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烟雨的波西米亚  

2011-12-18 11:21:21|  分类: 栏杆拍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华

 

晨起,拥衾而坐,临窗读《波西米亚楼》。不动声色,却跌宕起伏。好文字!

自己是一个局外人,可以站开去,看一看别人眼里的美国,看一看那《蛋铺里的安娜》,那个在韩战中、越战中死了一个儿子又死了一个儿子的贫民窟中的老妪;看一看《芝加哥的警察与匪》,看一看那体形高大、杀人不眨眼又执法如山的街头巡警;看一看《波西米亚楼》里落拓的艺术家;看一看作者被《FBI监视下的婚姻》,也看一看《双语人的苦恼》……

也可以更好地看清自己眼里的中国,看一看《母亲与小鱼》,看一看中国式令人揪心的婚姻;看一看《还乡》,看一看还乡人在自己的故乡被警察深夜盘查而落得无处栖身;看一看《自尽而未尽者》凄凉而有趣味的女作家的人生,看一看那《失落的版图——告别母亲》,看一看,没有了母亲,祖国的版图在游子的心里,从此是怎么缺了一块的……

还可以看一看那遥远的黑非洲……

这样的看去,主题似乎大了点,但确实如此。他人人生的悲凉与欣悦从纸背渗出,也让我更好地认识自己,认识自己生活的这人间。就像高行健所说,文学和艺术可以让人活下去一样。

生活真是有趣。十点多了,我家的其他三只动物都还在被窝里呼呼大睡,我却一早起来一个人在这个小房间里看一段写失眠的文字,看得我哈哈大笑,甚至眼泪都呛了出来。我时常会被自己的笑声警醒:我已经多久没有这样子笑过了?!

《一天的断想》是这本书的第一篇,我却是最后才读的。我总是把甜头放在最后。从起初的会心一笑,到中间大笑,最后至唏嘘不已。

“有时候我想,失眠就让她失吧……把失眠的时间用来读书没准能读出个学者来了。”这正是我想说的,怎不让我会心一笑呢。

“我的亲友和一切人都不允许这个人在人人皆睡的时间独她醒着,所以我还是去睡。先是仔细地睡,再是努力地睡,最后是歇斯底里地睡,直到睡意全无,大汗淋漓。……”看到这里我哈哈大笑,甚至把自己给呛出了眼泪。倒头就睡的主儿当然不知道其中的苦处与妙处。

这个世界上平凡的人太多,中国就有十多亿啊,不缺哪一个。一个女人要想成功,除了坚韧,除了受苦,还能用什么招呢?

严歌苓写道:“记得有次我饿极了却找不出东西吃,就喝了两包板蓝根。”读至此,心头一紧。为了安心写作,拒绝了母亲探望的要求。后来看见母亲信上写:“年轻时,我以为丈夫需要我;年老了,我又总以为女儿会需要我,实际上,我始终在自作多情。”读到这里,鼻子一下子酸了。

想起韩愈他老人家说过:“余不惟道之险夷,行且不息,以蹈于穷饿之水火……”  

“我也想找谁聊聊天,想让谁用些散淡的话题来按摩一下紧张得抽了筋的思维。然而我打消了这念头,因为在我需要别人的时候并不一定是别人需要我的时候。日子真是很苦。”当我需要别人的时候呢?

“我可以永远吃苦,但我不可能永远年轻……”读到这里,我还笑得起来吗?

在这样的冬日,在楼下结婚者的鞭炮声中,细细地嚼着从沈从文老家门口买回的姜糖,读着严歌苓,这也许就是烟雨的波西米亚了。

 

烟雨的波西米亚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3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