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原创]小巷风流  

2008-08-05 14:52:14|  分类: 西湖映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邵颖华

         

          [原创]小巷风流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去杭州,我敢说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冲着西湖去的,其中百分之十的人可能会记得逛逛河坊街,有千分之一二的人也许会拐进杭州的小巷里,去寻幽揽胜,去嗅一嗅老杭州的味道。

        杭州的古巷似一尾尾长长的鱼,经常在夜的深处向我游来。时光宛如泡沫漂浮在青石板上,渐渐隐入一块块历史。 如果是在细雨霏霏的日子里,走进那古老的小巷,那就更妙了。

       雨巷是江南风情的一种标志。雨声是要在巷里听才能听出味儿来,因为小巷清幽,没有闹市车马那样的喧嚣;雨色是要在巷里看才能看出美来,因为小巷单纯,没有街衢背景那样的繁复。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很难想象这成为千古绝唱的“杭州形象宣传语”,会出自“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的烈士之口。这刚烈之士便是被称为“亘古男儿一放翁”的陆游,而这巷便是今天杭州下城区的一条小巷——孩儿巷。江南的春色,在这诗句里,湿漉漉,绿幽幽,温润润,香喷喷,淡而又深,深而且远。春雨无声,愁思无边,在清幽、空寂的深巷中,诗人一夜无眠。

  在孩儿巷98号的陆游纪念馆前,冥冥之中,我在想,那杏花春雨的芬芳,能带给惆怅的诗人些许的愉悦和抚慰吧?

  行走在城市间,人们一直在努力地创造与享受着什么都不缺而唯独缺乏诗意的生活。那一座座独一无二的历尽沧桑的古城,被所谓的大手笔修整一新,可惜千城一面,面无表情.在那些老爷们拆完之前,我们不妨去看一看那些古巷,那些蕴藉风流的地方。

  大塔儿巷,便是杭州特有的一张名片。巷子两边,老楼粉墙黛瓦、泥壁木窗,灰暗斑驳,墙上枯藤缠绕,像一桩桩纠结不清的往事。细雨中,某家门前,几个老太正在唠嗑,咿咿呀呀,杭帮菜一般,甜甜的,软软的。路上,时有女子打着碎花小伞,袅袅婷婷,嗒嗒走过,消失在巷子的尽头。

  在这里你向最年长的老人打听,大塔儿巷11号门墙里面,是否住过一个叫戴望舒的人,他们大都会说那年头木老老早,搞不拎清。“从大塔儿巷穿过小塔儿巷,再东出皮市巷、西出下华光巷”——这是戴望舒当年上学、散步、踯躅的路线图。与皮市巷一街之隔的小营巷,是当年太平天国的王府,巷子里的塔影早已消失无踪。我痴痴地寻觅,那丛在二十二岁青年诗人心里葳蕤生光的丁香,梅雨中曾经在谁家楼前谁家后园悄悄开放?那个结着丁香一样愁怨的姑娘,曾经走过哪扇雕花木门哪段青石小巷?那柄寂寥的油纸伞被遗忘在哪个角落那段粉墙?戴家的前前后后,曲曲折折,牵牵连连,都是些古老巷陌。这烟雨迷蒙、潮湿寂寥的石板深巷,构成了“雨巷诗人”青少年时期最主要的生活场景,也记录着诗人一生中最清纯最悠远的梦: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

   戴望舒诗歌成就甚高,但婚姻生活却极其不幸,在他坎坷的人生中,一直没能逢着自己心仪的那丁香一样的姑娘……也许,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早已如莲花的凋落。

  如今生活在古巷中的人都在心急火燎的盼着拆迁,在兴高采烈的等着巨额的补偿。走出古巷便是满目的繁华,谁还愿守着这一份清凉!古巷的婉约与烟火被不断扩张的街市硬生生地吞噬,就连我们的诗人也早被他的乡邻遗忘。“我守望着你们的脚步/在熟稔的贫困和死亡间/当你们再来,带着幸福/会在泥土中看见我张大的眼。”——这是戴望舒当年在香港日军的死牢里写下的诗句。我不知道诗人在九泉之下回头张望,还能不能找到家的方向。

“我以前在书上读到颜子‘居陋巷,一箪食,一瓢饮’的时候,常疑所谓‘陋巷’,不知是甚样的去处。及到了杭州,看见了巷的名称,才在想象中确定颜子所居的地方,大约是这种巷里。每逢走过这种巷,我常怀疑那颓垣破壁的里面,也许隐居着今世的颜子……”丰子恺先生文中所说的陋巷,便是如今庆春路旁的一条小巷——延定巷,那被称为“今世颜子”的人便是一代儒宗马一浮。

在杭州,除了西湖边数也数不清的名人遗迹,其实在深巷闾里,我们也常常会和历史上许多大名鼎鼎的人物“不期而遇”。祠堂巷里的于少保,清吟巷中的大学士,元宝街上的红顶商人,场官弄风雨茅庐里的郁达夫,山子巷百梅草屋里的陈叔通,严家弄里的夏衍公,方谷园里的钱学森,甚至耶稣弄里的司徒雷登……西湖得天地之大美,深巷也尽得人间之风流。

风雨沧桑,历史已经走远,名人的背影也已模糊。还好有这些纵横交错、饱经风霜的小街深巷,它们像一道道深深的皱纹,蕴藏着久远的秘密;象一首首隽永的小令,抒写着曾经的幽雅与从容;又像一条条隐秘的时光隧道,把我们引向岁月的深处……

 

 

 

 

 

  

  评论这张
 
阅读(862)| 评论(12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