动的经纬里,该有多少缜密的心思。这一切,让你不得不凝神屏气,心生敬畏。

当然,你还会听到残花落地的微音,听到黄叶别枝的轻颤,甚至秋水长天的私语。

这一切,都在一个人深深的眸子里漾着,在轻轻浅浅的文字里泊着。

过去,在我的印象里,秋总是和“悲”相连,好像愈是有些修养的人,悲秋的情绪越重,就是那个另类的刘禹锡,其实也掩饰不住自己的孤独。而我是那么的渴望春天,那么迷恋春天,貌似只有春天的气息才能跟我的生命、跟我的天性押韵合辙,韵脚才能够一致。我知道,自己就像不知从哪里飘来的一粒种子,被埋在了冻土下,一旦给一点阳光,便会挣扎着钻出地面,便会任情任性,风雨不顾,开出属于自己的花儿来。

我对“赤日炎炎似火烧”的夏日开始抗拒和躲避,是在很久之前的一次高原行之后,其实这多半来自于生理的不适,紫外线的过度热情,不是这个季节有什么不好。“风刀霜剑严相逼”的冬季,于我,是怎样的难熬啊。那份枯槁,那份凛冽,那份失落,那份沉默,不仅仅刺激着我的感官,更是直逼内心的寒意。我害怕大雪融化后要面对的一片凌乱和残败的不堪,害怕刺骨的寒,就像一段失去了温度的隐隐的感情。特别是江南冬天的湿冷,最真实的切肤的体验是在十年前我远离故乡之后,在生活再一次动荡之后,在失去了母亲之后,在心里的很多美好遽然枯萎之后。

立冬那天的凌晨,看到手机上出现的“立冬”两字,首先感到的不是窗缝里透过来的风寒,而是心里的那个冷战。

前两天阴雨绵绵,我就在想,这个冬天什么时候能到头啊。那些突然长了的寒夜,让我发现了自己面对某些变故的惶惑和无所适从。

我已经习惯于每天早晨起来,凭栏远望,看着太阳一点点升起,然后坐在阳光里安心的做事。而那两天,山都隐进了雾里,更是不见了太阳的影子,自己怅然若失。其实我是喜欢雨的,不知道为什么,从什么时候起,大概就是来到了这座城市之后。可是今年初冬的雨已经让我无法承受,我甚至不知道,如何才能安然地度过这个冬天。

可是当我看到发自远方的雪景照片,心里竟然暖暖的,特别地渴望,渴望跟一个人去雪地里撒个野,就像小时候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823)| 评论(4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