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蓑烟雨

在路上……

 
 
 

日志

 
 

三毛,真的好想你  

2008-04-04 12:23:28|  分类: 栏杆拍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读书,行路,阅人

文.邵颖华

                           1991年1月4日距现在已整整20年了,谨以此文纪念我爱的三毛

 

                               [原创] 三毛,真的好想你 - 一蓑烟雨 - 一蓑烟雨   

 

窗外的那株梅花,兀自热热烈烈地开着,粉红而艳丽,陪我度过了好多有趣或者无趣的日子。我知道只需一场雨,这些花儿就会离我而去,所以我每天都这么贪婪地望着。天阴阴的,风润润的,透露着雨的信息。

在这样一个天气里,在清明时节的阴郁里,我忽然想到了你,三毛。

三毛,你这个谜一般的女人,你这个让人爱到心痛的女人,这个曾顽强绽放在撒哈拉沙漠的奇葩,至今依然在我的梦里开开落落……

曾经每个女孩子床头都放着琼瑶的时候,我捧在心上的却是你,三毛。很拒绝琼瑶那胡编乱造的奢华和浪漫,很享受你真情流露的朴实和优雅。我时常为你波西米亚的装扮而惊艳,为你清新如水的文笔而痴迷,为你负笈他乡浪迹天涯而倾心,更为你对爱的执着而心碎。

每每想起你,三毛,总有一种痛从心底涌起,疑惑总如那缠绵的雨丝一样纠缠在心头。多少年来,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万水千山走遍的三毛会在 1991年1月4日以那样决绝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为什么你会那么强烈地感觉死亡竟是你最幸福的归宿?为什么你教别人努力地活着,热爱生命,但你却又以自杀的方式离开你挚爱的人世?你是不是在欺骗我们,也在欺骗自己?

难道手术的痛苦让你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难道荷西的先去,带走了你的灵魂、你的浪漫、你无尽的幸福?难道荷西的永别使你坠入了无边的寂寞?难道女人为爱活着,那么悲哀便是我们永远也逃脱不了的宿命?难道失去了真爱的女人就无颜苟活在这个世上?难道你三毛是到另一个世界继续你的漂泊?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少女时的我便无数次唱着你的这首歌,幻想着有朝一日背着发白的牛仔包,握一把苍凉,像你一样,为了梦中的橄榄树,流浪,流浪远方。我精神的漂泊也许从那时就已经开始,如解冻的冰河。

三毛,那个高挑着身子,披着长发,身穿蓝色麻布长服,头戴草帽,帽子上别着一支野花,赤着双脚,脚踝系着一条细细的饰链,携了书笔,边走边唱漫游世界的形象,曾经春草一样在我年少的心里疯长。你不是俗男人眼里的美女,真的,但我对你却很着迷。你曾在《倾城》中写道:“那时的我,是一个美丽的女人,我知道,我笑,便如春花,必能感动人的——任他是谁。”你的身上确有一种能感染人的独特的气质。你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才女,终日静处在考究的书房或活跃在某个文艺沙龙里。应该说你是一个特立独行而不随波逐流的奇女子。年轻、倔强而又孤独而又罗曼蒂克的三毛,对于八十年代大陆年轻人的魅力,任何局外人作任何想象来估价都是不过份的。那时,我们那么迷恋你,但却永远无法像现在炮制明星一样复制你。即使层层穿上和你同样款式的长袍,别上和你同样品种的野花,走在青石板的街或茫茫沙漠上,也很难做作出你三毛的味道。你是一个质感的女人,你永远都是我的唯一。

 三毛,你这样一个从小便有些桀骜不驯连初中都没法读完的问题女孩,除了图书馆便没处能容身的另类女子,竟然也走进了婚姻的殿堂,而且与你的荷西还演绎了一场天荒地老的绝美恋情。

我在想,如果你是我的女儿,我会不会把你重新逼进校园?我能不能容忍你的再次出走?我能不能舍得你在荒漠里陪着骆驼哭泣?能不能想象得出你在大西洋的荒岛上怎样生活?连你的爱情我现在甚至也有点怀疑,这个世界上,谁能真正读懂你那颗不羁的心,是荷西吗?一个异域的男人?你的文字有没有美化你的流浪你的苦涩你的孤独你的忧伤你的苍凉你的心灵深处的酸楚还有你的那段旷世情缘?或许连你的寂寞也是被诗情画意重重包裹?或许连你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够如此深恋着荷西?

在你的《蝴蝶的颜色》中,我甚至感到你宛如一只彩色的蝴蝶与你的荷西在撒哈拉沙漠寂寥而广阔的天空中飞来飞去……那段凄美的文字又在眼前浮现:流去的种种,化为一群一群蝴蝶。虽然早已明白了世上的生命,大半朝生暮死,而蝴蝶也是朝生暮死的东西,可是依然为着它的色彩目眩神迷,觉着生命所有的神秘与极美已在蜕变中张显了生命的答案。而许多彩色的蝶,正在纱帽山的谷底飞去又飞来,就这样,我一年又一年的活了下来,只为了再生时蝴蝶的颜色。

有人说你三毛对生命的看法与常人不同,你相信生命有两种形式:活着有肉体和死后有灵魂。就为了再生时蝴蝶的颜色,你选择追求第二阶段的生命形式,追求你的幸福。我相信你是理智的,我会尊重你的选择,我不会悲哀。我知道你选择自杀,一定有你的道理。你现在一定正在遥远的天国自由的飞舞,像那只美丽的蝴蝶。对吗,三毛?不然,我们怎么能够原谅你无言的离去!

我相信,如果生命是一朵云,它的绚丽,它的光灿,它的变幻和飘流,都是很自然的,只因为它是一朵云。在那么荒凉的撒哈拉大沙漠里,三毛你用云一般的生命,舒展成随心所欲的形象,无论生命的感受,是甜蜜或是悲凄,你都无意矫饰,字里行间,处处是无声的歌吟。我用心灵可以听见那种歌声,美如天籁。三毛你之所以在那远离文明的蛮荒之地唱出了一生最美的歌谣,我想只能是源于你的爱情!你对爱人对亲人对朋友对这个世界的爱。因为有了爱,无论怎样的苦都深埋在心底,而让我们看到的永远都是你的美丽。我现在可以想象,当荷西死去,当三毛从爱情的桃花源里重新回到纷繁芜杂的现实社会,那该是怎样一种碎玉裂帛的残酷啊!难怪李敖说你的“美丽的”爱情故事,是你真人不胜负荷的……滚滚红尘中,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有多少人值得等待?沧海桑田,哪里再去寻找另一个荷西来爱自己?哪里再去寻找另一个撒哈拉来包容自己?哪里再去寻找除了生命的冲动之外便一切简单如初的感觉?

三毛,你是否听到后人对你的评价:有人说三毛是一朵仰望的云,有人说三毛是沙漠的奇葩,有人说三毛是穿裙子的尤里西斯,有人说三毛是一滴落实的雨滴,还有人说三毛是一出难得看到的好戏。这些话应该没错吧,虽然你一生我行我素惯了。不过我还是更喜欢薇薇夫人的那句话,她说:“三毛是真正生活过的人。”来这个世上走一遭,生活过的人很多,但是真正生活过的人,恐怕就少之又少了。

 万丈红尘中,钢筋水泥的丛林里,被现代文明捆绑着的我,被名缰利锁缚住的我,被柴米油盐湮埋的我,早已经习惯于世俗的繁琐,在庸常的奔波忙碌中,日渐僵化而麻木,一次次迷失自我,而自己几乎没了感觉。今天重读三毛,重读你充满灵性的文字,便重新发现一个由生命所创造的世界,像盛开在荒漠里的繁花,像奔驰在辽阔草原上的红马,像飞舞在轻流的溪边的蝴蝶。你把生命高高举在尘俗之上,一任精神去流浪,这需要怎样灵明的智慧和勇气啊!

 三毛,你决绝地告别了只生存了四十八年的尘世,或许只为真正地走出你无边的寂寞!而我只能面对着你绝尘而去的背影,面对着你书中发黄的照片和氤氲的墨香,面对着窗外的花开花落,享受着这只属于我的忧伤和寂寞,在清明的时节,三毛,真的好想你!

                                                                           发表于2009.2《知识窗》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846)| 评论(1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