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原创] 姑苏行  

2008-07-20 13:28:50|  分类: 屐痕处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图.邵颖华

   

                                                 

  苏州,曾是我魂牵梦萦的地方,虽然无数次从那个小城经过,却从来没有作哪怕最短暂的停留.这一次我终于可以走进她,一睹她盛开在季节里的容颜,一了我多年的夙愿。在常州公务一了,我便独自乘动车下了苏州。

  多年未曾谋面的朋友已给我预定好宾馆。安顿好,傍晚,出了东吴饭店,我们沿着十全街信步逛过去。

  这条街以前叫十泉街,宋时因有十口井而得名“十泉”,到清朝为纪念乾隆帝改名为"十全",已历经千年风雨。这里至今依然保留着"水陆平行、河街相邻、两路一河"的传统格局和水乡情调。如今泉眼虽早已湮没,但右手边一条小河与十全街相依相随,小桥流水,风味犹存。流连处,随处可见这里铭刻着漫长岁月的印记:街边时而出现一座凉亭,亭边藤萝缠绕,古树参天。网师园、沧浪亭、南园,李根源、冯梦龙、叶圣陶等名人故居,如珍珠般就散落在街的两边,再加上乌鹊桥、带城桥、砖桥、帝师桥等十几座古色古香的石桥,透出极为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

  从东山赶来的朋友说,这里还是苏州城夜生活最丰富的一条街。晚上,沿街的酒吧里坐满老外和新潮的年轻人。舞榭歌台,灯红酒绿,河中倒影,摇曳生辉。附近著名园林网师园也会开放,且有演出,吹拉弹唱的都是中国传统节目,观众却以老外居多。正应了那句诗“市河到处堪摇橹,街巷通宵不绝人”。

  我们过一石桥,沿着小河对岸的石板路,边走边看。在迎风桥弄,走没多远,竟然邂逅了一古代建筑群,门前石碑上刻写着“织造府旧址”,门楣上却是苏州市第十中学的招牌。乖乖,在这里读书,多好的福气!“一梦红楼几百春,大观园址费追寻”。苏州织造府是曹雪芹青少年时期生活过的地方,也是乾隆南巡时的行宫。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和舅祖李煦曾先后担任过苏州织造,据说《红楼梦》中所描写的大观园就依这个织造府的西花园作蓝本。我由不得想进去探个究竟,入得大门,保安拦住说,里边高三的学生正在补课,不便打扰。我只能在大门一侧的走廊里,看上几眼。但见翠竹嘉木,花径假山,廊庑楼阁,可惜不能细品,连走马观花也算不上。

  经凤凰街,转定慧寺巷,寺门紧掩,寺内双塔耸立,大殿飞檐上风铃叮叮作响,身居闹市,顿觉清凉。穿过干将路,便到平江老城。“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古宫闲地少,水巷小桥多。”杜荀鹤的这首诗,曾勾起我对苏州无限的向往。到了这里,才理解了这首诗的妙处。平江路说是路,其实只是一条沿河的长长的石板巷。南起干将路,北至东北街,全长大约2.5公里。路的左边是平江河,右手多为古旧的民居或小商铺。这里集中了苏州城内最密集的河道、桥梁和水巷,还有大量明清旧宅、寺庙道观镶嵌其中,营造出“小桥、流水、人家”的绝美佳境。

  徜徉其间,但见碎石铺就的小巷,半圯的石桥,临河斑驳的民宅,水巷中央的古井,伸入河中的石阶,河中摇曳的游船,这些物化的东西,或许能让我在历史的残留中找到生命的痕迹。临街的居民在河中涮洗,在石凳上聊天,在柜台后闲坐,偶有小贩辘轳经过,市井小民的生活,就这样真实地在历史的斜阳中延续。

  于中张家巷转弯,便可到达全晋会馆,即如今的戏曲博物馆,内有现存的苏州唯一的一座古戏台。走累了不妨去里面喝杯碧螺春,听段评弹,那倒是蛮惬意的。

  在大新桥巷向东过仓街就是苏州小有名气的藕园。说是藕园,其实一根藕也是找不到的,因为园主人房舍左右各有一园,遥相呼应,故称偶园,而后被风雅的苏州人诗意地称作藕园。藕园最主要的景观是园内的黄石假山,“游园惊梦”就是在这儿拍的。

  路边偶遇一指示牌,指向礼耕堂潘宅。该堂建于清乾隆年间。主人潘麟兆,安徽老乡,经营茶叶、丝绸、人参等商品,因商致富,定居苏州。宅院座北朝南,左右五落,前后六进,占地六千多平方米,规模庞大,体现了清盛时期宅院的艺术风格。

  行至胡厢使巷口,便能看到一对互相垂直的双桥,平直的桥属于平江路,边上高拱的连接曹胡徐巷,这样的双桥格局我在水乡周庄倒是见过。巷子尽头,白塔路向东50米左右有一处园子叫“半园”,奇怪的是园内什么都只有一半:桥只有一半(指宽度),亭子也是一半。另外始建于元初的卫道观,也值得一看。现存建筑为中轴线上的山门、玄帝殿、三清殿、后殿以及西华堂、西庑等。 

  我一路走走停停,不时地回头张望。这里没有喧嚣的车马,没有拥挤的店铺,一切按部就班,清新幽静。一脚踏进某个宅门,便是明清了。这平江路是是苏州古城水巷系统保存最完整的区域,维持了修旧如旧的传统风貌,在寸土寸金的苏州,这一点很让人佩服,也很让人感动

  出平江路,再到流光溢彩繁华无比的观前街,恍若隔世。和朋友一路迤逦走来,感受着姑苏的幽雅,享受着久违的友情,实乃良辰美景,赏心乐事。

  翌日清晨,送别好友,我一个人直奔七里山塘。到上塘街牌坊才6点。山塘街很窄,商铺还没有开门,偶尔有附近的居民从旁经过。其实这是我最喜欢的那种感觉,我可以安享那份独处的清幽。站在拱桥上,沿河班驳的民居,沧桑的会馆,捣衣的村妇,哎乃的桨声,摇曳的红灯,疏影横斜的桃红柳绿,引车卖浆者的吆喝,粥铺里炸糕的香味,一起向我涌来,这才是江南啊!只是好象少了点什么,撑着油纸伞结着丁香一样愁怨的姑娘,抑或青衫飘飘、浪迹天涯的少年?不知走了多久,小街上人已经多了起来。石板路的尽头,竟是一座公路桥,桥上车水马龙。我仿佛一下子从旧电影中回到了现实中来。站在桥上,竟然看到虎丘塔远远地向我招手。原来你在这儿等着我呢,等了千年了吧?不去亲近这座古塔,怎么能算到了苏州呢?入得山门,天下起了雨,雨滴在脸上,润润的,凉凉的。在江南,这样的天气我从来不打伞,一任雨水滴落,打湿我的思绪。这时,我就像一株植物,心与天接,凭添了许多的灵性与生机。在塔下林荫道上盘桓了很久很久,姑苏这座小城的前尘往事才一点点在我心里氤氲开来,清晰起来。

  苏州自古人文荟萃,清代状元112人中,苏州就占了24个。但这些人中少有大贡献者,苏州实在是文人隐士的天堂,他们不是隐居在山林里,而是隐居在姑苏城艺术的氛围里。那一座座大大小小的园林,大多是那些拥有资财的隐逸之士通过物质建构,为自己筑就的精神家园。来苏州不能不看苏州的园林。下午便坐旅游车,去了拙政园。其实起初拙政园里的建筑大多都是茅草屋,只是倒手了三十多次,才成了今天的规模,亭台相望,曲廊相接,小桥流水,假山名木,罗列其中,人在景中,景在心中。我在偌大的园子里来回踱了两圈,心想,苏州恰如一池碧水,而这些园林便是那出水的莲花了,个个妩媚多姿。

  从拙政园出来,我步行回宾馆。路程很远,但我还是想走街串巷,具体而微的感知这座古老的城市,你看,光那些小巷的名字就让人着迷呢;你听,评弹悠扬于里巷,昆曲风行于勾栏;你再闻一闻,街头巷尾,各色小吃,扯着我的衣角。呵呵,由于贪心,走了不少弯路,走回饭店已经很晚了。本来打算休息一会儿再去网狮园听曲儿。可是一躺到床上,居然起不来了。真的累了,但还是蛮开心的,我终于来到了人间天堂,我要好好享受一番。打算着天明去木椟,去枫桥,去寒山寺,去探访那些名人故居,想着想着便沉入黑甜的梦中,迷醉在无边的吴门烟雨里。

 

苏州织造府  

平江老街

观前街

拙政园

山塘街

虎丘塔

  评论这张
 
阅读(589)| 评论(6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