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两头沉的父亲  

2009-02-18 10:43:45|  分类: 梦里老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我1993年8月15日发表在《中国教育报》上的一篇文章,那时父亲还是一个中学教师,但是1996年他退休三个月后就离开了我们,那是在大年初五。所以我很怕过节,特别是春节,悲伤总是在那时达到极致。在我小的时候,对父亲的印象很单一,只知道他很严厉,特别对我的兄弟们,做错事是要罚跪的。我们怕他,很少跟他亲近。等我们大了了解了历次政治的风雨对父亲精神的冲击后,等粗砺的岁月把父亲磨成一个慈祥的老人时,我们想亲近他,上天却再也不给我们留任何的机会了。                                                                                ——题记

 

我从来没有真正相信过我父亲是曾经有过青春的,每逢他说起青年时代,我老觉得他说的是另外一个人。从我记事起,父亲就头发花白,体弱多病,但他却有一颗永远年轻的心,因为,他的每一天都拥有那帮学生的至真至纯。

父亲的青春一把都交给了他所钟爱的教育事业,书一教近40年,至今还在那所偏僻、简陋的乡村中学里默默的工作着。

这样的学校留不住人,只是父亲和他的一群老朋友老学生支撑着。经年累月的粉笔生涯,使身材高大的父亲过早的驼起背来,一脸的沧桑如刀刻一样。然而,父亲一上起课来,便来了精神,他的课风趣而幽默。我初三时曾经有幸跟父亲上过一年的课。课堂上,父亲特别注重树立学生的自信心,哪个学生的作业做得比过去认真一些,考试成绩比上一次好一点点,父亲都要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表扬他。尽管许多人看起来那还很糟,父亲却不那样认为,反而因为学生居然能够有这样的进步而把那当成奇迹。这不是说我的父亲分不清好坏,而是因为他的智慧远比分辨这类好坏更深邃。

可是父亲特别不能放过那些不该出错误却又出了差错的地方。“你本来可以做的更好些。”这是父亲挂在嘴边的话,他的学生没人不记得这句话。我当了老师后,也没忘把这句话送给我的学生。父亲到底教过多少学生,他自己也说不清。不过,在家乡一家两代都是他的学生,那绝不稀罕。

父亲很提倡节俭,他习惯了那种补丁摞补丁,老大穿了老二穿,老二穿了给老三的传统。我读初三那年,一天正上数学课,父亲轻声把我喊出教室,把一件玫瑰红的的确良衬衫送到我的手上。也许他忽然意识到他正值豆蔻年华的女儿,不能一味包裹在哥哥淘汰的灰灰的大衣服里。你想象不出我当时的那份激动。我永远也忘不了父亲看着我笑起来时脸上愉快兴奋的样儿,像阳光穿过云彩放射出来,我也永远忘不了我因为他在笑而感到的出奇的快乐。

父亲既有繁忙的工作,又要兼顾繁重的农活,属于农村中“两头沉”的人。八十年代初,农村分田到户,我家里分了二十多亩地。假期里,当其他人到处游山玩水的时候,父亲不得不拖着病弱的身体在田间劳作。父亲是我们当地有名的笔杆子,写一笔好文章,一手好字。但拿笔杆子的手不得不拿起锄头,挥洒教鞭轻松自如的双手,不得不握着牛鞭子,横竖都别扭。那份知识分子的清高,常被不听使唤的老牛咀嚼得粉身碎骨;那瘦弱的身子骨,常被折腾得精疲力竭。可是父亲说,他会做得更好,会让我们家过上好日子,不过毕竟父亲也是上了年纪的人了。后来在徐州工作的哥哥下海自己做起了生意,多次要求父亲去帮他,说一单生意挣得肯定比他多少年的工资都多。可是父亲说,做老师的,除了钱,还有比那更重要的东西,钱可以晚一年挣,学生的青春只有一次,哪能对不住自己的良心。

父亲曾告诉我,他怎样觉得呆在学生中间比呆在天堂里还舒服,怎样在上课时听着学生琅琅的的读书声而出神,怎样望着生龙活虎的学生的模样而自己也觉得朝气蓬勃。我明白了父亲一生淡泊的原因。

父亲就像一个挑夫,在人生的山道上艰难的攀登着,无怨无悔。他肩负着他的学生,他的黄土,以及对这一切无比的赤诚。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