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话离别  

2009-12-24 17:25:33|  分类: 心灵舞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华

                            

                                           话离别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有些文章是值得一读再读的,就像有些人值得一品再品。今天读了一篇写离别丰县的文章,印证了那句经典,“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读罢,心冷冷的,皱缩着,想哭,想大哭,然而,一滴泪都没有!不禁心里一惊。

其实之前我不止一次读过这篇文章,每次都是无法读完,就已经泪流满面了。离开故乡之前我曾经把它从报纸上裁下来压在办公桌的台板底下,每天与它面对面,去体味一个从故乡出走的人内心的飘零。

这一次,我为什么欲哭无泪?

等平静下来,望着外面阴冷的天,忽然明白了——我亦飘零久!

我想哭,可是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流泪了。

在博客上随手翻到这么一段文字:

“伊壁鸠鲁曾经给朋友写信:‘当我度过生命的最后和幸运的一天时,我给你写信。疾病攫住了我,并给我带来了毁灭性的折磨,但是我用记忆中的我们在一起时的思想和交流来抵抗这些痛苦。’某某君,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听不吉利的话,我还是想告诉你,当我临终的时候,你一定是我回忆和牵挂的许多人中间最放不下的一个,因为只有你是我那时一定见不到的人!”

人生的悲哀,莫过于此吧?

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人离去,或者让心爱的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死去,那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事情呢!那种绝望,无助,那种撕心裂肺伴随终生的疼痛,怎么能用语言形容?

我是从来不为所爱的人送别的。几乎从来如此。

大学毕业时我最好的一个朋友,淮阴的,因故突然提前离校,她的父母来接的,大概要赶车,凌晨就起了。她收拾东西时我都知道,我就窝在斜对面的床上难过,我没有为她送行。后来就一点消息也没有了,无论我怎么写信。我知道她一定是生气了,就这样一直持续了二十年。

如果是亲戚或一般人,去送别那是出于亲情、礼貌。如果是我不怎么喜欢的人,希望他早早走掉,图个清静,我可能会更殷勤地把他送走。

而当自己所爱的人要离我而去的时候,我会给他说,我送你吧。如果他真的了解我,真的心疼我,他一定会说:“不用了,我自己走。”他一定知道,我受不了那离别的苦。

很久以来,离别被我当成了检验自己爱不爱一个人的行为方式。

当我爱的人离开的那一刻,他一定知道我就躲在某个角落里,某个他看不到的地方,头埋在双手里,或抵在墙上,呆呆地心里望着他的方向。他如果同样爱我,他一定知道他走了,我自己也会被连根拔起,从此如转蓬一样。

当我爱的人离开的那一刻,我不会让他看见我眼里噙着的泪水决堤而出,有时我可能会装出很高兴的样子,告诉他我等待着下一次的相逢。有时可能一句话都说不出,任他远走。他不会知道,我时常站在他离去时的那个路口,心底默默地为他祈祷,祈望他平安幸福。

所有经历过离别之痛的人,也许都有这样的经验:所有的思念都将变成忧伤,无辜的人也可能因为自己情绪的突变而蒙受不白之冤。

离别后还要学会用回忆取暖,因为每天要面对的都是人去楼空、物是人非。当所爱的人离去后留下的空空荡荡,如果用尽所有的回忆都无法填满,那么就只剩下一个选择——离开!因为爱人在的地方才是天堂。要么追随他的脚步,要么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两个相爱的人,一个去世了,另一个会一下子苍老下去,甚至会紧随而去;为什么家里有亲人离世了,其他人往往要搬离原来的住处。

当自己也要离开的时候,已经无需他人来送别了,再多的亲友来送都顶不上那一个。很多人也许不明白,生离其实比死别不知要痛苦多少倍。

我都忘记了,当初自己是怎么离开的,怎么那么决绝,那么义无反顾地要离开那个大风起兮云飞扬的故乡的。两天内就做出了决定,好像当时有一种投奔亲人般的喜悦。我只知道我要彻底离开前的那天晚上睡得很香:因为对漂泊的渴望远远超过了对故土的留恋,就像对来生的向往淹没了许多今生的苦难……

因为被安排带高三,暑假要补课,让八月一号就报到。这突如其来的通知,打乱了我离家的节奏,甚至没有来得及辞职。去丰中没有找到领导,因为是在假期。途中碰到一个同事,消息就传开了。离别前的那天傍晚,出差在外的张校长从连云港打来的电话至少有半个钟头,虽然我是哭着挂断电话的。虽然校长说,不要把小孩带走,希望我只是去看看然后再回来,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虽然第二天刘书记还有校长办公室主任都到了我家,虽然说了很多很多挽留甚至检讨学校的话,虽然我非常感谢领导对我一直都很好都很重用,虽然很舍不得那帮兄弟一般的朋友还有我的亲人,但是我还是走了。决定离开仅仅是我个人的原因:我只是想换个环境,看看自己在30多岁的时候,还能不能做点什么。好像不走,一切都来不及。在走之前很早的时候,我就写了那首诗《家园》,可见不是一时的冲动。

那天下午,八月的阳光照在身上,带着行囊还有七岁的儿子,一起离别了那个北方的小城。一段时间后,一家人才团聚在千里之外的那个我无比向往的被称为人间天堂的地方。

也许就是从那天起,我就从一个生活安逸的纯粹的精神漂泊者,变成了真正的行走在大地上的异乡者。故乡渐行渐远,再也无法回头。从此孤独代替了喧嚣,思想代替了语言。从此,在路上,成了我的最佳状态。

当三年后再一次选择离开的时候,对于我纯粹是技术(杭州只给解决一个孩子的户口)的问题,而几乎与精神无关。这似乎完全脱离了漂泊的本意。离开之前,我和手术之后的儿子过了一段相依为命的日子。那应该是我这一生最黑暗的时期,长期的紧张焦虑和对儿子病情的恐惧让我陷入了无休止的失眠和情绪低落之中,强烈的不安全感攫住了我的心。不想打扰别人,又不想影响工作,又不想让亲人担忧,一个人撑着,几乎给压垮。那时没有知冷暖的亲人,没有真正的朋友,女儿住校,而先生却已在南京工作。期间来南京金陵中学讲课,看到先生局促在办公室隔壁的沙发床上,我什么也没说,再也不坚持在杭州安家了。

这一次离别没有任何伤感,除了对西湖的留恋。无数次枯坐西湖边,没人知道,那里的山水曾经抚慰了一颗怎样孤寂的灵魂!

只是孩子来南京后,时时念叨着回杭州,孩子儿时的伙伴毕竟比我们成人所谓的朋友要珍贵的多。这许多年过去了,我竟然从来没回去过,也没什么特别值得牵挂的。好在孩子比大人更容易适应新的环境。渐渐一切都淡了。

南京这个我从来没有在意过的城市,居然是我们一家落地生根的地方。这不是一个能让我一见倾心的城市,对它的印象还停留在教科书上,太过苍凉。但是,就在来宁后平静如水的日子里,她的山,她的水,她的城,她的林,甚至她的一条条林荫路,一条条古朴的小巷,她的无数的街头小花园,甚至菜场里那一年四季不断的脆生生的南京大萝卜,小饭馆里老板娘那一声“阿要辣油啊”的亲切询问,傍晚小区边叫卖“桂花酒酿”的小贩那清脆的梆子声,都深深地吸引了我。美好一点点渗进我的血脉里,六朝古都竟成了我生命的栖息地。从此便有了家,有了无限的牵挂。

牵挂一个城市,是因为那个城市有你牵挂的人在;等你不再牵挂那个人的时候,那个城市和其他城市也就没什么两样了。因为有我爱的人在,南京也就格外的跟其他城市不同。走在高大的悬铃木下,走在那些老牌大学的门口,我就会联想曾经谁谁也在这里走过,联想他的前世今生……就像那句广告词:因为一个人,爱上了一座城……

离别,其实也是某种意义的相聚。虽然相见时难别亦难,但是我相信,只要我们心里根基还在,那么人生苦旅中,就能找到心灵的故乡或者距她愈来愈近。走在异乡的路上,也是走在回乡的路上。这也许正是当初离别家园的初衷。             

                                                                                                         2009 12 24   平安夜

                                                            

   

  评论这张
 
阅读(542)| 评论(3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