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原创]佛真的需要金装吗?  

2008-06-12 17:20:37|  分类: 烟雨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华

                                          

 

常言道:佛要金装,人靠衣装。过去我对这句话所揭示的道理也从未怀疑过,而遍布天下名山的那些寺庙里的佛像也确实都金光灿烂,须仰视才见。可奇怪的是,随着阅历的增加,我越来越疑惑,佛真的需要金装来撑门面吗?

大家知道,佛陀释迦牟尼是统治喜马拉雅山麓一个小国的王子。他19岁就和美丽的表妹结婚了,经常徜徉在公园、山间、森林和水渠密布的稻田组成的阳光世界里打猎、游戏,可是如此悠游自在、锦衣玉食的生活,他却感不到真正的快乐。他认为这不是真正的生活,而是一个漫漫无期的假期。这是人生给他那健全而优秀的头脑无所事事所带来的烦忧。

他整日苦苦思索,对人生老病死的感悟,对各种快乐的不安、不满足的感情占据了他的心。正在他苦恼之时,他遇到了一个苦行僧。那时,印度的土地上有很多苦行僧,他们在严格的戒律下生活,大部分时间花在沉思和探究宗教的真谛上。释迦牟尼为了去寻求人生更深刻的意义,便产生了做一个苦行僧的强烈愿望。正当他在思考这一计划时,他的儿子降生了。族人举行了盛大的喜筵和歌舞,隆重庆祝这个小王子的诞生。就在这天夜里,释迦牟尼被某种巨大的痛苦惊醒,他下定决心立即抛弃这种看似幸福却毫无目的的生活,转身离开了自己的骨肉、自己的娇妻、自己的宫殿,在印度皎洁的月光下,骑着马悄然绝尘而去,直至离开了家族的土地。

在一条河的沙滩上,他用剑斩断自己柔曼的长发,除去身上一切豪奢的饰物,把他们连同宝剑一起放在马鞍上,遣马回家,从此踏上了孤独的人生旅程。在路上他把身上华服跟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做了交换,这样他摆脱了一切世俗的羁绊,可以自由的追求人生的智慧了。

印度人深信能力和知识可以从绝食、失眠和自我折磨等极端苦行中获得,释迦牟尼开始到丛林深处禁食和苦行。他的名声传播远近,但他觉得并没有领悟到真理。有一天身体虚弱到极点仍苦思冥想,以致失去知觉晕倒在地。某日,在河畔的一棵菩提树下,端坐的释迦牟尼进入顿悟的境界,突然明白了生命的意义。从此,开始四处传播他的思想。

他教导人们,一切痛苦都源于自身的贪欲:一切感官上的欲望;利己的个人永生的欲望;个人的成功欲名利欲和贪欲。为了避免人生的种种不幸和懊恼,必须克服这几种欲望。只有这些欲望克服了,自我意念也就不存在了,这样灵魂才可以获得安宁,才可以达到涅磐的境界。

释迦牟尼的生平如此简单,但印度人把他编造成神话的冲动过于强烈,许多关于他的玄妙的传说流传开来。因此,释迦牟尼便被塑造成了一个完美的神的化身,他的弟子宣称释迦牟尼就是佛陀,也是最后一位佛陀。而佛教传入中国后,在全国各地大兴土木,建造了大批和本土宗教道教几乎一样的寺庙,大批佛像或石刻或泥塑或木雕,香火之盛远远超过了佛教的发源地。

如此抛却人间繁华,摒弃各种欲望,生活朴素,执著于探究真理的人,赢得后世的无上尊崇甚至顶礼膜拜,我都可以理解。但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大大小小的寺庙里,那些礼佛之人要为他到处塑金身呢,那么沉重的黄金强加在佛的身上他会做何感想?那些求佛之人哪一个不是为了自己心中隐秘的欲望才在佛前轰然一跪呢?镀金佛像难道没有歪曲和模糊释迦牟尼的真实形象么?

在我的眼里,释迦牟尼就是一个执著坚韧、行为克制、目标明确、宽容忘我、坚持真理的人,一个给这个世界留下实质性东西的人,一个引导人类内省的导师。

我不止一次去过杭州的灵隐寺,那里进大门要掏钱,想进大雄宝殿,对不起,还要掏钱。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佛陀啊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些真正贫穷苦难需要庇护的众生却因此被拒之门外。那些抛弃了大部分的人生享乐,抛弃了婚姻和财产,靠禁欲、苦行、独处来寻求精神力量,企图超脱尘间的压迫和烦恼的僧人们,为什么对香火钱如此看重呢?为什么对那些进天国比骆驼钻针眼都难,但肯出巨资为佛塑金身的有钱人青眼有加呢?如此红尘滚滚的所在,何以清净修持啊?我知道佛法无边,但愿是我多虑了。

这又让我想起了西方文艺复兴时期,特别是现代基督教艺术塑造的耶稣形象和他积极向上的性格,实际上也可以说是将一种错误的崇敬附加在他的肖像上,使其失去了真实感。其实我们现在知道耶稣只是一个身无分文的教师,在黄沙漫天的大沙漠里,在阳光炽烈的犹太国土上布道,四处流浪,靠着别人偶尔的施舍过活。但是后世为他画的像上,耶稣永远是头发整齐、皮肤光滑、服饰考究、长身直立,犹如在空中飞升一样。这一切让许多人不相信耶稣真实存在过,因为他们无法从后世的粉饰和美化中辨别事情的真伪。

假如能清除那些牵强附会的粉饰和美化的话,我们就能发现一位有人情味、诚恳、热情,有时也会发怒的人,宣传着一种简单而又深奥的教义——上帝是全世界的慈父,天国将要降临。用一句很普通的话,他是一位很有感染力的人。它吸引了众多信徒,向他们灌输仁爱和勇敢的精神。苦难的人从他那里获得了重新生活的勇气。然而他自己可能是一个体质纤弱的人,据说,在他背负十字架前往刑场的路上,他昏倒了,和两个小偷同时被钉上十字架,在那两个人咽气之前,他早已离开了痛苦的尘世,奔向了天国。

我从这些被神化了的人身上,看到他们的可爱可敬甚至可怜可悲之处。无论我有多么痛苦或者多么幸福,我从没有在寺庙里烧过香,也从没在教堂里做过礼拜,我只是静静地走近或远远地凝望,因为境由心造,因为他们只在我心里。

参考文献《A SHORT HISTORY OF THE WORLD》([英]乔治.威尔士/著)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3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