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那一轮明月  

2008-05-07 11:49:13|  分类: 光影深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华

                        [原创]那一轮明月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近日忧心母病,又加对生命无常的苦苦思索,心力交瘁,失眠于我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长夜难眠,便搜罗电影来看。偶然间找到了《一轮明月》,便看了一遍又一遍。这是讲述弘一法师一生僧俗两种经历的一部电影,三年前就已公映,只是今日得见。众所周知,弘一法师是中国近代著名的戏剧家、音乐家、书画家、文学家、艺术教育家,早以‘李叔同’之俗名为世人景仰。他早年创作的《送别》,流传近百年,至今仍传唱不衰。他出身天津豪门世家,但少年失怙,葬过母亲,便东渡扶桑,回国后艺术事业蒸蒸日上,家庭妻儿和美安乐,但就是在如日中天的中年,却遁入空门,一去不返,成为一介苦行僧。他倾后半生全部心血专研佛教戒律,成为中兴南山律学的一代高僧,被后代人誉为南山律宗第11代祖师。这传奇般的人生经历,到底能给我们什么启发呢。 电影中的几个细节,令我动容,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我想到了很多东西。

 陀螺

 片头,是一只急速旋转的陀螺,一个小孩子(少儿时期的李叔同)在玩耍这只旋转的陀螺。而片尾,故事结束,又出现一只急速旋转的陀螺。老年的弘一大师目不转睛地看着一个小孩子,看着他正在玩耍那只陀螺。大师转身离开,陀螺依然在不停地转呀转。整个画面就是一只急速旋转的陀螺,给人极强的视觉冲击。

陀螺,一只急速旋转的陀螺,开头和结尾都出现了,用语文老师的话说这叫首尾呼应,结构圆合。但我在想,作者到底想告诉我什么呢,它在暗示什么呢。那个孩子正在重复的不就是弘一法师童年的游戏、童年的故事,童年到老年,老年到童年,这是什么,这不是人生的轮回吗?一切荣华富贵,一切风花雪月,一切名缰利锁,一切苦难磨折,我们生命所能感受到的一切一切,哪一样不正是如此昭示着轮回呢?春花秋月、日夜交替、四季更迭、宇宙兴亡、古往今来、生老病死……等等等等,在我们的生命中,与我们相关的一切,有哪一样能逃得了轮回呢。

这个轮回过程的解脱之路又在哪里?

陀螺,那个你不使劲抽打就会停下来的陀螺,是什么呢?是我们的生命吗?我们要想呈现出生命最优美的姿态,就必须像陀螺一样吗?不经历风雨的抽打,不经过痛苦的考验,虽然可能表面光鲜,但我们也只能陀螺一样呆在某个角落里,直至腐朽。不是吗?如果没有进入灵魂的炼狱,那么我们的大师李叔同可能永远只是一个花花公子,一个得意书生,一个生活优渥的小知识分子,最后还可能迷失在二三十年代幻灭的社会风云里。不是吗?

钢琴

李叔同很小的时候,奥国公使送给他父亲一架钢琴,这架钢琴,让李叔同灰暗的童年充满了天堂般的幸福。

钢琴,这纯西洋的玩意儿,摆在满清的一个行将没落的封建官僚大家庭里,在一大堆古董中间,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象征。一种纯粹的全新的声音将响彻这个妻妾成群勾心斗角又暮气沉沉的深宅大院。小三郎(李叔同)的言行常让大人们目瞪口呆,他母亲的葬礼更是与世俗礼仪格格不入。钢琴的作用此时被发挥到极致。李叔同是庶出,母亲去世,族人不让棺材从正门进出。李叔同据礼力争,终于按照自己的意愿为母亲办了丧事。丧礼上,亲族前来吊唁,李叔同竟端坐灵堂之上,面对母亲的棺木,弹起了钢琴。琴声铮铮琮琮,如怨如慕,如泣如诉。悲哀至极的李叔同为母亲高声放歌,歌声凄婉悲凉,震撼人心。他父亲的三姨太走过来恳求道:叔同,三娘要是死了,你也给我弹一曲,好吗?

这钢琴,在李叔同幼小的心里播下了艺术的种子,也影响他形成了特立独行不屈不挠的人格。

小船

小船不止一次出现在影片里。李叔同先生出家后,深爱他的日本妻子无限悲伤。与弘一大师最后一次见面,是在西湖里。两人各立在相对开来的两只小船中。雪子深情地喊道:叔同!李叔同形如槁木,面无表情,答道:叫我弘一。雪子问道:“弘一法师,请告诉我,什么叫爱?” 弘一大师答:“爱,就是慈悲。”言毕,弘一法师乘小船远去,驶向他的彼岸,只剩下肝胆俱裂的雪子呆立在飘摇的小船中,最终不知所踪。

这个情节画面凄美,让我无法忘记。小船,那风口浪尖上颠簸的小船,多像承载我们生命的躯壳啊,他们浮萍一般飘摇于这深浅难测的万丈红尘中,而船中之人,正是轮回中生死无定永无归宿之期的生命。轮回情天恨海之中,我们到底何去何从?生死,本来就是一片深不可测无尽的深渊(湖的象征);波诡云谲,人生无常,我们的生命多么的危险又多么的脆弱啊。

同样是西湖,同样是在小船上,李叔同带着在日本相识相知相恋的妻子,第一次来到这里,小船在湖中自由的飘啊飘,雪子躺在李叔同的怀里,在西湖的桃红柳绿里,在醉人的湖光山色中,两人温柔缱绻,海誓山盟。而仅仅只隔数年,这一面湖水就成了情人伤心的泪。

爱,就是慈悲。真是微言大义。出家人未必就是无情人。但,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的“爱”与法师的大"爱”,二者到底有什么关系?佛经告诉我,佛家之大爱,无私(平等故)、无欲(清净故)、更无畏(无我故),堪称真正意义的慈悲,也才堪称真正无条件的清净的"爱”。而我们这些普通人之儿女私情,终归是“私”,有私念、有占有欲,也就难免会有这样那样的畏惧,这样那样的烦恼。

也许慈悲意味着解脱,意味着超越。而深陷凡尘中爱或被爱的我们,有几人理解慈悲的深意,因此也就难以脱离苦海。这也许是“爱”只一个字,却无人能参透的根源吧。李叔同正是找到了自己心中的那一轮明月,才由自己当下的幸福看到满目的凄凉,才舍弃私情选择大爱,自度度人。我们都需要寻找自己心中的那一轮明月,让那一片清辉,照彻我们的灵魂,驱散我们心头的黑暗,然后才能满怀慈悲之心,去面对我们所处的这大千世界。

  

一蓑烟雨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535)|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