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埋骨桑梓地  

2011-05-20 10:42:56|  分类: 梦里老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图\邵颖华

 

 

埋骨桑梓地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埋骨桑梓地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来家后第二天一早,五点钟,我便走出院门,我想去看看我儿时的乐园——高头根儿。(其实就是黄河故堤的南大堤。往北三里地远还有一道与其并驾齐驱的北大堤,我们叫北高头。两道高头之间,就是故黄河。黄河改道之后,泥沙淤积,形成了肥沃的土壤。这里的地被称为堰里,很久以来都是我们的天然粮仓。黄河故道逶迤千里,经过河南、安徽、江苏,直到夺淮入海。)

       出了村子,通往高头的那条路我已经完全不认识了,最少有二十年没有走过这条路了。冲过高头的地方过去就像个山口。两边是高耸的故堤。故道里众多的砖窑场被关停后,被起去一两米深的土地得以复耕。原来可以过车的大路,被填了坑,现在成了一条蚰蜒小路。小路两边全是杨树,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多杨树。顺着小路,走过家后梦中时常出现的那条小河。由于长时间的干旱,已经看不到小河淌水哗啦啦的景象。河里长满浮萍,岸边的芦苇窄窄的沿着河道,早已没有了我小时候绵延数里芦苇荡的气派。小时候,常常跟着哥哥,在这条河里捉鱼。小河两岸,绿树郁郁葱葱,望不到尽头。阳光透过树林,斜斜地照进来。见有人来,一群鹭鸟倏地飞起,沿着河岸向远处飞去。只有在南方才见的到的白鹭也来这里栖息,这倒是过去从来没见过的。

再往上走,就是高头了。往东看,那比我个子高三四个的高头已经不见了踪影。顺着往西走,才有几节残存的矗立在那里。过去视野没有遮拦,出了村,就能看到巨龙一般横亘在大地上的黄河故堤,堤上杂花生树,从西到东,莽莽苍苍。我找到原来属于我家的那一截,那里已经和河滩上的地几乎持平了。小时候,早晨起来常常要穿过芦苇荡,到高头根儿下的菜地来摘菜。辣椒、茄子、四季豆、笋瓜、芦笋、山药、小茴香等等,吃也吃不完的,常常就送了乡邻。再往西居然有一截高头剩下了。我爬了上去。放眼远望,晨雾弥漫,太阳刚刚升起。后来听弟弟说,那是家后大叔家拿自家的好地跟砖窑场换来的。因为下面是他家的坟地,怕破了风水。可就是这一截儿却承载了我太多美好的回忆。

往南下来再走过一座桥,便是西梨园了。走在田间的小路上,地里一个人都没有。庄稼上还都是露水。

梨子才有拇指盖儿大小。想去寻找我家的那片梨园,可是已经找不到了。因为原来地的北头有一排老房子,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偌大的园子里,除了梨树还是梨树,没有了参照物,我实在搞不清楚哪是哪。

其实这片梨园,凝聚了我们的父辈太多的心血。五六十年代,这里是大片白花花的盐碱地,那时村子里一些有远见的年轻人带领乡民改良土壤,从外面拉来於土,把那些碱土换掉,然后栽植了成千上万株梨树。梨园里的几间老房子,就是那个时候建起的小学校,后来才搬到村子的西头,一直到有了中学。父亲放弃了公职回乡办学,这所学校凝聚了父亲一生的心血。

穿过梨园,过了村西的大路,便到了我们叫做西大荒的西南地。很宽的一条通向邻村的路,也是我过去从来没见过的。从荒草丛生的一条田埂上走过,往东穿过果园,被一片西瓜大棚拦住。一妇女,正在给瓜花授粉。她回头看着我,说你是谁的姐姐吧,我说是的。可是我却已经不认识她了。她说,我一看你们就像。你是来看看俺大叔的吧,再过去两块地,梨行那边那片麦地就是大叔他们的坟地了。跟这位大嫂告别,转到地头,穿过梨园,便是那片麦田。

这里便是我父母埋骨的地方了!

在地头远望,泪水模糊了双眼。这里也已不是原来的样子了。先前这里是梨园,因为无人管理,去年弟弟让人把所有的梨树都刨掉了,种上了麦子。父母的合葬墓,就孤零零地在西南角。顺着邻家梨树间的缝隙,我慢慢走到父母的坟前。每靠近一步,悲伤便多一重。

我特意穿了一件红底儿的棉布衫,好让父母能在满眼的绿色中看清我,看清他们的红儿。

坟上长满了杂草,草色青青,有的已半人高。因为三年不能动土,它们也就格外的茂盛。其间的野花,黄的,红的,悄悄地在我面前开放。阳光撒在露珠上,闪烁生辉,像一个个眼睛看着我。我整个人伏在坟上,抓着那些青草,那些泥土,泪流满面。爹娘啊,你们的女儿回来了。再过一天,你们的儿孙们也会回来,举行三周年祭。而在这之前,我先来看望双亲,我不想有人打扰我。这些年的酸甜苦辣,我只想跟你们说啊!满心的话儿,爹娘啊,你们能听得到吗?你们哪里知道,在外面,想找一个人说说话,该有多难呢!

不知过了多久,起来,围着父母的坟头,转了三圈,跪下磕了三个头,才一步一回头地离开。 

这天的晚上是农历的十五,可是没有月亮,天阴阴的,像我的心情一样。

在十六这天,仪式举行后,该来的都来了,该走的都走了。晚上我们兄妹聚在一起,在院子里拉呱儿。这时,我们接到表弟从太原打来的电话,说当天他们要来参加三周年祭的仪式。弟弟一听慌了,事前没有告诉姑妈他们,这边的风俗是有几个儿子就提前几天的。弟弟说,在山西,三周年祭是非常隆重的事情。只好安抚表弟他们。

 夜深了,他们都去睡了的时候,我自己到了楼上。在平台上,一个人坐在那里,四周一片静寂,黑漆漆的,就这样看着月亮一点点升起!凌晨,在家人都还没有醒的时候,我又跑到楼上,一个人坐在那里,四周一片静寂,就这样看着月亮一点点地西沉。

夜色,瓦蓝瓦蓝的,一轮明月,柠檬一般,悬在空中。天上时有蝙蝠一飞而过。村外一片蛙声。远处杜鹃鸟不停地呼唤着。树梢上一些雀儿陆续亮起了嗓子。屋后的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

在这样的晚上,在这样的院子,在这样的村庄,真没想到,还会有月亮陪着我。在这样的日子里,我一个人,向着天空,仰望。

 

 

  评论这张
 
阅读(514)| 评论(3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