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我的父亲母亲(六)  

2010-01-07 12:15:25|  分类: 梦里老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侠

                                              一生刚强的母亲

 

回家后不久,爷爷也去世了。奶奶过世早,爷爷一辈子也不容易,所以性格有点古怪,不时跟母亲过不去。记得爷爷在回光返照的那一刻,拉着我的手说:“孩儿,长大后,好好疼你娘,你娘是个好人。”说完这些手就松开了。爷爷这句话,我刻在了心里,牢记一辈子。这是爷爷对我的最大希望,也是对我娘的最高褒奖。

也难怪爷爷临死时这样评价母亲,自打母亲嫁进这个家,从来都没消停过。拉拔我的两个小姑,就连父亲那时还只是个中学生。后来几年间,老爷爷、老奶奶、爷爷相继故去,三个老殡都是母亲一个人操办的。老爷爷死的时候,父亲是他唯一的孙子,也没能回来。那时没有任何交通工具,父亲在外地,腿上生疮,一步都走不了。那真是哭天不应,叫地不灵。母亲一人当家,把家里两个屋子里的四扇门板拆下来,做成棺材,才把老人送入土。爷爷去世的时候,家里一贫如洗,实在没有办法,母亲找到大队里,给了母亲一个大柜子,当做棺材,就这样把爷爷填进去,给埋了。记得我和母亲住在那没有门的破屋子里,后来北半面墙也倒了。母亲用苇子、秫秸挡在那里。那冬天的严寒,夏天的酷热,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现在已没有印象,只有想象了。

就在那样的年代,就在自己的命都那朝不保夕的时候,我家却又多了一张嘴——父亲学校里的一个姓邵的叫小柱子的放羊的孩子。他也真够可怜的,父亲死了,母亲死了,姐姐死了,姐夫也死了。跟着姑姑,最后姑姑也死了。一个人无依无靠,无家可归,成天在父亲任教的学校溜达要饭,给学校养的一群羊作伴。后来羊也都杀了吃完了,他又开始四处要饭。父亲念他也姓邵,和我平辈,就认作侄儿。说你要没处去要饭了,就跟我去俺家吧。好了就逃条命,不好就死一块儿。柱哥来家时,我8岁,他11岁。姥姥为此气得不愿意到我家来,抱怨我母亲说,你自己的孩子都养活不起,饿死了,还要拉拔个半大小子,看你咋养活。柱哥来我家时,肚里生蛔虫,脸色蜡黄,瘦骨伶仃。母亲给他治病,给他翻改旧衣服穿上,才看起来像个人样。我在家里一个人惯了,有时给他争执起来,母亲总是嚷我。有一次明明是他错,母亲却把我狠狠打了一顿。我气得要去跳井,被邻居四婶拉住说:你这孩子,不懂事啊,你娘只能打你。现在我是明白了,只能打我。可这事让我记了一辈子,对柱哥因此有很深的成见。好在以后年龄大了,慢慢好了起来。

到了63年,大弟弟降生了,给我们这个苦难的家庭带来了极大的欢乐。乡亲们都说是父亲行善积德,老天爷赐给他的礼物。以后又有四个弟弟妹妹出生。这样我们家就成了有九口人的大家庭。

人口多了,随之而来的困难也就多了。可以说父亲一辈子都没有爬出这个穷坑。分田到户时,父亲给柱哥盖了房子,置办了家具,娶了媳妇。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