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我的鸟儿情结  

2009-10-16 14:17:10|  分类: 屐痕处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华 

                      我的鸟儿情结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几天前,我们去了射阳,我最想看的就是那些美丽的丹顶鹤。朋友王董事长开车接到我们之后,稍作休息,就带我们直奔盐城自然保护区。

朋友介绍说保护区是挽救一些濒危物种的最关键地区,该区内物种丰富,光鸟类就有近400种。其中国家重点保护的一类野生动物有丹顶鹤、白头鹤、白鹤、白鹳、黑鹳等12种,二类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有6-70种。全世界的野生丹顶鹤也只有两千只,每年来这里越冬的就有近千只。

一路上我想象着丹顶鹤在这里自由自在嬉戏、翱翔的情景,能马上领略到唐诗“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宵”的意境,便很兴奋。可朋友说,现在这个季节是没有野生丹顶鹤的,要到12月底才有,现在只有一些人工孵化的。说得我心里怅然若失。

进入保护区之后,近大门处一些水面上有几只天鹅还有野鸭之类的鸟儿,在水里懒懒地游着,一看就知道是人工饲养的。我没有多大兴趣,索性沿着唯一的石子路往里走,没想到越往里走越震撼:那芦苇荡无边无际,苇丛中露出的水面像蓝宝石一样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有位伊人,在水一方。”默念着远古的歌谣,我好像一头扎进了洪荒里。

我问,这样能够走到海边吗?朋友说不能,到海边还有很远很远呢,沿海的滩涂在不断生长,每年都增加几万亩呢。这里都是滩涂、沼泽,没人引领是很危险的。朋友笑说,赶紧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吧,出去后可就没有了。我发现这里除了这条路是人为的外,其余完全是原生态的,游客极少。真好,这正是我想要的效果。

有人抱怨说,能沿路建一些观景台,再能有游览车开进来多好。我暗想,是的,这是从你的角度来考虑的,可能也是很多人的愿望,登临高处,可俯视,可远观,可仰望,可以极夫游之乐。坐上游览车,优哉游哉,少了奔波之苦。但是别忘了这里是保护区,主角可不是人类。这里是野生动物的家园,是鸟儿的天堂,我们才是不速之客。想起过度开发的杭州西溪湿地,我很为这里保护区的“无为”感到欣慰。

走啊,走啊,无论走多远,芦苇都会伴随着我。有风时,芦苇齐刷刷倒向一边,无风时根根直立,冥冥中好像有谁发号施令似的。我也学着它们的样子,风一来头就歪向一边,风住了啪来个立正。小路弯弯,通向芦苇深处,早已经看不到来时的路。不知道走了多远,我的高跟鞋开始跟我较劲了。看到满眼的芦花,突发奇想,这些芦花都用来编鞋子,那该编多少双啊。我小时候,我家老屋的后面自西往东便是高高的渺无尽头的黄河故堤,堤下有一条弯弯的小河,两岸是连绵数里的芦苇荡,那里的鱼儿、野鸭、大雁都曾是我的伙伴,那里是我孩提时的乐园。农闲的时候,我们跟着大人一起割芦苇,剪芦花。累了,就躺在收割下来的芦苇上,看雁阵从蓝天上飞过。芦苇都用来编席子,而芦花就用来编鞋子。我们那里叫“毛窝子”,大都加一个木底,削成两头高中间凹,四五公分高,周边钻眼,穿上麻绳,用芦花就可以编制了。毛窝子防水防泥,轻便暖和,那时几乎人人都穿。寒天冻地的时候,“卡塔、卡塔”,那清脆的木屐声响彻整个村庄。天暖了,就把它们挂在檐下,不久便成了鸟雀的窝。可这种鞋已经很少见了,如今黄河故堤上是一溜的砖窑厂,河滩上已经看不到芦花飘飞、大雁成行了。

看到眼前的芦苇,感到很亲切,好像又回到了从前,只是我那沿着小河伸展的芦苇荡现在变成了无边无际的芦苇的海洋,更加壮观。好想自己也变成一株芦苇,挡住人类贪婪的目光。如果不是这些芦苇,哪里会有这么多美丽的生灵在这里繁衍生息啊,忽然心生无限感激。

保护区里没有交通工具,也许怕惊扰了鸟儿们。我怕走太远脚受不了,只好折回,他们还继续往前,说回头会撵上我。一转身,正好面对着夕阳,无遮无拦,晚霞满天,令我怦然心动。我已经好久没见过这样的景象了。身边芦花闪着金光,苇丛中各种鸟儿叽叽喳喳。在我专注地看一头河鹿的时候,旁边一游客叫了起来:快看,丹顶鹤。一抬头,果然有四只丹顶鹤齐齐地飞了起来,越飞越高,越飞越远,消失在天际。我正惋惜再也看不到了的时候,四只鹤又飞了回来,落在一片空地上,在夕阳下翩翩起舞,舞姿真是美妙绝伦。有个人拎着摄像机在边上跟拍,鹤一点也不害怕,天地人和,那份安祥,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可惜我的相机这时候没电了,只好记在心里。后来听朋友说,这些丹顶鹤是不会飞走的,看我很惊讶的样子,他说,丹顶鹤是非常忠于爱情的,如果一只病了,另一只绝不会抛下它不管;如果一只死了,另一只也不会苟活多久。这些都是人工饲养的,放飞时只放走雄鹤,无论飞多远,它们一定还会回到雌鹤的身边。鹤很长寿,能活50-60年,终生一夫一妻。哦,我很感慨。至此一下子理解了我们的祖先为什么那么喜欢丹顶鹤,还叫它仙鹤,为什么喜欢把它作为诗歌和绘画的题材了!

天色向晚,天空中的鸟儿多了起来。好鸟相鸣,此起彼落,呼朋唤友。想起自己刚去杭州工作的第一天,校工拎着我的行李,把我领进公寓楼,在我打开窗户的那一刻,就坚定了我留下来的意愿。外面马路边居然有一片池塘,水里数不清的白鹭在那里追逐、觅食,旋儿飞起又落下。这些小精灵一下子让远离家乡有点感伤的我心情生动了起来。“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只有在唐诗中才能见到的景象,在这里居然是生活常态。远望是百舸争流的钱塘江,斜对的是新西湖边峰峦叠翠的五云山,傍晚,“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同样纯净的美景,当年曾经温暖过陶渊明怎样孤寂无依的心灵啊。今天我有幸置身于这世外桃源般的地方,真可谓得其所哉了。

也许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种鸟儿情结,今年国庆节里重游瘦西湖,我想去寻找的其实是我多年前曾在那里看到的一景。那一年,还是早春,天气清寒,琼花未开。我从南门进入,最先看到的是瘦西湖里的一片沙洲。野渡无人,小舟自横。春水荡漾,老树含烟。苍鹭成群,飞来飞去。有的栖在树梢,有的立于水边。眼前的古朴、宁静让我久久不愿离去,之后这情景竟然多次出现在我梦里。可是这次看到的却是游人如织,游船如梭,苍鹭没有了,那水墨画般的意境也不见了……

出了保护区, 朋友已经联系好渔村黄沙港,要带我们去吃海鲜。在路上,我跟朋友说未开发的保护区才是真正的保护区。这时一支熟悉的歌儿在我耳边响起:“走过那条小河,你可曾听说,有一位女孩,她曾经来过,走过这片芦苇坡,你可曾听说,有一位女孩,她留下一首歌,为何片片白云,悄悄落泪,为何阵阵风儿,轻声诉说。还有一群丹顶鹤,轻轻地,轻轻地,飞过……”朱哲琴倾情的演唱,让我记起那个叫徐秀娟的女大学生,为救丹顶鹤,把青春永远地留在了芦苇荡里,也许早已化作了一只洁白的丹顶鹤,正在这里自由的飞翔。什么时候我们能够对大自然宽容一些,能够善待我们身边的鸟儿、草儿,我们的生活也许会更好些。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5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