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还是老地方  

2010-01-30 10:33:00|  分类: 烟雨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华 

清晨,整个古城湿漉漉的,是我喜欢的烟雨蒙蒙的感觉。

先生带着女儿回老家了,爷爷奶奶看到他们的孙女,可能只剩下惊叹的份了:孩子咋长这么高了?

我的老家是不忍想起的,特别是在这就要过节的时候。

前天,先生回到了我们刚分配时工作的那个苏北小镇,那所中学。现在想想,以我的性格,怎么可能在那样的地方呆那么久呢。但确确实实在那里生活了12年,把我的的青春、爱情和理想都牢牢地钉在了那里。

1989年,我去时,学校里所有的教室都是五十年代的老平房,一水儿的青砖,青瓦,瓦楞上生着杂草。教工大都住在学校里,也是成排的平房,端着碗就串到隔壁邻居家里。我家的两间平房也成了一群小青年的根据地,整天在一起看球、打牌、聊天、玩儿。

那一排排的老平房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只是在平房里的生活至今让我记忆犹新。

刚到那里时,语文组的同仁们就在老杜哥家给我们新来的治了一个场。大家年龄都相差不了多少,最大的也不超过三十,我不喊他们老师,都是喊哥的。席上,组长凡军哥(现在苏州中学)领着敬酒。天呢,在这之前,我从来没喝过酒的。自己刚来,不想多说话,也不好辜负大家的热情,就跟着喝了。几杯酒下肚,再站起来走路,就像踩在了棉花上一样。那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喝酒,也是唯一一次有醉的感觉。幸好没有出丑。后来,树华哥跟我说,你呀还真实在,给喝就喝啊。呵呵,其实这些哥们哪一个不实在呢。

冬天来了,办公室外的走廊里,会晾晒一大片煤饼。办公室里会用砖、泥砌个大炉子。过不了几天,各办公室就要搞聚餐,说是祭炉子。这样的聚餐过不一段时间就来一场。其实就是大家聚在一处喝顿羊肉汤。学校为我们从街上买来羊腿、白菜、粉条、佐料,外加一大袋烧饼。谁再从自己家里拎来一个大钢筋锅,一群人七手八脚忙活一阵子,那汤就在炉火上嘶儿嘶儿地冒白烟了,羊汤的香味也就从瓦缝里飘了出去。还没等烧好,大伙儿就拿着各自的饭盆,围着炉子开始敲了。汤端下来,各位早已等不及。羊汤又鲜又香,又辣又烫,一个个吸溜有声,喝得那是热火朝天。

那时的冬天,办公室里还是很冷的。坐在靠窗的位置,西北风嗖嗖地钻进来。对桌的同事就爬上桌子,用报纸把窗缝糊起来。办公室中央的火炉上总有各家的水壶烧着,同事们给喝完了,再去给灌上,烧好了再给送家去。办公室离教工宿舍也没多远。

很多时候,大家商量个事都是在酒桌上。北方人喝酒那叫豪爽,你不喝都不行。大家轮流“治场”,大概每一两周一次。小酒馆里,猜拳行令,吆五喝六,热闹非常。我们语文组只有我一个女的,也许是我性格随和,大家投缘,他们也没拿我当外人,每次都不会把我落下。到后来,一个人的事情,就成了大家的事情。

如今我们早已天各一方!

到南方后,我一直怀念那一排排的老平房,还有那平房里飘出的羊肉汤的味道。在杭州时,不喜欢甜腻腻的杭帮菜。又没地儿喝羊汤去,偶尔在郊区碰见还是带皮的,一点味儿都没有。我的同事们相聚时,大都是到茶馆,青藤茶馆是我们常去的地方;即使到饭店也没有当初喝酒的那种气氛。没谁劝酒,也没谁行令。大家都客客气气的。

到了南京,先生甚至专门带我到城北迈皋桥,到十字街一家徐州羊汤馆去解馋。回老家,他会买十几斤剔骨羊肉带回来。找到了羊汤的味道,可是到哪里去找一大帮哥儿们一起围炉品汤的那种氛围呢?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4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