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原创]读书偶记(二)讥笑怒骂皆风流  

2008-09-16 11:24:39|  分类: 栏杆拍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华  

       我一直以为近代历史腥风血雨,思想钳制严重,真名士当是正襟危坐、不苟言笑,躲在小楼成一统,见面不谈国事,只知琴棋书画,难有魏晋风范。谁知近来读书,方知近代学人多不拘小节,讥笑怒骂,尽显风流,完全推翻了我原来的成见。

迢迢牛奶路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复旦大学教授赵景琛主张外文翻译“与其信而不顺,不如顺而不信”。

       赵景琛在翻译时把马和牛相混,错把希腊神话中的“半人半马怪”,译成“半人半牛”怪,还把“银河”(milkway)错译成“牛奶路”。

       鲁迅不同意他的翻译观点,讥之为“乱译万岁”,并写了一首打油诗讽刺赵景琛:

                     可怜织女星,化为马郎妇。

                    鸟鹊疑不来,迢迢牛奶路。

       在诗中,鲁迅巧用赵景琛的两处误译,非常形象地批评了他的翻译主张。后来,赵景琛心悦诚服地接受了鲁迅的批评。

出卖《吾国与吾民

       1935年,林语堂在美国出版了《吾国与吾民》一书,被视为关于中国人与中国文化的经典著作,在当时颇为畅销。

       一次,大名鼎鼎的林语堂去美国的一家夜总会,交谈中,有个美国绅士,见他身著长袍,嘴刁烟斗,误认为是唐人街的某位老板,随口问他开什么店。

       林语堂十分生气,说:我是林语堂。

       不料对方毫无反应,仍然追问道:你做点儿什么买卖?

       林语堂见对方确实一无所知,不禁笑了,幽默地回答:我出卖“吾国与吾民”。

怒砸“牛肉馆”

       昆明有个牛肉馆,老板异想天开,招牌以“潇湘馆”为名。当时西南联大教授吴宓本以“怡红公子”自况,钟爱的就是潇湘馆中的林妹妹,见这家馆子胆敢对林妹妹如此亵渎,十分不满。趁着人多的时候,他找上门去,提起文明棍一顿好打,锅碗瓢盆被砸了个稀巴烂。停手之后,还让老板把招牌摘下。

       吴宓本是社会名流,大学教授,老板见此人来头不小,只好自认晦气。周围的居民都觉得吴教授打得好:谁让老板不解风情,还附庸风雅,该打!

不骂不相识

        黄侃是我国著名的训诂、音韵学家。1906年,黄侃在日本早稻田大学就读时,和国学大师章太炎恰好同寓,黄住楼上,章住楼下。

        一天晚上,黄侃内急,来不及去楼下厕所,就从楼上窗口往外洋洋洒洒,飞流直下。此时,楼下的章太炎夜读正酣,突然一股腥臊的黄水临窗往下飞溅,禁不住骂起来。楼上黄侃毫不示弱,与之对骂。黄本贵公子出身,年轻性躁,盛气凌人;章生性好骂人,两人都有“疯子”之称。章疯子遇到黄疯子,越骂越起劲。

        待双方通名报姓之后,都久仰对方大名,顿时怒气全消,惺惺相惜起来。后来两人的话题转到学问上来,章太炎是学识渊博的朴学大师,黄侃被他的学问深深折服,赶紧自称弟子,拜章太炎为师。这真是不骂不相识啊!

       把这些伟人、名人还原到现实生活中去,其实生活还是蛮有味道的。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2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