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我和这个世界岂止是不熟  

2010-08-20 11:45:16|  分类: 栏杆拍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华

 

我和这个世界岂止是不熟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这并非是我安静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问题,
  问南方,问故里,问希望,问距离。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这并非是我绝望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热情,
  给分开,给死亡,给昨天,给安寂。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这并非是我虚假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真诚,
  离不开,放不下,活下去,爱得起。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这并非是我孤寂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诉求,
  需慰藉,待分享,惹心烦,告诉你。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这并非是我冷漠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动情,
  为时间,为白云,为天黑,为天命。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这并非是我逃避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憧憬,
  对梦想,对记忆,对失败,对希冀。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这并非是我卑微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勇敢,
  不信输,不信神,不信天,不信地。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这并非是我失落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高昂,
  有存在,有价值,有独特,有意义。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这并非是我迷茫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方向,
  往前走,回头望,会跳跃,会停息。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这并非是我撕裂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完整,
  至少我要成全我自己。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这并非是我选择死亡或者生存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选择,
  刚巧,这两者,都不是选项之一。


 

       今天偶尔读到一首诗《我和这个世界不熟》,题目就像一块磁石。心一下子动了,然后猛扑上去,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这是很久都没有过的阅读体验了。

       这首诗署名北岛,这个只存在于我青春期里的名字,此时连同顾城、舒婷、杨炼、江河、食指他们,一起向我袭来。我不懂他们,那时候。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一点不妨碍我对他们的热爱。由他们推及到读戴望舒,读徐志摩,读李金发,管他什么现代派,后现代派,统统拿来!读谢冕,读刘再复,读李泽厚,然后读丹纳,读叶芝,读艾略特,读波德莱尔,读福克纳、萨特、贝克特、卡夫卡、……他们曾经一起如罂粟般在我的青葱岁月里怒放,那么肆无忌惮。但是,不知为什么他们又突然在我如水的日子里一起枯萎。

       我记得最牢的的是北岛的“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回答》), “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 / 我只想做一个人”(《宣告》),“一切爱情都在心里/ 一切往事都在梦中/ 一切希望都带着注释/一切信仰都带着呻吟”(《一切》)顾城的“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一代人》)、杨炼的“或许召唤只有一声——/ 最嘹亮的,恰恰是寂静”(《诺日朗》)、舒婷的“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神女峰》)等等。这些名句不仅我记得,我相信凡是把青春期丢在了八十年代的人肯定都记得。还有那些著名的诗篇《致橡树》《中国,我的钥匙丢了》 《土地》等等。这些诗篇影响了我的价值观还有爱情观。

      说来好笑,我那时用的笔名叫海子,而且用这个笔名写诗。写的《海之诗》组诗,深得老师的称赞。但是后来发现居然真的有一个诗人叫海子,而且在年轻学子中大名鼎鼎。自己怎么配!然而在我知道他并开始读他的诗歌之后不久,年轻的海子便遽然离世了,如一朵绚烂的花,漂到了大海的深处,那里才是他自由生长的故乡。

        那个年代,许多东西虽然朦胧,但是毕竟深深地吸引了像我一样的成千上万的年轻人。那是一个开始关注人之所以为人的年代,那是一个物质和精神都在左奔右突寻找出口的年代,那是一个西风东渐以致狂飙突进的年代,那是一个激情洋溢和冷静反思丝毫不矛盾的年代,那也是当代中国文学最荣耀的年代。那时恋人间送的礼物绝不是什么钻石戒指,而很可能只是一本《诗刊》或者自己抄写的诗集。

        那些日子,即使现在想起来,还有些轻舞飞扬的冲动。有些诗篇,现在读来依然还能生出当初那样的震撼。

       只是如今这个世界,需要假唱,不需要诗歌;需要畅销书,不需要文学;需要全裸,不需要朦胧;需要滥情,不需要爱情;需要性感,不需要清纯;需要宝马,不需要“永久 ”后面的感动……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好像每一句都是为我写的,都是我想说的。读着读着,有一种一下子被子弹穿过胸膛的痛,然后看着自己的鲜血从伤口汩汩流出:我和这个世界不熟,岂止是不熟,有时完全陌生:最熟悉的人、最熟悉的地方也会陌生得让我胆战心惊。有时感觉自己是不是从哪里偷渡来的,来了又不断地逃离。烟波江上,不知今夕何夕,不知乡关何处。其实北岛们也一直在逃,甚至逃得无影无踪!诗歌的王国里并没有人发出通缉……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真的。也许正是我不断抗拒不断逃离不断妥协的这些陌生,完善着我的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789)| 评论(9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