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引用】收获博友,从一蓑烟雨开始。。。  

2011-05-24 08:25:42|  分类: 别处烟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跟一蓑烟雨认识一年多了,记不得最初是她先来我的空间,还是我先误闯她的精神园地(博客)。一年多不算频繁的博客互访,我对烟雨也形成了不算客观深刻但也绝不能说浮皮潦草的印象。对她文字涉猎的逐渐增多,她的善感、多思、直率、泾渭分明,给我留下了非常集中饱满的印象。我喜欢她了。

         记得最初看烟雨的博文,是写三毛和张爱玲,还有一篇“彼岸花”,只觉得表述清晰,文笔流畅。她的文字,并非那种一见之下惊艳拍案的那种,虽无瞬间的爆破和震撼效果,却有一种非常通透质朴的情愫,在缓慢的渗透中,让人感受到一种人性的力量。她的很多题材都属于这种范畴。写亲情,写乡情,写两性之间的爱情,在奔泻直呈的语言态势中,她几乎是毫不掩饰地将自己的灵魂真实地裸露出来。只有像她那样真性情的人,才会说出“有父母的地方便是故乡,有爱人的地方就是天堂”。才会因为一场跌宕起伏的球赛,看着自己喜欢的球员赛场失利,痛不可抑地说“我将来死肯定是心痛死的”。这不是一个理性内敛的人说的话,没有普遍的那种自我保护、戒备和隔离,烟雨完全是敞开的,看她的文字,你可以毫不费劲地走进她的内心世界,她的爱、恨、愤怒、喜悦、忧伤、低落、困惑、坚持,明明白白地摆在那里。

        跟阅一蓑烟雨博客的人都会知道,她的文字视野很开阔,不但能写很细腻委婉的纯女性文字,也能写格调较高的他类题材,譬如她的系列游记,譬如社会上突发某个事件,她随后创作的呼应这个事件的触媒文字。读烟雨,会很容易被她文字里的情绪感染,因为她就是生活现场。小说、电影、戏剧,都可以构思,唯有诗歌和散文不能构思,它强调的是一种在场的感觉。这个王安忆也说过。烟雨的文字之所以打动我,就是在场的那份真实和感动。你可以说她文字不空灵,你可以说她文字不娟秀,你也可以说她文字表面力度上欠打磨,但你不能说她的文字不真挚朴素。这就够了。再华美的文字,如果读来只有一种远远的疏离感,里面无血无肉无筋骨,也是失败的。这种感觉,我在读季羡林的时候就有过体验。季老的语言完全是粗朴的原生状态,因为清澈质朴的文字节奏,获得了一种打动人心的力量。我的发现是有些人有些文字,写得很唯美很情调,这种文字的诗性美,可能在短期内抓住了你的阅读情绪,让你喜欢痴迷,日子久了,内部的缺憾便洇出来,破坏了整个的文字框架。你感觉那是“玩”的文字,有很美的外形架子,却没有实质性的内容。一旦知道了这种文字的出处,就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你的期望扑空,时间也随之白白糟蹋和浪费。看烟雨的文字是踏实的,你没有任何顾虑,她的人就是一种保证。不论你抱着什么样的心理去接近烟雨的文字,你都会收获一样东西:真情。这个对我们很重要,无论表面是如何理性和冷血的人,对真情的需要都是永远的。仅凭这个,我认为烟雨的文字永远有它存在的价值。也因为这个,我认为烟雨是我博客生活的一大收获。

 

 

       认识郭志溪应该在烟雨之前。他是一个非常严谨认真的人。在所有的博友里,他对我的文字批评最多,常常说看不懂我的诗歌。如果看懂了,就真的不吝鼓励赞美之词。

      我是一个写东西非常马虎的人,认真的郭先生看了之后,总能在我的文字里发现几处笔误,然后很真诚地提出来。有一回我在诗里用了“暗哑”一词,他提出应该用“喑哑”。我说“暗哑”也可以,他坚持“喑哑”比“暗哑”更好。我最初确实想用喑哑,只是在键盘上误打误撞出暗哑。后来发现暗哑有色彩和声音两种表达效果,就将错就错地保留在诗歌中。没想到郭先生阅读如此认真用心,竟然发现了我的笔误,让我非常感动。这是一个有一说一的人,他能真正在文字上带给你进益。

        郭先生看我的诗歌较多,其中也拉拉杂杂地有一些散文随笔。虽然他经常说看不懂我的诗歌,还是评价说我的诗歌比散文随笔要好。这是他严肃认真的地方,他不肯敷衍博友,懂就是懂,不懂就直截了当地说出来。故此,他的评论我非常看重,因为这是一个有文字经验的人的诤言谠语。在我,这是一种真诚严肃的交流和探讨,而非闲得无聊时的文字游戏。

      因为有益,我希望与郭先生的这种交流和探讨能够持续下去。在散文随笔方面,郭先生是我的老师,他的“色彩裸奔”和“街道是一条河”两篇文字,对我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只要选对了题材,几乎能感觉他落笔时的一气呵成。文字气韵上的力度和贯通,在他只是一种等待,一旦题材对路,他就能轻松地找准它们。这不是为文者的技巧,而是情感和生活的多年积累,通过文字这个媒介,把一个已经成熟的世界很完美地呈现出来。这样成熟的文字状态,对我也有一种比较之下的压迫。然而,我愿意生活中有这种压迫存在,让我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并为此付出努力。

 

        众多博友里,点点可谓善辩。善辩是因为多思。而善辩与多思又并非点点的唯一特性。当我浏览她的博文多了后,发现她还很好吃、好玩、好睡。天真聪慧的她,经常为了生活中一些小情绪小发现而兴高采烈,欢欣鼓舞。点,使我想起了离开的老儋。那样一个不拘囿凡俗规范的人,把物质名利看似浮尘,一心耽溺在饮酒畅眠里。然而,他又并非真正的玩物丧志,而是志不在此,念在别处。入世和出世,在他绝不是水火不容的两极。他从容地在期间游走,入世从从容容,出世也洒洒脱脱。这种随意里,包含着一股生活的禅意。老儋之外,我认为博友里,唯一具备这种品性的就是点点了。

       点点的好玩、好吃、好睡,你或许会误解为不务正业,可她的博客却写得勤奋。不仅写得勤奋,文字写得也足够水准。她只是不肯在功利的方面下功夫,仿佛吃喝玩乐乃是人生正途。然而,这只是表象,只要对她的文字稍加注意,你就会发现她其实一刻也未停止思考。对人生,对生活,对生命,对当下这个社会,她只是采取了一种幽默诙谐的方式来介入,用插科打诨的文字语言,表达了自己的另类关注。

        对我的诗歌作品,点点的阐释方式也非常特别,她不简单地说好,或者不好,而是用一种同样诗性的语言留评,来真诚地做出回应。我常常惊异于她对诗歌文字超强的理解力,我的大部分诗歌作品,对她都是一条笔直地通向后花园的幽径,只有默契和共震,没有沟壑和栅栏。对于这一点,我非常欣慰。在我的博友里,点点是一个颇具异质的人,读她的博文,我常常会被她幽默风趣的语言逗乐。她除了偶尔写古体诗词时,像个一本正经的小女子,更多的时候,则是一个古灵精怪的顽童。我承认自己喜欢她。这种喜欢会随着我写博一直持续下去。如果将来我不写博了,我甚至希望在生活中和她能成为朋友。有这样的朋友是一件开心的事,我愿意在心里,为她留一个位置。

 

        雨的印记有一篇博文,里面谈到一些在生活和学习上给她教益的博友,其中就有抚琴客。我顺着雨的指引,敲开了抚琴客的博客空间,马上就被他凌厉的文风吸引了。

       抚琴客是一个怒目金刚式的人物。他文字的视角,就是对准社会的阴暗面。他是和平年代里的斗士,思考着一些严肃而又深刻的社会大问题。他的文字,带有明显的火药味和针对性,风格犀利,逻辑清楚,运笔通畅,喜欢用庖丁解牛的方式,将社会问题和隐患一一裸呈出来。看抚琴客的文字,我总是会联想到鲁迅。鲁迅的时代,“风沙扑面,虎狼成群”,斗争的目标很显然。抚琴客的时代,即今日,要远比那时候复杂,一切问题都隐蔽化了。社会的黑洞深不可测,却不以明显的方式存在着。这就要求抚琴客要有一定的敏感度,一定的分析能力和判断能力。他做到了。他写的博客,几乎涉及的都是这方面的题材,大到国家社会,小到生活个人。他用博客文字,将盖在现实身上那块温和美好的布揭开,无情地把现实狰狞的一面露出来。虽然每次看这样的文字,我都有一种撕裂呕心的感觉。同时我必须承认,它们带给我的教育,已远远地抵消了这种身体上的不适。一句话,我获益良多。

         如果把抚琴客完全定位在冷面杀手的角色,也是不正确的。在冷峻之外,他也有细致周到的一面。譬如,他会在阅读听海失眠文字时,适时地规劝我暂停文字,以保重身体为要;还会隔三差五地在留言栏给我送一朵玫瑰、几段音符、一张笑脸。。。如果他是那种惯于此类细腻作风的,我也会一笑带过。然而,他是抚琴客,是手执矛枪的斗士,他的细致周到对我就有了一份不容轻慢的力量。

         感谢抚琴客,希望博客生活,我们始终同行!

 

          周丁力是和抚琴客同时期认识的博友。他和郭先生一样,很坦率地在留评时批评看不懂我的诗歌。他也写诗歌,很显然我们的风格不同,路数也不同。这是一位很有教养的人,只要看懂了我的诗歌,便认真留评,不然,也是送一朵玫瑰。他爱读书,爱生活,也勤于思考,感情非常的细腻丰富。因为性格所致,还产生过关闭博客和清理博友队伍的打算。如果你对他缺乏了解,你会认为他做人不够大气,了解了才知道,他是因为在乎才“斤斤计较”。我认定他是一个真诚的人,他的那些文字就是性格很好的注脚。只有热爱生活、真诚感悟人生的人,才会写出那样的文字。

       我和博友周丁力平日语言互动不多,这并不妨碍我对他的理解。如果有空,去他的博客空间看看他的文字,我认为是一件有益的事。这是我对他文字的理解,它们的水准和魅力,不容轻慢。

 

         在所有的博友里,范敏是一个很节制的人,他很少有情绪泛滥的时候。表现在写博上就是博客更新不勤。他非要等到有话,而且不说不痛快的时候,才开始动笔。这就保证了他写博的质量。不论是写“一个城市的记忆”,“一块沉重的木头”,还是目光停留在“一只蝴蝶”的身上,他的文字都有一股热烈的气息在。我能够嗅到那股气息,那是一个向上的青年勃勃的心跳。如果范敏能把文字写得更深入些,视觉的冲击力就会产生。

        对博友范敏,我一直期待着,我确信他的文字有发展的空间。我相信他在体验,在努力,在思考,一旦时机成熟,他会拿出更好的文字,让我们大家大大地折服一下。

 

       有一天点点要给我介绍一位写字高手,说一个叫peninsui的人,虽然是学理科的,文章却写得相当了得。我忍不住好奇,就去看了。因为是走马观花,也没有看出特殊的好来。我就对点点说,此人不过如此啊!点点还是坚持说peninsui的文字好,我只得耐着性子等下去。果然在不久后的一天,就看见了他写的一篇写景散文,又陆陆续续地看了他新写的一些现代诗。落笔虽然有点拘谨,文字的功夫已赫然纸上。写景向来是我的死穴,我对“景”的观察,属于先天不足的那种。虽然我并不很赞同peninsui散文中用那么多华美的辞藻,但我不得不承认,即便他的写景散文瑕瑜互见,依然在我之上。

      在后来的博客互访中,慢慢地发现,peninsui不仅思路快,脑子好使,还很幽默。他的大多数留评,都让我有眼前一亮的感觉。这一点,他,抚琴客,点点,周丁力,时间深处的鱼,郭志溪和烟雨,都是非常出色的几位。留评的好坏,也足见一个人知识和情商的多寡高下。

 

      对于时间深处的鱼,我一直试图作出真确的解读,或许是我认识不够,又或许是笔力有限,每次的努力都已失败告终。她的文字,我看得不算太少,然而一切犹如佛家的禅,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就出错。

      那就让鱼作为我博友里一首尚未解读的诗存在着吧,解读并非没有可能,而是时间的远近。。。

 

 

        还有老朋友晨雨,雨的印记,蓉茜和如唔。。。

        也有新朋友行走,写诗的灿烂,澜笛。。。

         还有。。。

         我不是一个很贪心的人,却在开博以来,结识了这么多有思想的朋友,乃是我博客生活的一大收获。我想说,我这个人其实很挑剔,过一段时间就要给博客做一番清理,把一些不适合交往,或者没有交流必要的人做一次选择。有新朋友加入进来,也有一些老朋友在我三思之后放弃的。因为我的挑剔,开博两年来,我的博友迄今还寥寥的就那么几十位。有时候看他人的空间,发现其博友竟然浩浩荡荡地几百个,我看着就头晕。我宁缺毋滥!

        我愿意我的博友简单些,纯粹些,个个能够在文字上作一种有益的交流。这是我开博的目的和宗旨。留在我空间的博友,只要你们自己愿意留下来,我永远欢迎你们。为了让自己的博客生活,能够真正带动我的思想进程,我愿意一直与你们同行。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