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原创] 隐形的翅膀  

2008-06-21 13:11:13|  分类: 心灵舞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华

           

                      

 

    每当听到张韶涵那首《隐形的翅膀》,总有一种想飞继而想哭的感觉。

 

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

每一次就算很受伤也不闪泪光,

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飞过绝望,

不去想他们拥有美丽的太阳,

我看见每天的夕阳也会有变化

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型的翅膀带我飞,给我希望.

我终于看到所有梦想都开花

追逐的年轻歌声多嘹亮.

我终于翱翔用心凝望不害怕,

那里会有风就飞多远吧

 ……

 

    穿过江南这梅雨季节,我在想,我那双隐形的翅膀如今在哪里?又何时被遗忘?

    想起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我向当了三十多年中学教师的父亲征求意见,父亲说:“你还是报师范吧,读中文系,今后多读点书,写点文章,这更适合你。曾文正公对自己的子孙有言,我不期望世世富贵,而只愿代代有秀才。我也一样。”(我们家出了五个教师)。果不其然,事情的发展完全如父亲所愿,尽管我的理想是当记者,最想学的是新闻系。从此读书和写作,便成了我飞越人生万重关山的翅膀。

       读书的爱好是从小受父亲的影响,那时,常常中午放学后,暖暖的阳光下,在我家堂屋门口,父亲和我们几个会蹲在墙根,一字儿排开,每人手里拿着一本书。母亲一人忙里忙外,看着我们苦笑道:“要是我也认字儿,咱这一家还不得喝西北风去!”父亲这时就朝她抱拳,笑笑。

    父亲有一口硕大的暗黄色柳条箱,那里面装着他当年通过各种渠道搜罗来的各类书籍。箱子放在他房间的床头上,时常挂着锁,却从来没有锁上过。这个秘密是我偷看了几次书后发现的。我童年时正是读书无用论最猖獗的文革时期,是鄙视读书鄙视知识的特殊年代。很多书被诬蔑为大毒草,除了毛选五卷之类的,很难看到谁光明正大的抱着什么书读。父亲常常在我们吃饭的时候煞有介事地训斥我们:“我那箱子里的书谁也不准乱动。”父亲这么一说,倒每每激发起我们的好奇心,常常是哥哥望风,我则钻进屋去,将箱子里的“宝贝”捣腾出来。而后躲在厨房、教室里或者梨园里将书浏览一遍,然后再偷偷放回去。

    就这样,我抛下哥哥的小人书,在上中学前后,从父亲那里囫囵吞枣看了《红楼梦》《三国演义》《夜航船》《呐喊》《第二次握手》、《被爱情遗忘的角落》还有《罪与罚》《在人间》《老人与海》《欲望号街车》等等。回顾往昔,虽然好多书根本看不懂,甚至连名字、内容都忘掉了,但偷书读却是件快乐和刺激的事。想那随园主人袁枚单单知道“书非借不能读也”,哪里知道窃书读的妙处。

    考上大学后,一次我和哥哥在老家聊起小时候的故事,特别是那段“窃书生涯”,非常得意,以为神不知,鬼不觉,轻轻松松就把父亲给蒙住了。父亲却呵呵一笑对我们说:“那时候,我要硬压着头皮让你们读书,你们肯吗?那时候,不读书,你们会有今天吗?

”原来如此!等我们明白了父亲的这个"阴谋"时,对书籍的偏爱已经是欲罢不能了。作为女性,我很少也不喜欢逛商场,但花在书上的钱,比花在购买衣服化妆品上的钱多了去了。

    我家原来买的是近130个平方的四室两厅的房子,有独立的书房,有满墙的书架。但来到南京后为两个孩子上学方便,在学校附近买了三室一厅的二手房,有住的地方,就没有独立的书房了,真是郁闷。一个小书架,只能放下女儿的书,我们的书,床上、床头柜上到处都是,有的不得不束之高阁,还有的只能寄存在别人家里。听到我抱怨,我家先生说,刚建成的新南京图书馆,气派非凡,离咱家也不远,就当咱们的书房了。经实地考察,那里环境幽雅,设施一流,中央空调,扶手电梯,舒适的雅间,柔软的沙发,丰富的藏书,每周末还有各类展览讲座,确实不错!随即我们办了借书证,大年初一我们都是在南图度过的。现在买书少了,但读书借书却更方便了。想想真好!

    每次在书店或图书馆,看到那些买书借书的人,从飘来的不同方言里可知他们是和我一样的朝圣者,我们因为那些或忧伤或美丽或哲思的书而成了同志。我陶醉在那“一见钟情”或是“众里寻他千百度”的欣喜里,贪婪的吮吸着油墨的芳馨。我读书,书也读我,不是吗?独立在乞力马扎罗雪峰上的海明威,徜徉在梦幻般大草原上的显克微支,安坐在茨冈人帐篷前的梅里美,独舞在茫茫雪国里的川端康成,他们都在注视着我这个朝圣者心底最隐秘的世界。他们从不拒绝我,从不欺骗我,无论我跌入低谷,抑或跃上巅峰,都会全身心地容纳我。是书,在我肤浅时,教我以深刻;在我苦闷时,给我以宁静;在我悲伤时,给我以勇气;在我寂寞时,给我以驱散阴霾的力量。幸好我手中还有书,还有笔。无论我处于多么孤单的境地,我都不会失去最后一个交谈的伙伴——我自己,我习惯于自己与自己交谈——写作,这时孤独和可怕的寂寞也许就能开出意想不到的花朵。

    说起为文,我起步较晚,但我发表作品没有在县市小报小打小闹的过程,处女作就刊登在《文汇报》上,每念及此,我虽觉自己幸运,却也平添几分自信,后来连续在《文汇报》和《人民日报》海外版上刊登作品,后来一篇回忆文章竟然上了《海南特区报》的头版头条。但世事无常,也有困窘到拒绝和自己交流的时候,不惜赌气搁笔,折翅铩羽。在去年年末,偶然看到一个朋友的博客,说新年的愿望是写一本书。朋友的一句话让迷茫的我拨云见日:我为什么不可以呢?我为什么要放弃呢?遂又开始了这半年博客的写作。看青歌赛时,那个叫阿鹏的小伙子说,他是拿命在唱歌,我听了非常感动,也非常震撼。我拿什么来写作,拿命来!好的,除了重新认识自我,没什么值得自己如此付出!虽然不是什么精品,但都是从生命深处发出,你一定能感受得到,感受得到我灵魂飞翔的声音。

     因为写作,我又回到了童年,又听到了自己青春回归的跫音;因为写作,已经逝去的生命可以重新来过,双亲音容宛在;因为写作,心灵的汁液不断凝聚,传递出爱情的温度;因为写作,思想不再那么苍白,自己不再在牛角尖里乱撞;因为写作,找到了自己失去的岁月,也找到了灵魂的归宿。书,滋养和包容了我的一切;笔,富足了我今生贫弱的生命;二者共同构筑我精神的栖园,锻铸我生命的品质。读和写,成了我一双隐形的翅膀,助我在自由的天空翱翔,让我看到苍凉背后还有绚烂,让我看到远去的梦想如花般绽放。

 

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

每一次就算很受伤也不闪泪光,

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飞过绝望,

隐型的翅膀让梦很久比天长 留一个愿望让自己想象……

 

 

 

  评论这张
 
阅读(435)| 评论(5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