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清凉山中话清凉  

2011-11-02 12:26:37|  分类: 家在金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图、邵颖华

 

清凉山中话清凉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扫叶喽

  

       清凉山于我,关键不是山,而是清凉。

       从山门上古朴的“六朝胜迹”几个大字可知,这里绝非等闲之地。

       三国时,这里称石头山、石首山。吴帝孙权曾于山麓筑石头城御敌,诸葛武侯曾为了联孙抗曹于半坡驻马,诸葛赞曰:“钟阜龙蟠,石头虎踞,真帝王之宅也。”这里出将入相,烽火硝烟,何来清凉?

       至南唐这里成了清凉佛国,才称清凉山。当时,这一带佛寺为数不多,但高僧云集,非同凡响。高僧文益禅师为南唐烈祖李昪所重,受聘住持石城清凉禅寺,开宗立派,人称“清凉文益”,四方前来求学的僧人多达千人。文益死后,被李璟谥为“大法眼禅师”,他创立的禅宗宗派因此被称为法眼宗,成为佛教禅宗“五家”之一。法眼宗在宋代初年达于极盛,流布甚广。南唐时山中有寺叫“兴教寺”,南唐帝王为亲近佛法,甚至把它作为避暑行宫。后主李煜常来此诵经拜佛,并留宿于此。繁华尽处,后主在这里觅得一份清凉了吗?宋代时此寺改建为“清凉广慧禅寺”,陆游、苏轼等文人学士都曾来此问佛。明代初年称为“清凉寺”,太平天国时被毁,抗日战争时期,著名的“清凉古道”和这里的古建筑再遭战火,至文革,残存的也在劫难逃。

       清凉山是清代“金陵四十八景”之“清凉问佛”所在地。如今处于闹市之中。一进大门便可见的清凉寺为前几年所建,香火远没有玄武湖边鸡笼山上的鸡鸣古寺旺盛。不过,倒是清静。

      进门左手,沿曲折石阶而上,两边竹木掩映,中有一小门,上书“古扫叶楼”,内有小院,据说为“金陵八家”之一的龚贤故居。去时,只有我一人。庭前两片枯叶,静静地落于湿漉漉的地上。馆中伫立,注目龚贤的山水图轴,仿佛可以想见当年他徜徉山间的情景。

       龚贤(1618—1689),明末清初的书画家,字半千,号野遗,又号柴丈人、钟山野老,十岁左右随为官的父亲由昆山迁居南京,其间也居于扬州时,目睹了清兵屠城的惨象,因此至死不肯入仕清朝。晚年回到南京,便隐居清凉山麓的虎踞关。结庐于山下,茸半亩园,栽花种竹,卖画授徒,贫居自得,睥睨公卿,足不履市井。

      尽管龚贤隐于半亩园,但是他的才华、气节还是吸引了不少文人墨客。南京的七位画家樊圻、高岑、邹喆、叶欣、胡慥、谢荪等人与他“兰亭雅集”,结下丹青雅谊,形成了中国绘画史赫赫有名的画派——金陵八家。另外收藏家周亮工、戏曲家孔尚任等也与其交往甚密。孔尚任在《虎踞关访龚野遗草堂》写到:“簇簇余寸墟,竹修林更茂。时有高蹈人,卜居灌园囿。晚看烟满城,早看云满岫。”可见半亩园是清雅至极。龚贤的山水巨制和精细入微的册页,大都完成于这一时期。其中一幅小像悬于楼上,上绘一僧,持帚做扫叶状。此楼便因此得名“扫叶楼”。

        龚贤的名望和艺术造诣之高以及宁愿清贫死不愿富贵生的秉性,为豪门权势所不容。他们常借索书画为名,欺压搅扰,让他不得安宁。1689年秋日,在贫困交加中,龚贤遭遇豪门横暴,身染重疾,郁郁而死。因为家贫竟无力安葬,全赖好友孔尚任的鼎力相助,才得以入殡。

       这真是身处乱世,想清凉而不得啊,悲哉!

       沿着山路,迤逦行来。林间有亭,曰“兰亭”,亭前是一大片银杏林,落叶满地。倚栏独坐,看一老人在树下捡了几颗银杏,下山去了。登上山顶,山上的梓树、楸树在四围的常绿乔木中,已是黄叶翻飞。在烟雨看来,这叶何须扫,总会被雨打风吹去,真正要扫除的是人间以及心间的那些污秽啊。

       山顶除了山风、鸟鸣,便是自己踩在落叶上沙沙的脚步声。南唐时的翠微亭、李煜的避暑殿早已不见踪影。如此空寂幽僻的去处,后主之后,不知还有谁来过。沿山脊的小路往下走,有人在山间树下石桌上对弈,走至崇正书院处,已是院门紧闭。这时才发现天色已晚,暮色四合。

      下得山来,出清凉门,便是秦淮河了。在石头城边龟石上静坐,凝望着城墙上那张突兀的鬼脸,这张狰狞的脸的背后会是什么呢,千百年来清凉山曾经的沧桑?城墙下浩浩的长江已经往西退了好远,现在唯有一条秦淮,在静静地流着。      

       山下乌龙潭中不闻龙吟,秦淮河中不闻桨声,半壁城垣尚在,岸上柳影婆娑。蓦然发现,天上一弯新月,只是不晓得是否曾经陪伴过刘梦得的那一个。“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

        不觉间,对岸已是万家灯火。不时有市民从旁经过。有的急急火火回家,有的出来在这里休闲。月光下,一女士牵着一小狗,就坐在我的旁边,小狗在长椅上跳上跳下。      

       回到家里,已经八点了。先生说,他一来到家,就打开了所有的灯。这一句话,让我郁结的心情,一下子释然了。黑夜里,在这座城市里,有一窗属于我的灯火,也就足够。

       苏子曰:乐哉无一事,何处不清凉。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3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