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全然接受  

2010-01-03 07:13:50|  分类: 心灵舞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华

                                 全然接受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元旦,去新街口,在新华书店,我毫无目的的在里面转悠!撞到谁就是谁,就看对眼不对眼了。

说毫无目的,其实心仪的是《方丈记》,可是转了好久,都没找到。一楼历代人物传记处,在书架最下方最不显眼的地方,瞅见了《仓央嘉措诗传》,想都没想便拿在手里。

乘电梯至二楼,在“日本文学”书架前翻看,最多的是渡边淳一还有村上春树的作品,我对读小说,早已没有多少兴趣,我可不想再替“古人”伤心。我想找的是鸭长明长老的书。没有找到。无意间竟然被边上一本装帧简洁的《山中花开》吸引住了。细看才知是韩国法顶禅师的著作。是谁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书名,让我想起了读过的《岩上花树》,在寒冷的日子里让我心里一下暖暖的。因此也收入囊中。其实并没带包。只是那样抱在怀里。

我就呆在那里,随意翻看。图书太多,眼花缭乱。没有寻到《方丈记》,心有不甘。这本书与吉田兼好法师的《徒然草》并称日本近古文学的“双璧”。读罢《徒然草》,就想知道《方丈记》到底是怎样的。不在日本文学架,那该在宗教栏吧?遂问服务员,宗教类的图书在哪里。被告知在一楼。没上三楼四楼去,便转身下楼。

在比我高很多的“宗教”架反复搜索,依然没有找到。在我就要离开的那一瞬间,一本书的名字一下子撞上了我:《全然接受》。看到这四个字,真如醍醐灌顶,眼前豁然开朗,当时就这感觉。特满足!

我不知道这是谁的书,也不知道是写什么的,当时连摸都没有摸一下,当然也没有买,不知道为什么。只是那么对望一下,然后就在它的注视下离开了。

全然接受!冥冥中,这对此时的我似乎是一种心灵的暗示。

我们来到这个世上,其实就像一个筐,上帝不会只把好苹果放在哪一个筐里。他会一股脑儿甩给我们,然后再站在远处,默默地看着。这一看,就是沧海桑田。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虽然都明白这一道理,但是我们常常还是心中愤愤不平。我们能坦然接受健康,却对疾痛鲜有耐心;我们能坦然接受幸福,却对不幸耿耿于怀;我们能坦然接受富贵,却对贫穷嗤之以鼻;我们能坦然接受成功的喜悦,却对失败的苦涩避之唯恐不及;我们能坦然接受爱情的甜蜜,却对背离恶言相向失去应有的理智……

善恶,美丑,荣辱,悲喜,生死,存亡,正邪,黑白,长短……个个相辅相承,相克相生,掰都掰不开。我们就生活在这样一个相对的世界。别无选择!逃无可逃!

我即使没有先哲“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境界,没有“苟利国家生死以,岂以祸福避趋之”的修为,但在寻常日子里,在享受和风细雨的同时,也要学会接受暴风骤雨甚至腥风血雨的侵袭;在对生活充满激情的同时,也要做好激情消退后面对平淡甚至庸俗的心理准备;在对花样年华大加赞美的同时,也要有直面花儿凋零的勇气……

上帝,无论你往我这筐里扔什么,我都认了。

全然接受,我懂了。还有买的必要吗?

满心欢喜!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4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