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看上去很美  

2010-01-16 17:30:07|  分类: 滴水藏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京的山真多,车子开出去一个多小时,除了山,还是山。

老山,在江北。今天杂志社召开的自主招生研讨会就在这里的大吉温泉度假村召开。

会上老教育厅厅长周、教育出版社长游、教育学会秘书长叶一干人依次发言。

厅长老了,话倒是很有意思。他骄傲的还是他几十年前当老师时的那些事儿。当官的体会最深的可能是人走茶凉吧,但师生关系却是永远不变的。他说高校出不了教育家,中国的教育家都是从基础教育干起的。想想中国那些能够称得上教育家的也确实如此,高校兴许能出几个教育理论家吧。他讲教育部那些制度的制定者有几个是搞基础教育的,一些政策让他火大。他的质疑一个接着一个:现在的孩子一个比一个聪明,为什么就少有创造性;质问现在中学的老师除了会做题还会做什么;感慨学校当官的要么把孩子送到了名校,要么送出国,谁会真正反思当今的教育;自主招生,给你权利,真的用好了吗?……呵呵,年纪大了,话也多了,也说真话了。

南京有自主招生权利的高校有八所,比其他几个省加一块都多。从南航、南理工的两个招办主任孙雷、王虎的言谈中,了解到自主招生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来之前也做了案头工作。自招对他们学校现在几乎成了鸡肋。两三千报名的,最后享受优录政策的只有一两百人。报名、审核、面试、笔试等等,简直劳民伤财。南大清华等五校联考,其实出发点也是为了节约成本。跟踪调查那些被录取的学生来校后的表现也并不令学校满意。

这样的名校尚且如此,其他那些学校搞自主招生是不是有点花钱赚吆喝?虽说叫自主招生,但是还是有许多的死框框无法逾越。比如已被预录的学生还得参加高考,还得看高考成绩,这不是重复劳动吗?为什么不能一锤定音呢。

我突然想,通过自主招生录取的学生,肯定有他们超出一般人的地方。那么这些高校在把他们招揽到自己门下的同时,是否制定了相应的有针对性的培养特殊人才的计划因材施教,如果没有,把他们重新撒到那些通过高考上来的同学中间,最后泯然众人矣,也就一点都不令人奇怪。

郑集中学的一个来送考的校长诉苦说,今年各高校自主招生时间撞车,学生报名、交报名费等等手续繁琐,到高校赶考也很麻烦,很多手续都是学校老师给代劳了。周厅长听后摇着头说可见教育该是多么不成功。早期教育要关注孩子的脑子的发育;小学教育要关注孩子的体能的发育;初中教育要关注孩子的情感教育,因为这时他们的志向和社会现实会有矛盾,而自身荷尔蒙也过度分泌,影响他们的情绪与认知;高中教育要关注孩子的独立人格的形成及社会责任感的培养,因为他们已经成人了。如果高三了,报个名都要老师代劳,报个志愿还得家长操心,这样的孩子,成绩再好有什么用?

现在的学生中,那些偏才怪才不是没有,但是最后还是无法被录取,因为他们达不到一本最低线。高校自主招生的许多招数很多还是个幌子,只是提前掐尖而已。清华、北大几乎是在掐架。但愿复旦的招考分离愿望能够得以实现。

王虎讲他们南理工招生时遇到的一个学生,徐州的,喜欢军工,轻型武器的制图,已经达到他们大三学生的水平,但是因为高考分数不够而不能录取。听到这话,我又怀念起民国时的那些大师来,羡慕起他们的好时运来。一个世纪过去了,难道那个时代比我们现在更开明?

……

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的农业改了,农民能吃饱饭了;中国的工业改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能看到“中国制造”了,但是中国的教育好像还处在睡梦中,好像越睡越沉了……

看到“自主招生”,我有点兴奋。心想那些孩子终于可以有出头之日了,可是,走近了才发现,只是看起来很美。很多人都说教改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但历史告诉我们,没有哪一次改革是不付出代价就能成功的。改良从来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温水煮青蛙,结果会如何……

算了,不想了!

老山的风景不错,生态园里的饭菜不错,度假村的温泉泡起来也不错……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4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