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原创] 虎跑怀想  

2008-05-06 09:32:12|  分类: 西湖映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读书 行路 阅人 

 文.邵颖华

                                          [原创] 虎跑怀想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旅居杭州期间,常常流连于西湖边的山山水水,痴迷于传说中人物命运的起起落落。

西湖西南角有一座山叫大慈山,山下有眼“虎跑泉”,甘甜清冽,素称“天下第三泉”。在杭州为官的苏轼好佛老,曾赋诗“道人不惜阶前水,借与匏尊自在尝”,那“阶前水”即指此泉。用此水泡龙井茶被称为"西湖双绝"呢,至今每天清晨尚有杭州市民前来取水饮用。泉西高处有宋代高僧道济(济公和尚)的塔院遗址。北面有一座始建于唐元和年间的虎跑寺。上个世纪初,李叔同就是在此寺皈依佛门,故人称“弘一大师落发处”。

阿弥陀佛,罪过,我向来对寺院敬而远之,很怕自己的冒昧打扰了佛门清净,也不很喜欢佛门内太盛的人间烟火。游虎跑,纯粹为拜谒弘一法师的遗踪。

弘一法师(1880-1942)名文涛,别号广候、漱同,在家行三,俗名李叔同。生于天津豪门之家。他少年立大志,中年成大才,老年成大德。他才华横溢,集诗、词、书画、篆刻、音乐、戏剧、文学于一身。他艺术造诣卓越,在多个领域,开中华灿烂文化艺术之先河。李叔同的书法“朴拙圆满,浑若天成”,将中国古代的书法艺术推向了极至,鲁迅、郭沫若等文坛巨擘皆以得到大师一幅字为无尚荣耀。他是第一个向中国传播西方音乐和西方戏剧的先驱者,同时也是中国第一个开创裸体写生的美术教师。他先后培养出了名画家丰子恺、音乐家刘质平等一些文化名人。李叔同既是集大成的艺术教育家,又是一代高僧,这在中国文化史上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1916年夏丐尊跟李叔同共事于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二人志趣相投,闲谈中夏先生提到日本有一篇文章专讲断食,李叔同决定亲自去试试。他利用放寒假的机会,请学校工友陪他到虎跑寺断食,一去17天。断食以后,他自己觉得“身心灵化”了,便写了“灵化”两字,送给友人。1917年新岁,李叔同又以居士身分寄居虎跑寺习静。之后不久,他开始整理家中俗物,把平时所绘油画送给北京的美术学校,笔砚碑帖送给书法家周承德,书法作品、金表、折扇等送给了夏丐尊,(这时夏先生可能肠子都悔青了),衣服、书籍送给了丰子恺、刘质平,玩好小品送给了陈师曾。在李叔同看来,弘扬文艺之事,至此可作一了结。1918年,农历七月十三日清晨,他告别了任教6年的一师,告别了朝夕相处的学生和朋友,毅然向大慈山走去。在虎跑寺,他礼了悟老和尚为剃度师,正式落发。

在弘一法师披剃入山潜修律宗的寮房前,我看到里面陈列着一床一帐,一桌一椅,一香案,极尽简朴。伫立窗外,似乎尚能听到形容枯槁的法师正在潜心诵佛。出家不久,弘一法师便‘闭关’习静修持,过午不食,精研南山律学,全然断了在俗时的夫妻恩爱,儿女私情。得知丈夫出家,他的原配夫人,不远千里,携子从天津展转到杭州,在西湖边,撕心裂肺,苦苦相求,弘一始终面向湖水,一言不发。留日期间相识相恋的日籍夫人雪子,也赶来杭州,希望丈夫能回心转意。哪知往日情深意笃的夫妻此时是作最后一别。弘一眼望一面湖水,交给妻子一块手表作为纪念,嘱咐她回日本去吧,便撇下肝肠寸断的雪子,头也不回,乘一叶轻舟,驶向彼岸,消失在烟波浩淼的西湖里。

也许从跨出家门的那一刻起,他尘缘已绝,而只把高贵的魂灵留给了爱恋他的人们,自己做起了青灯黄卷暮鼓晨钟的僧侣。“夕阳度西岭,群峦堍已瞑,松月生夜凉,风泉满清听,樵人归欲尽,烟鸟檄初定,之子期宿来,孤琴候萝径。”这应该是是他生命最后的真实写照。

弘一法师,克己克勤,查阅古今典籍,遍访古寺高僧,苦研律宗,弘扬佛法,普渡众生出苦海,被佛门弟子奉为律宗第十一代世祖。他为世人留下了咀嚼不尽的精神财富,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1942年10月13日圆寂于福建省泉州市不二寺,当时体重还有70多斤。赵朴初先生评价大师的一生为: 无尽奇珍供世眼 一轮圆月耀天心。

由于弘一法师与虎跑的这段因缘,1984年,杭州市专门在虎跑建造了颇有影响的李叔同纪念馆。纪念馆为木结构,3间雅室,粉墙红廊,规模宏阔,廊檐下悬挂着叶圣陶先生亲笔题写的“李叔同纪念室”的匾额。中室堂前是一块精雕细镌的题屏,上书李叔同生平简介。纪念馆分3部分,即李叔同的生平事迹、艺术成就以及对后世的影响。馆内珍藏着李叔同《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护生画集》等遗著。

登上虎跑的后山,山上松涛阵阵,竹风飒飒,清幽肃穆,林间平地,有弘一法师纪念塔兀然独立。此塔石砌,建于1953年,高四米余,外观分3层,极其简约。其中第二层的正面刻着“弘一大师之塔”6个篆体字,背面是丰子恺、钱君匋等集资人的姓名。纪念塔安葬了大师的“灵骸”之一半。另一半葬在了福建泉州。

独立山颠,望着无尽的山林,望着坐落山间的李叔同纪念馆和弘一法师纪念塔,望着一批批慕名而来的的旅游者,心里吟唱着“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那熟悉的旋律,我不禁琢磨:

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什么他在人生如日中天的颠峰时刻,绝尘而去,遁入空门,宁愿去枯守一盏青灯,去默念佛主慈悲,去静望青山明月,去聆听晨钟暮鼓,去孤独地走完人生苦旅?

难道无论是人生辉煌,无论是风花月夜,无论是同志情谊,都无法解答他心中对人生太多的疑问?

 难道他的生命里承受过太多的重负,经历过太多的痛苦,而他不愿把这一切带给一直深爱着他的人们?

他,走了,静静地。我能够感受他抛妻别子的悲怆,却无法体会他引领众生到光明的愉悦。我能够望见他远离红尘的背影,却无法看到他历经坎坷而上下求索所付出的心血。

我们这些俗人,又有谁能真正理解弘一法师?又有谁能体悟他为什么绚烂之极却归于平淡?又有谁能读懂他临终为何“悲欣交集”呢?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