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原创] 大师的风范  

2008-07-24 10:48:44|  分类: 栏杆拍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华

 

                                           

 

世上许多人只知道西湖雷锋塔下的白娘子,却不知道西子湖畔还生活过这样一个人:他集文史哲、儒释道大成于一身,被周恩来称做中国当代“惟一的理学家”,被梁漱溟赞为“千年国粹,一代儒宗”,与梁漱溟、熊十力一起被誉为现代儒学三圣。他就是一生淡于名利,不求闻达的马一浮。

大师之所以成其为大师,道德学问、为人处事定有足为后世楷模的地方。

1911年辛亥革命成功,绍兴同乡蔡元培任教育总长,请马一浮担任教育部秘书长。他勉强答应,可在南京上任不到3周便提出辞职。他对蔡元培说:“我不会做官,只会读书,不如让我回西湖。”遂辞官归隐杭州。

一次,驻扎杭州的东南五省联军统帅孙传芳慕名来访,马一浮不肯接见。家人鉴于孙传芳当时的权势便打圆场说:“是否可以告诉他您不在家?”马一浮断然说:“告诉他:人在家,就是不见!”搞得孙传芳下不了台。

搞战期间,马一浮在四川乐山住了6年,办书院,收弟子,开坛布道,著书立说。国民党权贵财政部长孔祥熙的母亲去世,丧事办得极为豪华排场,孔祥熙派人找马一浮替他为母亲写一篇歌功颂德的墓志铭,马一浮婉转地拒绝了。孔祥熙不死心,再派员找马一浮,许以黄金若千两为酬劳。马一浮听说是金钱交易,顿时从椅子上站起来,冷冷地说:“我从不为五斗米折腰,请回吧!”来人只得悻悻而返。

从这些事情上,我知道了什么叫“宁作沉泥玉,不作媚渚兰”,什么叫“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心无贪念,做人刚正,才能不看老天爷的风向,才能不察权贵者的脸色,秉以办事,敢说敢为。

今日市井有名言曰:做人要厚道。马一浮二十世纪中国的大隐士一个,清高耿介固然可以理解,他是否也有古道热肠的一面呢?他对五省联帅孙传芳、对财政部长孔祥熙很“冷”,对文化同道态度如何呢,是不是也有文人相轻的臭毛病?

据谭特立《理学大师马一浮的佛学情》载: 1929年,正在杭州的熊十力(熊十力本人也是很能“冷”的,他说过:人谓我孤冷,吾以为人不孤冷到极度,不堪与世和)慕马一浮之名,请当时浙江省图书馆长单不庵介绍欲结识马一浮。单不庵知道马一浮不轻易见客,便把这种情况告诉熊十力。熊十力遂将自己改定的《新唯识论》先寄给马一浮。正当焦虑地等待回音之际,忽一天,马一浮居然亲自上门来看望他了。马一浮对熊十力解释说,之所以这么长时间未来,是因为在拜读他的大作。马一浮是在读了《新唯识论》才决定与熊十力相交的。此后,不修边幅的熊十力与庄重典雅的马一浮书信频频,相交甚笃。

南怀瑾《宗镜录略讲》下册第四十三章,曾经向人描述过他在四川乌尤寺拜访马一浮的场景:当年我去看马一浮先生,一代硕儒,当时我名片一递进去,搞了半天,我坐在冷板凳上,心里也差不多要起火了,你这个老头有什么了不起!可是接着人家那个中门忽然打开了。古时候屋子的中门,平时是关到的,现在突然哗地打开了,这才看到马先生从中门出来,两排的学生,列队随后而出,问哪位是南先生。这是大开中门迎接,弄得我赶快跪下。这一棒子打得我可厉害了,原来一肚子火,等那么久,你摆什么架子呢?原来人家是在里头隆重准备接待你,人家叫学生赶快穿衣服,跟我出去接客,而且平时都走偏门的,这次大开中门。马先生和众弟子从中门那个大礼迎宾地出来,一下我那个双腿啊!不知膝之曲也!自己都不知道两个腿会跪下来。请注意,年轻人啊!这都是我亲自经验的前辈的风范。那么,马一浮先生接见我的这个动作,就是《法华经》中佛说的不轻后学,也就是孔子所说的‘后生可畏’。并不是我可畏,而是人家对后生的期待重视。

由此看来我确实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惭愧!

李叔同受马一浮影响披剔出家,终成一代高僧。他出家前时常带自己的弟子丰子恺去见马一浮。然而谁能料到,就是这样一个学生,却与比他年长15岁的马一浮大师,将亦师亦友的君子之交延续了一生。1933年元月,深冬之际,丰子恺第三次来到陋巷。这一次,并未衔李叔同先生之名。此时的丰子恺,已屈服于“无常”,不像上次来时心怀悲愤了。他在古人诗词中读到“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等咏叹无常的文句,往往不肯放过,把它们翻译为画。这样的画作,丰子恺曾寄过两幅给马先生,他想多集些这样的文句来描画,作一册《无常画集》。于是,他将这点意思告诉马先生,并请他指教。马一浮欣然地指示了许多可找这种题材的佛经和诗文集,又背诵了许多佳句。末了对他说:“无常就是常。无常容易画,常不容易画。”这句话犹如醍醐灌顶,于长期的苦闷中忽然听到这样一句话,仿佛把丰子恺从无常的火宅中救出,使他感到无限的清凉。傍晚,从陋巷中走出,丰子恺觉得自己正如同近二十年前的那个十六七岁的孩子,羞惭于听不懂两位师长对话,一切恍然如在梦中。从此丰子恺的创作进入了黄金时期。

由此可见,一代宗师马一浮对待当时潜心向学、潜心向佛的人,该是多么的和蔼可亲,成了他们精神的引路人。我甚至能体会出大师对这些人心生的敬意。

解放后马一浮寓居西湖蒋庄,有段时间,几乎天天都有朋友去蒋庄看望他,这和他“对友诚、对幼慈”是分不开的。

北宋有杨时“程门立雪”的典故,今有陈毅“马门立雨”的佳话。1952年4月,时任上海市市长的陈毅在浙江省文教厅厅长刘丹的陪同下,一身便服来到蒋庄,马一浮的家人说主人正在休息,过一会儿再通报,陈毅元帅忙说不必惊动,稍后再来拜访。他们在花港公园转了一圈再去时,天正下着蒙蒙细雨,马一浮尚未醒来,家人请客人进屋等待,陈毅却说:“未得主诺,不便入内”,就在屋檐下伫候,此时陈毅衣衫已湿。两人相见后,马一浮深为这位儒将的知识、风度所折服,视之为友。同年11月,马一浮应陈毅市长之邀到上海作客,陈毅市长在虹桥宾馆设宴款待,又派员陪他畅游苏州、无锡等地。此后,他们互相唱和,随着时间的推移,感情更加亲密无间。

还有一件事在这里不得不说。1957年4月,周恩来总理陪同苏联元首伏罗希洛夫访问杭州。28日上午10时许,周恩来和伏罗希洛夫,在省长沙文汉陪同下,先参观牡丹盛开的西湖花港公园,然后不知是即兴还是故意,转到蒋庄。到蒋庄马一浮寓所前面,周恩来仰首向楼上高声问道:“马老在家吗?”马一浮当时在床上休息,听说周总理来访,立即起来穿上长衫,由学生蒋苏庵搀扶下楼迎客。周恩来向伏罗希洛夫介绍说马一浮是“著名学者,是我国唯一的理学家”。伏罗希洛夫看到这样一位个子矮小、银须飘胸的老人是位大学者,不禁肃然起敬,迭迭称赞。伏罗希洛夫问:“您在研究什么?”答曰:“读书。”伏罗希洛夫又问:您在做什么?回答仍然是“读书”。大师据实回答,真是可爱。在周恩来的提议下,大家在寓所前合影留念。

由国家总理陪同另一大国元首访问一位学者,这在世界历史上也属少见。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马一浮与儒雅宰相“周公”的关系,确实非同一般。

马一浮,一代宗师,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他的道德学问,哪里容我等无知小辈聒噪。笔者只是撷取其生活中的点滴,聊表敬意耳!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