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季建业市长,请您手下留情!  

2011-03-17 13:52:42|  分类: 家在金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图、邵颖华

 

季建业市长,请您手下留情!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石像路

季建业市长,请您手下留情!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钟山风景区

季建业市长,请您手下留情!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环湖路

季建业市长,请您手下留情!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在中国,我敢说,没有任何一个城市的人能比得上南京人更爱梧桐树。

梧桐,一个美好的名字,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总是与瑞鸟凤凰相关。但这里所说的梧桐,被南京人叫做法国梧桐,学名悬铃木。这种树木,叶子酷似中国各地常见的梧桐,就被误以为是梧桐了。法国梧桐显然是舶来品,其实也非产自法国。17世纪的英国牛津,人们用一球悬铃木(美国梧桐)和三球悬铃木(又叫法国梧桐)作亲本,杂交成二球悬铃木,取名“英国梧桐”,并在欧洲广泛栽植。后来,法国人将树种带到上海,栽在霞飞路(今淮海中路一带)作为行道树,故中国人称其为“法国梧桐”。

很多人第一眼爱上南京,并不是因这里的城市建筑、历史文化,而是被这座城市的大树吸引,雪松、玉兰、水杉,特别是无处不在的、壮观的法桐树!我就是其中一个。我一直以为一个没有树,没有大树的城市,绝对不是一个可以安置灵魂的地方。

南京素以“山水城林”合而为一而骄傲,山在城中,城在林中,山环水绕。中央路、长江路、北京东路、北京西路、太平南路、太平北路、珠江路等,特别是以中山先生名字命名的中山路,一直到中山陵风景区的植物园路、陵园路,道路两边民国时期就种植的高大的法桐树,树干粗壮挺拔、树冠繁茂舒展,生机勃勃,极富柔情和历史的沧桑,给南京人和来南京的外地人留下多少的美好印象啊。

夏天以火炉著称的南京城,最让人舒心的恐怕就是这些荫蔽苍生的大树了。走在这些大树下,那份清凉和宁静, 是任何其他名贵花草都无法给予的。

关于南京法国梧桐的来历说法不一,有宋美龄批准之说,也有第一任南京市长刘纪文拍板之说。其实是谁决定引进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南京主次干道、大街小巷都以梧桐作为绿化树。

今天我们看到的高大梧桐大多为民国时期所值,很多有上百年的历史。南京的梧桐树已经根植于民国文化,成为南京文化的一部分。

四季更迭,南京的梧桐都会给人无尽的遐思。江南春来早,梧桐树上的片片嫩绿,向人们散播着春的气息。梅雨时节,风吹梧桐,撒落一地梧桐雨。盛夏午后,梧桐树下,阵阵清香,丝丝凉意,伴着枝头悠扬的蝉鸣!待到秋风乍起,那恣意的金黄,深深浅浅,明明暗暗,一路泼洒。石像路上的金色梧桐,只要你看上一眼,你肯定一辈子不会忘记!冬日凌晨,城里城外,粗壮的梧桐枝桠,静静地衬托着皑皑的的白雪,宁静而悠远……

中山陵风景区内的梧桐树,漂亮而壮观!我曾经无数次走在那条遍植梧桐的道路上,那里的梧桐,风韵无限。在钟山风景区,只要有路的地方,几乎到处都生长着粗壮魁梧、郁郁葱葱的梧桐,两行并列排开,一直延伸下去,枝叶在空中交错,覆盖了路面,犹如悬垂的拱顶隧道,阳光透过重重树叶的罅隙星星点点散落下来,走在树下,煞是惬意。 难怪当年尼克松到南京时,直呼南京有个“绿色长廊”。                  

而今为了地铁三号线、十号线的建设,要砍伐和移植2600棵法桐等大树,大行宫站附近的梧桐树已经被砍伐,路面光秃秃的。而过去因城建被移植到郊区的上千棵大树,很多是半死不活,有的早已枯死,根本无人问津。

据说南京市政府为兴建地铁而决定砍掉或移植市区的法国梧桐树的消息传到台湾后,引起国民党“立委”邱毅关切。邱毅今天上午透过“微博”及“脸书”,呼吁国民党尽速透过国共平台或两会协调此事。

邱毅说,他去过多次南京,让他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夫子庙、秦淮河或“总统府”,而是一路茂密的法国梧桐,这上万棵的梧桐从中山陵远到市区,有相当部分是国民政府蒋中正担任委员长时栽种的,当时栽种的用意就是要怀念孙中山,南京市政府以兴建地铁为由要砍树,让他相当不舍。

邱毅表示,若南京市政府不停止砍树,他将在明天的中常会中提出临时动议,要求党中央应尽速透过国共平台或海基、海协两会协调此事,救南京梧桐树。

季建业市长来到南京后,在城市建设上可以说是大手笔,有目共睹。但是毁坏几千棵大树的城建,恐怕赢得不了多少南京市民的民意。三号线有一站就是市政府站,在这里要对许多大树大动干戈。因为市府前面就是水杉著称的太平北路,左边是以法桐著称的北京东路。而市政府距离一号线鼓楼地铁站公交车还不到一站路的距离,为什么这里还要设置一个地铁站,真是匪夷所思。再说,到市政府上班的人,又有几个是乘地铁上班的呢?

在我们国家能够促成一个工程上马或者停止的,常常不是民意,不是科学论证,而是领导者的意志。在这里只有请求我们的季建业市长,能够顺应民意,手下留情,救救这些梧桐树,不要等到国民党来拯救它们吧!

 

 

 

 

一蓑烟雨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4543)| 评论(4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