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寻回爱的力量  

2011-09-08 12:24:37|  分类: 品读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要一个人还有力量去爱,他的生命就会充满生机,可以化腐朽为神奇。

 “爱我少一点,可是爱我久一点。”人间之爱,最难持久,初识的喜悦,试探的兴奋,及至心电感应,形同莫逆,有如一首奏完的交响乐,然后是曲终人散,还是品味一生?爱是需要质量的,质量要靠心念与行动来保证。谁能无时无刻爱着另一人?他的自我若不消融在另一人的生命中,就会消失在此起彼落的俗务中。

 心理学家指出,男女两性在“爱”方面的差异十分有趣。当然所谓两性并非只就生理性别而言,它主要是指心理倾向,于是男人可以具备女性气质,反之亦然。两性差异是说,女性执著于无己,要就全部否则不要,一爱起来几近忘我,像事业、名利之类的现实问题可以抛诸脑后。但是,男性则执著于有己,什么都不肯放弃,爱是一回事,事业与名利则是另一回事。娜娜在《唯有爱》的歌词中唱到:“你是我的全部,而我只是你的部分。”一语道破女性在爱中的心声。

寻回爱的力量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愿再次强调,所谓两性心理倾向是对男女同时有效的。甚至在同一个人身上,不同的年龄也会表现出两性不同的倾向,于是,问题比较清楚了。首先,谁都希望自己被人所爱,但是同时又担心被爱所束缚。爱会束缚人吗?“你是我甜蜜的负担。”爱与“碍”音同,义呢?大概也有些关系吧?人生在世,不为此困,便为彼累,负担久了,又害怕自己丧失其他的可能性,非要到年华渐逝,这才打定主意,愿意好好爱一人,或者被一人所爱。

 因此,若能爱得久一点,何必在乎爱得少一点呢?就怕爱起来像狂风暴雨,结果难逃老子的质疑,“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风停雨息之后,回复日常生活,竟似船过无痕,水面平静,春梦一场。

 有关爱的格言实在太多了,在分类上就足以使人眼花缭乱。一般都以狭义的爱是指男女恋爱,推而广之,由近及远,亲情、友情、共事业、共信仰都可以产生爱的花果,最高境界则是宗教家所谓的博爱了。这些都可以称为爱,但是性质千差万别。有的是自爱的提升或延伸,有的是爱人如己,有的是无私忘我,也有的是对等的要求,不得响应就转爱成恨。

 无论如何,只要一个人还有力量去爱,他的生命就充满生机,可以化腐朽为神奇。所化的,是被爱者,也是自己。泰戈尔在一首诗中描写找寻上帝,说上帝不在天上也不在地下,却在一个孩子找到妈妈时含着泪水的欢笑声中。原来上帝是爱。与其宣称上帝是爱,不如强调有爱的地方就有上帝。康德生活起居极有规律,每天下午三点半准时出门散步。有一天,他忘记出门散步,引起大家关心。探询原因,竟是由于收到卢梭的《爱弥儿》,看书忘了时间。请别误会康德崇拜卢梭,事情真相是:康德想了解一个像卢梭这样的无神论者,怎么可能谈论爱?

 我们的焦点不在有神无神,而在爱的力量由何而来,如何持久,又是否提升到自我超越的境界?这三个问题不是泛泛的人本思想可以回答的。如果光靠人自己,那么爱与欲望混淆不清,爱与响应构成条件;同时,爱的持久性也是与喜新厌旧的劣根性不相容的;至于自我超越及升华,则更是缘木求鱼。

 西方中世纪哲学家奥古斯丁倒是说过一句格言:有多少力量,就有多少爱。由字面来看,他鼓励我们尽力去爱人,只有在爱人的行动中,才能显示一个人的力量。力量包括有形的资产与才干,以及无形的意愿与潜能。以得到与付出为例,得到即在付出之中。并且唯有能够付出的人,才能肯定自己内在所得到的丰盈。如果不嫌麻烦,我想改写奥古斯丁的名言为:有多少爱,就有多少力量。因此,当爱无法持久时,并非因为无力,而是无心与无情占了优势。                               (傅佩荣《渤海早报》渤海潮副刊 2011年9月8日)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