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父亲啊,您在天堂还好吗?  

2009-06-20 19:01:09|  分类: 梦里老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华

           

                                                  

   父亲啊,父亲节到了,我的祝福该发往哪里,您在天堂能收到吗?

  父亲,这个称呼多么亲切,但与我又多么遥远。我常常望着街角悠闲的老人妄想,如果父亲能活到今天该有多好。想起哥哥当年毕业的时候分配到徐州工作,您骄傲地给人说:我的孙子将来就是徐州人了。这是那祖祖辈辈生活在北方偏僻农村的人多么向往的事啊。可是父亲,您哪里能够想到,您去世后的这十多年里,您的子孙们现在已经在南京在北京在宁波安家立业了呢。

十多年前,姐姐就半带抱怨地对我说,你写了那么多文章,为什么不写写咱们的父亲? 是的,为什么呢? 我一直以为是母亲给了我生命,父亲给了我灵魂。您在我心里是一部大书,哪里是愚笨的我能写得出的。

 父亲一生坎坷,我真不知从何说起。您被迫结婚的时候还只是一个15岁的初中生。曾祖母是个恶婆婆,祖母遭她虐待,早早死去。这么着急为您娶亲,就是想让我母亲来撑门挡户,来拉扯我那两个年幼的姑姑。外婆曾告诉我,她家当时住着解放军,由于曾祖母实在舍不得她这三代单传的孙子,您差一点就跟着大部队南下了。您学习特别好,初中毕业后被保送上了离家两百里外的宿城(当时是地区行署)一中,后来却在学校一次抬篮球架的劳动过程中,由于用力过猛而肺部大出血,从此落下肺结核的病根,您不得不休学回家。为给您治病,家里一贫如洗,最终无力再继续学业,您上大学的愿望也随即化成泡影。

 两年后父亲又被送进一所师范学校,毕业后成了一名中学老师。解放后,历史的风风雨雨,都在您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五十年代末,您差一点被打成右派,被下放回了老家。回到家乡,您说服父老乡亲,带着他们建学校,种梨树,改造盐碱地,改变家乡的面貌,历尽了千辛万苦。后来就在我们村头那个您亲手建起的学校里当了中学老师、校长,这一当就是三十多年,您成了咱们那儿远近闻名的先生。

  在我刚背起书包上学的时候,父亲就被投进牛棚(学习班)。这成了我人生最初的记忆。村头的大幅标语写着某某(父亲的名字)是资产阶级的代理人,要如何批倒批臭等等。街上大字报更是铺天盖地,我常偷偷扯下花花绿绿的大字报包书皮。那时年龄太小,无法理解当时阶级斗争的荒唐和残酷,当时有的学习班甚至把人批斗致死。父亲蹲学习班的地方,是邻村生产队的一处废弃牛屋。我不知道你们都学些什么,也不知道八辈子血贫农的父亲如何成了资产阶级的代理人,我也不知道街上经常开批判大会,每次我和母亲都被要求坐在下面,父亲您都在台上交代些什么,真的,我至今也不清楚。

  父亲,您还记得吗?那时,我们每天都要给您送饭。从家到您那里有二里路,对一个贪玩的孩子来说,不算太远,那还是一趟不错的差使。当时家里有一个很小的钢筋锅,母亲把稀饭放在下面,上面放个盛菜和馍馍的碗,正好卡在锅沿上。小小的我拎着它很是高兴,就象一个出来放风的犯人。我争着送饭,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那就是可以偷吃一点点母亲为父亲单做的饭菜。母亲一辈子都在为您的病提心吊胆,每天都为您单做饭。她的7个儿女(大哥是父母收养的孤儿)每天的主食除了红薯还是红薯。走过村后的一条小河,我在桥上看着河里的游鱼,看着西边残破的砖窑和岸边泛着白碱的土地,可以傻傻地发呆,再翻过那茫茫苍苍的没有尽头的黄河故堤,就进了那个叫后套的村子。也许是饭菜香味的吸引,我每次经过,路边的野狗都会在后面跟着,吓得我不得不把锅紧紧地抱在怀里。有一次我在前面跑,狗在后面追,一不小心绊倒了,饭菜撒了一地,瞬间被野狗抢个精光。我坐在地上号啕大哭。路边人家都早已经认识我了,有的就你塞给我一个饼子,他给我盛一碗稀饭,这些就充当了您一天的伙食。

 往事哪堪回首!文革后拨乱反正,许多下放的干部都去找政府落实政策,而父亲没有,您从来不愿求人。大概八一年有所谓民办教师转正的机会,您自己考试过关。那之前,每月十八块钱的工资领了好长好长一段时间。我刚工作那年第一个月领了双月工资180块“大洋”,您觉得我很是了不起呢。在回家的路上,我花25块钱给您买了10几斤苹果,回到家,把100块钱交到您手上,那个时候,咱爷俩多么开心啊!

96年春节,大年初二我带着孩子去看您,您正在家里打吊针,说是感冒发烧。打过针还能到大门外跟亲戚邻居聊天。大年初五,小妹带您去徐州检查,您在半路就永远地闭上了眼睛,一句话也没有留下。这让我们几个悔恨终生,如果不是在春节,如果我们不是把这看成单纯的感冒,如果早点带您去城里,也不至于要了您的命哪。那时,您刚办完退休手续才三个月,该享福了,您怎么就那么没有福气啊!

 父亲啊,我有太多的话想给您说,可泪水早已模糊了我的双眼。在我小的时候,您给人的感觉很严厉,哥哥常因做错事而罚跪。等您上了些年纪,儿孙绕膝,我才发现其实您是多么慈祥。也许是生活的艰辛,人生的坎坷,政治的诡谲,使您难展欢颜吧。父亲啊,我从小身体弱,但成绩好,很得您的偏爱。我至今记得那时我们爷俩蹲在堂屋门口,在冬天的暖阳下,您给我扎小辫的情景,头上漂亮的丝带常招来伙伴艳羡的目光;我至今记得我去十五里外的镇上考高中,是您骑着咱家那辆破自行车,驮着我一路叮咛;我至今记得我到县城考大学时,第一场就砸了,最拿手的作文没写完,您倒了三次车到考场来看我,安慰我;我至今记得,报志愿时,您要我报师范,说女孩子当老师最好;对于我的恋爱,您对来家说媒的一批人,总说让孩子自己做主。父亲啊,我年少时每一个关头都离不开您的呵护,如今您怎么舍得撒手了呢?您曾笑说我是林黛玉托生的,我还是那么爱哭,一想起您,我就无法自已。我是不是特不争气?

 父亲,您不知道,我已经从刚分配时的那个苏北小镇,举家迁到了古都南京。我看过您在中山陵前的留影,那时您英姿飒爽,多么年轻啊。我在这里买了房子,就在紫金山下。我不再当老师了,有了自己的公司,我不知道您会不会生我的气。您走的那年春节,您的外孙还是个蹒跚学步的孩子,晃晃悠悠走两步,就扑倒在您的怀里,您一下搂过去,祖孙俩哈哈大笑起来。这一切好像就在昨天呢。您知道吗,现在这孩子已经长成大个子了,您的外孙女,今年也就要上大学了。

父亲啊,您知道我在想您吗?一年前母亲也随您而去,女儿成了一个没爹没娘的孩子,成了断线的风筝,这份悲伤,您柔弱的女儿如何能扛得动?上个月回家,看到您和母亲合葬的坟上,野草疯长,都已经半人高了……

父亲啊,您在天堂还好吗?

            

                                                                                                                2009.6 .20

           

  评论这张
 
阅读(466)| 评论(8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