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原创]我的山海经  

2008-08-01 15:19:25|  分类: 屐痕处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华

 

                    [原创]我的山海经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论语·雍也篇》云: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 上善若水,而我生性愚鲁,绝非智者,哪里能得水之精髓!那么我是仁者吗?“仁者不毁人以自益,仁者不以兴衰改节”;“仁者莫大于爱人,智者莫大于知贤”;仁,“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已欲立而立人,已欲达而达人”。古训在耳,我远没达到孔子仁者的标准,但生活中我却爱山,能得山之趣味。

 上大学时,第一次写作课,我交上去的作文是组诗《海之诗》,描述的完全是一个少女的海之梦,教我《写作教程》的老师给的批语我至今记忆犹新:“你的文学功底厚实,望早出成果。”从来没见过海的女孩儿无数次的幻想,在海边,有一座爬满青藤的小屋,屋后有长长的沙滩,沙滩上有两行脚印,脚印尽头有一对相拥的恋人,每天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十多年之后,我和爱人还有一双儿女,去连云港避暑。我们一家住在渔码头附近的海军招待所。晚上尽情享用了一顿海鲜大餐,第二天早晨便迫不及待要到连岛。送我们的快艇在海上如离弦之箭,船头溅起高高的浪花,打在我们脸上、身上,孩子和我发出刺耳的尖叫,开始是觉得刺激,后来就是纯粹的害怕了。海水并非我想象的那般蔚蓝,几乎是无边的黑暗。这时只听海风在耳边呼啸,海面颠簸动荡,惊涛骇浪,疯了一般。快艇在波峰和波谷间疾速穿行,我的心紧紧地皱缩着,好像停止了跳动:我这一家老小的身家性命可都在这船上呢,上帝!

  还好,快艇顺利到达连岛。我们从上午八点多,一直玩到下午四点,孩子还不愿离开。其实就是这段时间也是险象环生。起初,我们四个人一起在浅海处打水仗,追逐海浪;在沙滩上堆沙子,捡贝壳,捉螃蟹,玩得不亦乐乎。不知什么时候,我爱人游泳游到了深水处,超出了我目力所及的范围,那一刻,海水涨潮了,潮头“哗”一下向我打来。看不见他的人影,真是着慌,坐立不安。后来一不留神,本来跟我们在沙滩最右首的巨大礁石边捉螃蟹的儿子(当时三岁),一转眼也不见了踪影。那时沙滩上游客非常之多,各式各样的泳衣,花花绿绿的晃眼,根本看不出我儿子的影子。我真得吓傻了,在人群里大声呼喊着儿子的名字,一直找到沙滩的另一头,原来小家伙正蹲在沙滩上,屁股撅得老高,跟一个不相识的小朋友头顶头聚精会神地筑什么燕子窝呢。等我爱人嬉皮笑脸地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心有余悸的我吓得眼泪都出来了,于是勒令他们必须在我能看到的地方活动。

  这一次在海边的经历,颠覆了我三十年来对大海的所有美丽的幻想。对大海的敬畏,从此占据了我的心。可见我过去对大海的爱,只来源于画片、电影,多么浅薄啊!就像叶公好龙。我既没有普希金《致大海》里雄浑奔放的激情,也没有海明威《老人与海》里桑提亚哥把命抛进大海的勇气,更没有邓刚《迷人的海》里粗犷剽悍的“海碰子”那一身的绝技。后来也有很多次去海边旅游的经历,但是我都和大海难以真正的亲近。在威海我更关注刘公岛上清晰的历史年轮;在青岛我把目光投向了八大关的名人故居;在蓬莱阁,我只能远远地望着从戚继光水城划出的一叶扁舟,消失在茫茫的大海里;在烟台的海滨,最多是在浅滩上戏水,任浪花打湿了衣衫,或捡几个贝壳,这也许是它给我的最好的馈赠。

  海水在我心里曾经是最温柔、最平静,最美丽的,但现实告诉我它又是最张扬、最狂暴、最可怕的。海的容量、海的能量、海的气势又有谁能比?最坚硬的礁石,都可以被海浪磨平、被海水击穿;最美丽的城市都可能被海啸席卷一空。大海无边无际,可以一览无余,但海的静,也许比海的动还要可怕,静水流深,深不可测。波浪滔天我们可以看到,但暗流汹涌却让我们两眼成空。夫子曾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可见,敢做如此决定的绝非凡人。

  我说过我喜欢简单,其实我承认是我没有能力驾驭人性的复杂;我喜欢纯粹,其实是我没有智慧看透灵魂深处那无边的浑浊;我喜欢宁静,其实是我没有力量承担人生太多的悲哀和艰辛;我喜欢躲进小楼成一统,其实是我没有本事习惯外面红尘的喧嚣。这就是我四十而惑的原因。我总是手足无措,我总是泪眼婆娑,我注定成不了智者,那么就努力一把,将来成一仁者也未可知。

  自从走出皖北那个小村之后,我学习、工作、生活的地方都离山很近。在徐州,学校旁边就是连绵的云龙山;在杭州,办公室的窗户正对着峦峰接天的五云山;在南京,我家前面就是朝岚夕霭的紫金山。因此,我有缘时时接近我身边的大山。

  过去读姚鼐的《登泰山记》,常为“苍山负雪,明烛天南,望晚日照城郭,汶水、徂徕如画,而半山居雾若带然”的景致而陶醉;读《梦游天姥吟留别》,常羡慕李白梦中“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的神奇瑰丽。而我现在每个冬天都可以在家门口看到“苍山负雪”的美景,甚至有闲暇去一览五岳名山的壮观。黄山莲花峰上有我的剪影,岱宗脚下有我的仰望,巫山云雨里有我的叹息,象鼻山下有我撩起的水花,天荒坪上有我的游踪,神龙川里有我的歌声……无论我高兴还是悲伤,我都喜欢走进大山里,投进它的怀抱,它会默默地与我融为一体,分担风雨,分享阳光。我同样可以分担它的肃霜,分享它的葱茏。有时,我就成了山上一草一木,一鸟一虫,一沙一石。在大山的怀抱中,稻粱的忧虑,名利的困扰,亲友的芥蒂,竟全化在我与大山空冥的灵魂应和中,成为一种无可言说的欣喜。山把我一次次举过他的头顶,让我站得更高,看得更远;山教我宽容仁厚,不役于物,也不伤于物,不忧不惧;山教我悦纳自己,也悦纳别人,慈悲为怀,不卑不亢。大自然瞬息万变,而山却是稳定的,它始终巍然屹立,始终张开双臂。我笑,山可亲可感;我哭,山可依可靠。大山永远给我以启迪,给我以安慰,给我以安全感。每次从大山中走出,都有种通体透明的快感。我见青山皆妩媚,料青山见我亦如是。

  而海在我眼里则是善变的,它柔和而又锋利,迷人而又骇人;能随遇而安,也能泛滥成灾;可以为善,也可以为恶;难于捉摸,深不可测,不可逾越。在大海之上,我时有被吞噬的担忧。

  智者如水,不墨守成规,因此能破除愚昧和困厄,能建立新的秩序,但同时也能带来混乱和灾难;仁者如山,平静沉稳,不为外物所动摇,与人为善,厚德载物,心胸宽大,简洁挺拔。山长期经受着寒暑考验,雷电袭击,与冰雪为伍,与风雨作伴,养育着草木鸟兽,承受着兴衰荣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山在我眼里是孤独的,但它永远不会寂寞,因为它博大精深、宅心仁厚。

  昨天,在雨中,在玄武湖里的环洲上,我遥望紫金山,但见雾气蒸腾,山如游龙,若隐若现。我当时有点担心,担心我的那一抹青山,会羽化成仙,飞入太空。

  夜读凌叔华《爱山庐梦影》,“不识年来梦,如何只近山。”文中所引石涛的这两句诗,也让我久久不能去怀。我爱山,胜过一切。我没想到人到中年的我,还会找到人生的知己。我们的沟通,用不着察言观色,用不着费尽心机,甚至用不着言语,用不着眼睛,但两心相悦,物我不分,莫逆于心,恬美如梦,永远一片青葱。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 。欲问行人去哪边,眉眼盈盈处。”想起王观的这首诗,我会心地笑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2)| 评论(6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