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也说“老”  

2009-12-05 11:31:57|  分类: 烟雨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华

                                                            也说“老”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罗中立  油画 《父亲》

       昨日,读日本僧人吉田兼安所著《徒然草》,颇受益。文东译本,虽不及周作人先生译本典雅,但可能更适合今人阅读之习惯。法师为文,想到哪里写到哪里,纯乎徒然,本无以为意,读者却如沐春风。看法师一片天真,分外动人。名《徒然草》,只是此“草”非草,是一种日文文体,大类于中国明清之“笔记”,今之“随笔”。

      读至第一卷第7节,体认生活中琐碎事,便多想了些。                                                                         

倘若无常野的露水和鸟部山的云烟都永不消散,世上的人,既不会老,也不会死,则纵然有大千世界,又哪里有生的情趣可言呢?世上的万物,原本是变动不居、生死相续的,也唯有如此,才妙不可言。天生万物,而以人之寿命最长。其它如蜉蝣,早上出生晚上即死;如夏蝉,只活一夏而不知有春与秋。然而抱着从容恬淡的心态过日子,一年都显得漫长无尽;抱着贪婪执着的心态过日子,纵有千年也短暂如一夜之梦。人的寿命虽然稍长,但仍不可能永留人世。以过客之身,暂居于世上,等待老丑之年的必然到来,到底所图为何呢?庄子有云,寿则多辱。所以至迟四十岁以前,就应该瞑目谢世,这是天大好事。过了这个年纪,还没有自惭形秽的觉悟,仍然热衷于在众人中抛头露脸;等到了晚年,又溺爱子孙,奢望在有生之年看到他们功成名就,把心思一味地放在世俗的名利上,对人情物趣一无所知,这样的人,想起来就觉得可悲可厌。 ”

(注:“无常野”和“鸟部山”,皆日本京都地名,其间多墓地。)

 

试想如果自秦皇汉武以来,丹灵药妙,人皆长生不老,这世间,如今该是怎样一番景象?

生死交替,新陈代谢,这本是自然规律。若一味反其“道”而行之,岂不是自取其辱。

庄子有云:寿多则辱。想想他老人家并没说错,自己也有伺候病中老人的经历,真有切肤之痛。庄子那个时代,寿者寥寥。生逢乱世,缺医少药,若昏聩老迈,活着岂不比死还难。当今世上,长命百岁,已不稀罕。“寿”怎么才能不受辱,或不自取其辱,还是值得思考的。

人的本能是贪生怕死。有道是好死不如赖活着。现在有了高超的医术,人的寿命得以延长,甚至人的容貌也可以“返老还童”。不过,不知怎么的,看到已知天命的刘晓庆穿着超短裙昂着那张装修得没有一丝皱纹的脸,心里就特难受。但当真看到八十又几的杨大教授那一张长满皱纹和老年斑依然大无畏的脸,心里好像也不见得怎么得劲儿。

记得数年前看央视的专题片《望长城》,主持人黄宗英在大漠黄沙间,古老长城上,飘扬着满头白发,那一形象,一直留在在我心里。她的举手投足,是那么从容,那么动人。还记得偶然间看到的一幅油画,是罗中立的《父亲》,老人那满脸刀刻般的皱纹,那种沧桑感直透骨髓,只须看上一眼,这辈子就不会忘记。苍老,有时是怎样一种震撼人心的美啊!

在吉田法师的眼里,某些人却老而“丑”。“以过客之身,暂居于世上,等待老丑之年的必然到来,到底所图为何呢?”吉田兼安曾经为官于皇宫,后出家避世。世上一切,生生死死,沉沉浮浮,个中滋味,大概参透。“所以至迟四十岁以前,就应该瞑目谢世,这是天大好事。”这话是有点过分,就是吉田自己也活了70多岁,但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若依此观点,如我辈已过不惑之年者,已属于“老而不死”一族了。

子曰:“老而不死是为贼。”若用吉田法师的话硬套,大概就是“过了这个年纪,还没有自惭形秽的觉悟,仍然热衷于在众人中抛头露脸”,老而不知修身养性,老而无德,确为“贼”。吉田又接着说“等到了晚年,又溺爱子孙,奢望在有生之年看到他们功成名就,把心思一味地放在世俗的名利上,对人情物趣一无所知,这样的人,想起来就觉得可悲可厌。 ”读到这里,好像无法再注解下去。这佛家和讲求孝悌注重天伦注重功名的儒家还是很有些冲突的。  

吉田是读过《论语》的,且深得中华文化的真谛。吉田看淡的,恰恰就是我们所追求的。想一想,我们一辈子忙忙碌碌,忙的不过是房子、车子、票子、位子、儿子,临老,脑子里去掉这些,还能剩下些什么呢?对“人情物趣”,又能知道多少?吉田所讲倒是和庄子有些近了。我们这些人一辈子劳碌,不得清净,不得逍遥,哪来修为?在吉田眼里,真是可厌又可悲。

吉田这段话的要义,在于人应知命通变,达观超脱,不为物欲所缚。

掩卷沉思,突然发现,吉田兼安,远皇宫,亲渔樵,居山林,处野寺,尚在著述,虽名“徒然”,实是劝人向佛。法师是否真的看透世相,老而晓人情,老而知物趣了呢?可见佛家和老庄也还是有不少距离的。

 

 

联想到母亲曾跟我说过的一句话“人要格宁(闭上)眼过日子”。作为一个家庭妇女,这也许是她老人家的处世之道。母亲那一辈人吃的苦受的罪非现在人所能想象。仔细琢磨,还真是,想得太多,计较太多,凡事争个子丑寅卯来,日子好像就没法过。格宁上眼,就没有过不去的。

有时,自己还是忍不住,对这世界多看几眼,看得愈真切,愈揪心。战争啊,矿难啊、天灾啊、饥饿啊、疾病啊、死亡啊、背叛啊,啊呀呀……近在眼前的现实问题是若干年后,独生子女们要撑起上面几个老人,不知道肩膀够不够壮实,敬老院的床位够不够用(昨晚看新闻说现在至少缺五百万张呢)。

去年我在医院里伺候母亲的时候,临床一个刚上班的女孩儿照顾她患恶性肿瘤的母亲,身心俱疲的样子,让我想起来就心痛。她是独生女,常羡慕我们兄妹几个,可以有个商量,可以互相替换。虽有护工,怎抵得上亲生儿女。那女孩不在的时候,护工常常置呻吟的病人于不顾。想一想那一辈子好强的老人,到最后吃喝拉撒自己都无能为力的时候,如果别人给她脸色,该怎么看得下去。那时伏在母亲身边,我跟她开玩笑说:我们将来肯定没有你的福气。中国现在就有一亿多老人,若干年后会有三亿、四亿之多,该如何处!呵呵,不想也罢。 

人终归都要老的,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衰老给自己身心带来的变化。我有一个老同事,叫王中原,是极好的一个人。我刚分配工作时,在一个小镇上,那时还没有电铃,他是我们学校的敲钟人,另外还做着教导处的日常工作。分发报纸、递送信件、油印讲义等等,极负责任。人很和善,家庭也很和睦。可是退休之后,王老师竟然多次自杀,令人错愕不已。

也许老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面对孤独、衰弱的勇气。

老了,能顺其自然,心安就好。虽不至于如法师所说40岁之前便谢世瞑目,但还是应该想想怎么个活法,才不至于到时老而无趣、老而无尊、老而无养。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5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