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做梦吧我  

2010-04-25 11:01:27|  分类: 心灵舞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华

 

 

                     做梦吧我 - 一蓑烟雨 - .         

 过去一直很喜欢黄宗英说的一句话,一个人如果没有了梦,那这个人就真的老了。

 这当然是一个作家用文学的语言所讲的。不过,从生理学和心理学的角度来说,这句话也是成立的。比如王夫之就认为:“盛而梦,衰而不复梦……然则梦者,生于血气之有余,而非原于性情之大足者矣。”

 人大概都会做梦的,只是有些人醒来之后就把梦全忘掉了,便以为自己没有梦。我是个爱做梦的人,之所以如此认为,是因我醒来之后常还记得梦的内容,甚至有时候会做成“连续剧”。当然好坏都有。

 有时凌晨两三点钟醒来,其实是被自己的梦给吓的。梦到自己所亲所爱的人如何如何。因此辗转反侧,无以入眠。半夜里发条短消息过去,问:你还好吗?有时惶恐不安,以待天亮,赶快打电话过去,装作若无其事,这才知道亲人安然无事。人常说恶梦是反的,但是常常还是放心不下。

 古人认为五脏之气过盛是致梦的一个生理因素,所谓“肝气盛则梦怒,肺气盛则梦恐惧、哭泣、飞扬,心气盛则梦善笑恐畏,脾气盛则梦歌乐、身体重不举,肾气盛则梦腰脊两解不属。”

 这也许没什么科学依据,但是我反思自己过去所做过的梦,在梦中从来没有发过怒,从来没有大笑歌乐的场景,好像梦景还是没有色彩的。倒是常常梦到飞翔、恐惧和一些无法言说的梦,也许和古人所说的“肺气盛”有关?当老师的不“肺气盛”也许才是怪事。

 早些年我常常做的梦就是找不到家(老家)。常常是要回家了,在乡间的那种叽里拐弯的土路上疾走,明明白白记得回家的路,但是走着走着就找不到家的方向;也有跟着母亲出门但是最后却怎么也找不到母亲的影子。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少年离家的人都会有的梦境。

 最可笑的就是考试焦虑症在我身上延续了很多年。时常梦到考试,但是试卷无论如何都做不完。有一次甚至是梦到我在教室外趴在板凳上考试,卷子上没地可写了,就写在脚下,硬让老师给我在地上批改。前些天还梦到考政治,拿着答案抄都抄不完,生生给急醒了。我知道这是那年我高考作文没有写完留下的后遗症。

 我做梦常常和水有关,有河有湖,有时就是一小溪,一池塘。会梦到很多鱼,各种各样的,还有芦苇;有时会梦到自己在水边走,突然整个河岸就塌了,自己跟着掉进水里;有时会在很高的岸边滑下深渊,自己便在不停地挣扎中惊醒。这在我儿子手术前后时常如此。那时被一种恐惧和忧郁笼罩着,儿子好了之后,依然持续了很久,身心俱疲。

 梦中,人在希望、失望甚至绝望再到希望之间徘徊、挣扎,这也是对人生疾苦的一种体验吧?

 当然也有很多的美梦。梦见我心向往之的人、事、美景,醒来会心而笑也是有的。

 常言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东汉时期的王符就认为:“人有所思,即梦其到;有忧,即梦其事。”而事实也大抵如此。对有些人日思夜想,对有些事反复琢磨,可能在梦中都会反映出来。也有些人、有些事你可能很少想起或提及,但是梦中却会出现,这被称为强制回忆,回到从前。

 梦必须依赖生活经验,好像还和人的性格有关。古人所谓“好仁者,多梦松柏桃李,好义者多梦刀兵金铁,好礼者多梦簋篮笾豆,好智者多梦江湖川泽,好信者多梦山岳原野”。对照自己,后两者能与我对上号,前面与我的梦毫无关系。难道我是不仁不义之人?难道愚笨的我是“好智者”“好信者”?在我的梦中经常出现乡野、树林、江河、湖泊,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城市的生活场景。很是奇怪。

 我时常梦见自己在飞翔,有时在树梢间穿过,有时是在山路的上方,像条游鱼;有时会梦见有人在下面追,自己在天上飞,好像要被拽下来似的。

 梦是人在睡眠时身体内外各种刺激或残留在大脑里的外界刺激引起的景象活动。中国的造字很有意思,“梦”的繁体字由“苜”( mò,眼看不清)、“宀”(家、屋子的变形)、“夕”(晚间)三字会意。简单一个字就很好的揭示了梦的含义,神奇吧?

 西方对梦也有比较成熟、比较深入的研究。

 大家最熟悉的是奥地利精神分析学家弗洛伊德,他从性欲望的潜意识活动和决定论观点出发,指出梦是欲望的满足,绝不是偶然形成的联想。他解释说,梦是潜意识的欲望,白天受压抑的欲望,通过梦的运作方式瞒骗过检查以获得满足。很多人都做过性梦,这也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

 在梦的研究中,另一位大师级的人物是瑞士心理学家荣格。他认为“梦是无意识心灵自发的和没有扭曲的产物……,梦给我们展示的是未加修饰的自然的真理。”

 美国著名作家杜鲁门.卡波特说:梦是心灵的思想,是我们的秘密真情。

    我以为,梦有时候比现实更真实、更自然。做梦的时候,肯定不需要戴面具。有些话你在现实中无法说出,有些人你在现实中无法见到,有些事你在现实中也无法去做,但在梦中,你却可以不受任何阻碍任何约束的做出你想做的,说出你想说的,见到你想见的。奇妙的是,天王老子都管不着,甚至连你自己都无法控制。

 美国心理学家弗洛姆认为梦是一种象征性的语言。这有点不太容易理解。他说:“所有的神话和所有的梦境都有共同的地方:它们都是以相同的语言,象征的语言写成的。”也许,我们现实中的一些童话作家,比如郑渊洁、藤本弘、魔幻作家比如罗琳一定是好做梦的人,而且做出的是一定是超越常人的稀奇古怪的梦。

 过去接触到以各种不同的艺术形式表现梦的作品,真是不计其数。李白的《梦游天母吟留别》、《牡丹亭》中“游园惊梦”等对梦境的描绘都成了千古绝唱。最著名的《红楼梦》,更无需我赘言,中外有多少人皓首穷经、倾尽一生想打通红楼一梦与现实关联的通道,至今仍乐此不疲。国外的《蝴蝶梦》《廊桥遗梦》等都成为那个时代的经典,且经久不衰。

 还有毕加索用线条和色彩自由组合的杰作《梦》,画的是一直做他的模特的长着一头金发、体态丰美的17岁少女德雷莎。这幅画更是他情感历程的写照。64岁的毕加索给她的34岁生日贺信中说:“对我来说,今天是你17岁生日,虽然你已度过了两倍的岁月。在这个世界上,与你相遇才是我生命的开始。美丽的女人其实何尝不是男人的梦呢?

   日本著名导演黑泽明的电影《梦》,用了大量的长镜头配合卓越的视觉特效表现了梦境中的不同世界,战争与和平、社会与人生,所有的梦似乎都表现出人类迷失和不确定的主题,但本身又充满了一种绝望的缅怀。

《金刚经》上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我们也常说人生如梦。其实人生如梦真的也没什么不好,我认为。毕竟我们在现实中有许多的不堪,许多的无奈,许多的压抑,还有许多无法实现的愿望,许多无法达到的境界,在梦中却可以实现,可以达到。即使噩梦也没什么可怕,也许正是冥冥中有人提醒我们在某方面该注意些了。虽然一觉醒来,一切都化为乌有,但是毕竟自己经历过。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鲁迅先生就说过:人生最苦痛的是梦醒了无路可走。做梦的人是幸福的;倘没有看出可以走的路,最要紧的是不要去惊醒他。

如果我仍在梦中,最好别叫醒我,拜托!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4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