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萱草花开呀开  

2011-05-12 14:50:07|  分类: 烟雨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图\邵颖华

萱草花开呀开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萱草花开呀开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今早在玄武湖边跑步,跑到隧道处,拐进了情侣园。

情侣园原来叫药物园,植物种类繁多,多古树名木,奇花异草,是我喜欢待的地方。

走过樟荫台,路边草色青青,一片碧绿。一场雨后,草叶舒展,挂着露珠,煞是可爱。我已经走过去了,回头,发现草丛角落处,躺着一石头,上书“萱草”二字,遂又折回身,俯身注视着这一片青草地。原来这就是萱草!

之所以注意到这个名字,是因为之前的母亲节。

母亲节那天,我们在山里散步,听到“椿萱并茂”这个成语时,很是惊讶。说椿和萱,分别代表父亲和母亲。椿萱并茂比喻父母健在。惭愧,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椿,是多年生落叶乔木,很常见,但在庄子的笔下,却极不寻常。过去给学生教授《逍遥游》,记得有这么一句“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椿树如此伟岸,如此长寿,意象如此强大,庄子是极尽夸张的。用椿来比喻父亲可以理解,但萱草以一草之身与之并驾齐驱,应该有什么渊源吧。萱草是一种什么草,为什么被中国人如此看重?

追本溯源,原来在《诗经》上就有萱草的记述了。

《卫风·伯兮》:“伯兮齃(音切)兮,邦之桀兮。伯也执殳,为王前驱。自伯之东,首如飞逢。岂无膏沐,谁适为容?其雨其雨,杲杲出日。愿言思伯,甘心首疾。焉得谖(音宣)草,言树之背。愿言思伯,使我心痗(音妹)。”朱熹注曰:“谖草,令人忘忧;背,北堂也。”
      这首诗大概是说女子心仪的男子到前线去了,他手执竹制的兵器,他是那般的英武,那样的杰出。可自从他走了之后,女子再也无心打扮,一任妆容懒散,发丝凌乱。日日思君不见君,思念遥遥无尽期。不是没有香脂丝帛,只是再没有人欣赏,没有人能够让她升腾起展示美丽的欲望。一心牵挂着征人,女子忧思成疾。又到哪儿去寻找萱草,移栽到北堂边来,帮她忘掉眼前这些忧愁呢?

三千年前如此凄美的一段爱情,一下子呈现在了我的面前。男子出征,音信全无。女子织布种田,拉扯孩子,忙里忙外,操持整个家庭,其艰难可想而知。而一株小小的萱草,居然可以让她忘却忧愁,这是多么美好的寄托啊。

古称父为“椿庭”,母为“萱堂”。此典出自汉·牟融《送徐浩》诗:“知君此去情偏切,堂上椿萱雪满头。”“椿萱雪满头”,是说父母年岁已大。而徐浩此时离别,情何以堪。清·程允升《幼学琼林·祖孙父子》中有言:“父母俱存,谓之椿萱并茂。”椿萱并茂,着实令我向往。

据说古时候孩子要出远门之前,会在母亲居住的房屋(北堂)旁边,恭敬地种下萱草,希望母亲看到它,能忘却忧烦,减轻对孩子的思念。孩子不在身边,母亲日日立于堂前,萱草就是她最好的安慰。北堂,往往是最为幽暗寂静的房屋,而萱草耐阴,在这样的地方也可以茁壮成长。晋夏侯湛称萱草为“大帮之奇草”:“远而望之,烛若月露照青天;近而观之,晔若芙蓉鉴绿泉,萎萎翠叶,灼灼朱花,炜若珠玉之树,焕如景宿之岁罗”。想必母亲们看到如此美丽的花朵,心中的烦忧真的可以忘掉呢。萱草的另外一个名字就是忘忧草,崇祯、顺治年间的那些官窑或民窑的青花瓷器上,时常出现葳蕤的萱草。人们以萱草祈祷母亲的平安,祈祷现世的稳定,更愿乱世中的生命能像萱草一样坚忍。这萱草竟然蕴含着古人如此深沉的情感密码。

想起唐代孟郊的名篇《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其中“寸草心”的草,大概就是指的萱草吧。小小的萱草,如游子的心一样稚弱,能报答得了母亲那像春天阳光一般的慈爱吗?孟郊的另一首《游子诗》倒是一目了然:“萱草生堂阶,游子行天涯。慈母倚堂门,不见萱草花。”母子之间互相牵挂之深情溢于言表。“萱草虽微花,孤秀能自拔。亭亭乱叶中,一一芳心插。”苏东坡曾为萱草赋诗,无意间解释了孟郊的担忧。王冕《偶书》:“今朝风日好,堂前萱草花。持杯为母寿,所喜无喧哗。”可见萱草在古代这些离乡背井、漂泊天涯的骚人墨客心目中的地位,绝非一般花草可比。

忽然想起,在我小的时候,我家院子里,在堂屋的东窗户下,父亲就种着这种草。当时父亲从外地带回家的,没开花时,叶子细细的,长长的,我们都叫它兰草,花含苞待放时才知道,就是常见的金针菜。那花非常漂亮,有黄色的,有橙红色的,在草叶间挺身而出。一冬的严寒之后,经过了那么多人的踩踏,谁也没想到第二年春天,在原地它又发芽开花。花期结束时,夏天也就过去了。萱草也开始积蓄能量,迎接下一个严酷的冬季。

那些花儿,在那样的岁月,真的,美丽无比。

更可贵的是,在日常的生活里,萱草的那些花儿又成了良蔬佳肴。在我们的餐桌上,它叫金针菜、黄花菜。据说纪晓岚一看到金针菜上桌,就会手舞足蹈。这老夫子还专门著文,论说常吃金针菜如何如何能使人聪明。而金针菜的根茎花叶确实是中药,他的旷世奇才得益于金针菜也未可知。

初来南京时,朋友海军某学院的一教授带我们到浦口艺莲苑,其间,我看到了池塘边大片盛开的的萱草花。可见萱草生命力之强大,适应性之强劲,无论干旱、潮湿,无论多么贫瘠的土壤,它都能够很好的生长,都能够活出个样儿来。

萱草的花语:1.忘却一切不愉快的事。2.放下忧愁。3.隐藏心事 。4.爱的忘却。 我想这些意义大概都源于遥远的《诗经》吧。《诗经》中的爱情,生生死死,缠缠绵绵,热烈而深沉,极具生命的张力,极具触动人心的美感。而萱草既纯朴又高贵的形象,极强的生命力,完全的奉献精神,又像极了我们这个民族中女性的柔美和坚韧。

现在我才知道,康乃馨之前,真正属于我们中国的母亲花是萱草花。萱草花,这平凡而又不凡的植物,曾在中国几千年悠长的文化长河中静静地,开呀开。

 

 

 

一蓑烟雨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481)| 评论(2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