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哭泣的麦子  

2008-05-31 08:23:53|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邵颖华

                               [原创]哭泣的麦子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又是麦收时节,虽然已时隔二十多年,虽然我离老家越来越远,可我至今忘不了那束麦子。

文革结束那年,我上二年级,小学校在村子的西头。我家离学校最近,班主任让我掌管教室的钥匙。

一天中午,同学们都走了,我最后锁门。日头毒毒的,像要把人晒化了似的。就在我以书当伞转身要走的那一刹那,无意中看见一个拾麦穗的女人,在刚收割完麦子的白花花的田野里,特别显眼。我急着往家赶。学校东北角,大队部工宣队的于队长正和我放学回家的父亲在操场边闲聊。“学生,西地里没人吧?”“没人。噢,对了,那边有个拾麦子的。”父亲瞪我一眼:“还不快回家吃饭!”我撒腿就跑。

回到家,一顿饭还没吃完,就听街上一阵锣响,人声嘈杂。我筷子一扔,蹿出去看热闹。刚来到村口,就听见于队长尖着嗓门儿大叫:“不要跟我学啊,我偷队里的麦子。说!就这样说!”一个女人被推搡着,像被赶着的一头羊。那女人胸前挂着个大木牌,上面写着三个大字“盗窃犯”。背后挂着一捆麦子。那捆麦子像一束燃烧的火焰,在女人背上不停地颤抖。批判组的汉子们推一下,那女人挪一步。他们气急败坏,猛一用力,将她推倒在了地上。“哇”的一声,那女人呼天抢地嚎啕大哭起来,那捆麦子被她撒了一地,人群把麦子践踏得一片狼藉。

忽然,我被人像拎小鸡一样,拎出了人群,回头一看是父亲。一进家门,父亲就“啪”地给了我一巴掌:“你还忍心看:都是你造的孽!”说完,父亲怒气冲冲摔门而去。

父亲是这个世界上最疼我的人,平时,他从不舍得动我一指头。可这一巴掌,让我足足记了一辈子。后来才知道,那女人是村后二爷家的闺女,她是在回娘家的路上,顺手捡了那一捆麦子。最后还是父亲苦苦求情,工宣队才放过了她。

现在想来,在那荒唐的岁月里,一捆麦子,一捆你不捡它只能烂在地里的麦子,却让一个年轻的女人丧失了应有的尊严。我这样一个无知小儿无意地一瞥,无意的一句话,竟然把她推向了屈辱的深渊。那束麦子和那张因痛苦而扭曲的脸,永远定格在我灵魂的底片上,成为我心底永远的痛,永远的悔。

                                                                                                        发表于<中国财经报>

  评论这张
 
阅读(453)| 评论(2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